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慣老闆!從日劇《我要準時下班》,看見五個「職場文化」正在轉型!

近年,以「職場」為敘事主題的連續劇,逐漸成為蔚為一股勢力。從十幾年前的日劇《庶務二課》掀起首波辦公室鬥爭前例,再到後來韓劇《未生》寫實的演繹職場黑暗與心酸,甚至就連剛播映完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也都巧妙以媒體生態串起敘事架構,而這些劇本,也都寫實地反映出當下的職場氛圍。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引發上班族共鳴 

由吉高由里子主演的春季日劇《我要準時下班》(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目前還在熱映中,日前才釋出前兩集,便引發廣大上班族討論。不論你是職場老鳥還是社會新鮮人,都能在這部戲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而這部戲,其劇本設定雖稱不上一流,但是敘事切角及探討的議題,卻是十分接地氣,與當下社會氛圍貼近,故能引發後續這麼多網友回饋。以下五點,《我要準時下班》中探討的「職場文化轉型」,你也有感受到嗎?

 

#1.對於「工時」的重新審視

如果你是工作超過五至十年以上的人,在你當年初入職場之際,或多或少,下班時都曾因主管、同事、老闆還沒走,而被變相自主「加班」,理由無它,因為不敢或不好意思比別人先下班;或是因工作量超過負荷,每天都得熬夜加班到半夜,甚至得把工作帶回家處理,甚至週末自行到公司加班趕工。而像這類不合乎公司上班規定的「非正常工時」,近年逐漸被視為一種惡習,也開始被許多公司行號給打破。 

此部日劇《我要準時下班》的女主角(東山結衣),正是追求18:00一到,哪怕整間公司大家都還在工作,她便立馬打卡走人的工作者。但前提是,女主角東山結衣會在「既定九小時」工時中,逼自己確實在六點前,把全部工作收尾,才準時下班;如必要,也會自行加班處理完才走(但盡可能避免)。而劇中,也刻意安排上班時間不停擺爛及摸魚的同事,然後每天申請加班,想讓上司、老闆認為他很認真,但其實上班都在打混的對照組。

這樣的設定,對於台灣人來說也非常有感。「準時下班」只是個人要不要的選擇,或許你的公司中,早已存在這樣的工作者,但這對於在傳統「團體至上」的日本職場裡,資深五、六年級生工作者來說,這是不可思議的。

 

#2.對於「服從」的態勢轉變

以往大多認為下屬服從主管、上司下達的指令,視為理所當然,似乎沒有太大的懸念,但這部戲裡出現的新人,卻不是這麼認為。他們敢於挑戰權威,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報復」主管,就只是為了捍衛自己的尊嚴。

當然劇中,或多或少為了增添戲劇張力,誇飾一些,但是實際套用到現今職場,大量90後進入職場,他們不再是唯命是從的工作者,但此劇的劇情安排,也提供給我們去反思,究竟是主管太「角色陷入」,認為「我以前怎樣、你就應該也要怎麼」,而對新人太嚴厲?還是現在新人太草莓,說不得罵不行,個人尊嚴擺第一? 

答案或許是兩者皆是。因為時代在變,兩方都需要磨合改變,才是正解啊!

 

#3.對於「新人」的重新定位

在劇中,飾演女主角的工作狂同事(三谷佳菜子),年過30歲,身為中生代工作者,認為以往自己當新人時,是需要歷經長期奮戰,才能在職涯掙得一張面試門票,所以在工作上戰戰兢兢,力求保住飯碗。但反觀,片中設定的新人,講話不超過三句話就參雜著「想離職、該離職」;或是面對主管要求,一秒擺起臉色的新人,都讓人看到新時代的新人,敢於做自己、不想委屈自己的工作哲學。

在職涯一路苦過來的工作狂三谷,總是以自身經驗「為你好」作為前提,教育新人、指導後輩。卻被更高階上司教訓,認為她這般嚴厲對待新人,他們會待不久,而現在職涯市場中,新人不好找且留不住,反過來建議她要改變做法不能太要求新人。

劇中闡述,現今求職者機會似乎比十年前多,所以他們做不慣便走人,不像女主角以及三谷設定的30代工作者,耐操任命,新人大多對企業較無認同感。而這套用在台灣職場也說得通,現在公司也因如此,在管理上也要呼應時代變化,學習以不同策略及管理方式應對新人,不能再以十年前的人事管理方式沿用。

 

下一頁,更多《我要準時下班》職場轉變,千萬別錯過!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