「你怎麼定義自己,世界就怎麼定義你」處處妥協只會失去自我的價值!

世間有一類人最痛苦,他們不知道怎樣按自己的意願生活,又不甘願生活受別人的擺布,害怕失去對生活僅有的一些掌控力,失去當下擁有的一些東西,便不得不終日被迫按照別人的要求行事。這種妥協的痛苦,是對無力改變現實的自己的不滿。

人之所以痛苦,並不是因為掌控力的缺失。喪失自我價值感才是根源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價值所在,所以不知道自己要堅持什麼,為什麼而活,也不知道應該為什麼而努力,只好按照別人的要求而活,根據自身最本能的願望而活。

 

當你逃不出這些思維的束縛,便會認為自己必須向當下的環境妥協。比如家庭,無論和睦不和睦;比如工作,無論喜歡不喜歡;比如維持一段社會關係,無論自己需要不需要。

於是,為了讓父母高興,你忍受著看不順眼的妻子,儘管心裡恨不得她快點從面前消失,但你不得不與她生活,忍受著她無盡的嘮叨與抱怨。為了讓孩子有一個健全的家,你忍受著貧困和一個不求上進的丈夫,雖然你痛恨自己當初有眼無珠,遇人不淑,無數次想就此一拍兩散,卻依然忍受著痛苦,忍受著那個不良人。

 

為了保住眼前穩定的生活,你忍受著艱辛的工作和一些難纏的同事,雖然你萬般厭惡這份工作,從早上一睜眼開始就抗拒它,可是你還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苦哈哈地擠地鐵,唯一的祈求是不遲到,雖然拿不到什麼績效獎金,但還能拿個全勤獎。

 

為了家中某一個人的期望,你放棄了自己喜歡的職業,投身於一成不變、無比枯燥的工作。無論你有多不願意接受被安排,但是你想,那是家人為了你好,他們不想你受苦,所以你也就放棄掙扎了。

我一直用「為了」來解釋你的安於現狀,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無用、很委曲?你這麼不誠實地活著的原因,僅僅是你不接受自己正是那個自我價值感缺失的普通人啊!你無力反抗潛意識對你的自我追問,又需要一套說辭來說服自己心安理得繼續痛苦下去。

於是,你一直不去尋求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不要害怕改變,不要害怕嘗試,人生並不是只有一種活法正如世界上最偉大的銷售員喬•吉拉德(Joe Girard),他一生換了四十多種工作,在三十五歲走投無路之時,才終於找到了能充分發揮個人才能的職業,登上了人生巔峰。

 

你所需要的,只不過是邁出一步,真正認知自我,重建自我的價值感。

要知道,你目前的人生不過是活在計較當中抉擇利害而已兩權相害取其輕,你之所以願意擔負那麼多的委曲,是因為它能給你帶來眼前的利,無論是身體的,還是心靈的,唯獨沒有幫你構建真正的自我價值感。

比如,你為了父母而忍受妻子,可能的原因是:一是你無能為力,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又必須給兩老交代,所以你忍受一個你不喜歡的妻子,只不過是不想被別人說不孝;二是你必須依賴父母,也許他們能給你更多的物質保障,所以你不得不委曲自己,選擇犧牲個人的愉悅來成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但終極的真相是,這一切和你父母無關,和世俗評價無關,也和你不得不忍受的妻子無關,只與你做出選擇的自我利益判斷有關。

 

比如,你為了讓孩子有一個完整的家,在貧窮中忍受著丈夫的傷害。看起來,你是善良的妻子、偉大的母親,其實你只是軟弱。你害怕你一個人無法給孩子幸福,你害怕你一個人忍受不了世間的冷眼,你害怕你一個人將來無法給孩子交代。雖然你擁有的很少,少得讓你極度痛苦,但你害怕一旦離開,連僅有的保障都會失去。所以你雖萬般不滿,卻拒絕改變。種種對不確定性的擔憂,讓你成了自己固有觀念的奴隸。

比如,你為了保住一份表面上還算湊合的工作,忍受著不好不壞的待遇,忍受著前程不明的惶恐,也忍受著工作過程的痛苦,和與同事相處的不融洽。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為,你認為自己沒有能力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你不得不忍受下去。你想著這份工作至少可以維持日常開支。所以,你無法享受工作過程的樂趣,反成了時間和金錢的雙重奴隸

 

Next page//痛苦產生之後,「踢貓效應」就會隨之而來?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