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我不喜歡記仇被認為是在發牢騷,所以傳統的定義大錯特錯。現在,我們來探討兩大觀點:

一、不一定壞事才記仇

怨恨不一定是「真實或想像的壞事」所引發。明知記仇對象根本沒錯,但還是有可能記仇。例如:你的好友從小開始跟你哥約會還結婚,這沒有錯,也的確沒有任何道德規範阻止她,但你還是可能會記仇。心想難道不能選別人嗎?為什麼要把你推入這番為難的困境,使你世界裡的兩個不同板塊突然撞在一起,擔心好友會不會更忠於哥哥,把你的祕密都告訴他。

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儘管你知道他們沒有做錯事,卻還是加深對兩人的怨恨,從道德觀點來看,他們沒有玷汙自己的名聲,但動搖了你的世界。你毫無理由反對他們,因為把自己腦補的情境說出口,肯定會被說不講道理。最終結果,只是更氣他們。 

我還可以舉出許多類似案例。你家隔壁房子準備出售,朵琳阿姨立刻下訂,你很氣她沒先徵求你同意就買下來,因為會侵犯到你的私人空間;但你也很清楚,朵琳阿姨跟任何陌生人一樣,有權買下那間房子,甚至對於她的住所或者誰應該住在你隔壁,都無權過問。

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有時怨恨既沒有羞辱,也沒有傷害,甚至連「想像的」羞辱或傷害(誤以為自己受到不公平對待,其實沒有這回事)也沒有。即使某人做了件對你有益處的好事,你還是有可能記仇

你的同事菲利普經常使用公用微波爐加熱午餐的魚,每次傳來的魚腥味總是把辦公室弄得臭氣薰天,你的位子就在廚房隔壁,有一天你受不了,把他帶到一旁說:「菲啊……這樣沒好處,你肯定能明白吧?」他沒當一回事,堅稱自己有權加熱魚肉,不打算停止。有一天,一名新進員工報到,她叫娜汀,菲利普對她一見鍾情。一週後,娜汀也說了魚腥味的事,菲利普馬上道歉,從此再也不用微波爐加熱。

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對辦公室裡的人來說,結果皆大歡喜,也包括你,但你卻認為對方「做對的事太晚」而記仇,或者認為對方「做對的事,卻是基於不對的理由」而記仇

你非聖賢,肯定記仇。現在記仇的原因不是因為加熱魚(或許加熱魚是你選擇牢記的另一件怨恨),而是因為菲利普做出「對的事」:不再熱魚,道歉,做出更好的新行為。「為了她!現在才做對的事情?每次跟他說熱魚很臭,就說我大錯特錯,現在卻變了?」假如他沒有決定做對的事,還是繼續加熱那條臭魚,你對他的評價還沒那麼差

但我們就是會這樣記仇!

 

二、記仇不必有任何負面情緒

不滿、反感、苦澀、恨意、惡毒、敵意、憎恨、惡意、仇恨、仇視的意念……哎呀!為什麼我講話的樣子,像是考克尼(考克尼〈Cockney〉一詞是指英國倫敦的工人階級,帶著倫敦腔說話。) 的煙囪清潔工?肯定是我對這些負面字眼感到震驚。「怨恨」的傳統定義,通常暗示記仇必定是對某人產生負面又不愉快的感覺,儘管只是短暫的怨恨卻決定緊抓不放,但記仇不必是緊抓任何負面感覺,稍後會解釋。

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記仇是不是負面」的這個問題,對於我們被問到「你會不會記仇」時的反應,至關重要。如果認為記仇在人生中,都是汙穢、小心眼、丟臉的行為,很可能會否認記仇。幸好我們能以不同眼光來看待怨恨,視為昔日的寶貴紀念品,是情緒心理史上的重要工藝品。

想像有位遊客前來你居住的城鎮,你帶她四處參觀。廣場中央有座高聳的灰色大理石方形紀念碑,上頭刻著二十五個人的姓名,還有「永銘於心,願彼安息」的字樣。遊客問:「這是什麼?他們是誰?」你回答:「他們是窗戶清潔工。有一天,某家公司一位惡名昭彰的常務董事正在開重要會議,因為工人刮擦窗戶的聲音害他分心,他便打開二十八樓的窗戶,走到鷹架上,把正在清潔窗戶的二十五位工人推下去,害他們摔死。」

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她露出惋惜、比你還開悟的神情,搖了搖頭,說:「聽起來很可惡,但你知道嗎?如果一直沉溺怨恨的情緒,只會害自己與你們當地人都難過。你們應該拆除這個紀念碑,在這裡開一間麥當勞。向前走吧!大家都會更開心!」 

在這種莊嚴的氛圍下,聽到那番話與建議,會有多訝異。在現實世界,豎立紀念碑是為了致敬悲慘、死於不公的人們,但有人說出這種話,肯定會引起眾人側目。在公眾、政治或歷史背景脈絡下,大家都很清楚發生可怕的事情後,就此遺忘往前走,彷彿不曾發生這種做法不一定最好或最正確,所以人們才會在摯愛逝世多年後,懷著愛意打理墓地,把鮮花、泰迪熊放在交通事故的致命現場。

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我們都明白這些行為合情合理。如果你的摯愛突然死於動脈瘤,不會有人說:「欸,別在葬禮浪費一整天的時間……太負面了,往前走吧!對自己好一點,做個SPA享受一下吧!」更不會在某人去世的隔天,甚至是十週年忌日時說出這種話:「不會吧!每年五月十四日,你還去她的墓地?真的應該放下往前走。」

現在你可能會想:「這不一樣,去墓地不會帶著憎恨、苦澀、惡意或恨意,打造紀念碑與在交通事故現場放花也不會。」沒錯,這幾件事不一樣,但它們主要是記住曾經發生過的壞事,表明紀念的重要性

踏上記仇之道的人們(此時可能只有我一人,沒關係,我樂於始於渺小)都很清楚,同樣的原則也適用在記仇上。無論是個人經歷或政治歷史,歷史就是事實,以往的經驗確實對我們造成影響,但能照亮現在與未來。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

 

本文節錄自《成大事者,懂記仇》

不一定是壞事才記仇?顛覆記仇的刻板印象,了解「仇恨」才能成大事!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