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玖哲|隱形動物 蓄勢待發,重新回到音樂路 學會享受當下!

從嘻哈團體裡的小胖子到金曲歌王、離開華語樂壇隔了七年才發行第六張個人專輯,中間還成了婚;這些消息你可能都在媒體上接收到過,然後Nicky那些成名金曲開始在腦中響起。李玖哲在每個人的心中好似都占了一個位置,只是大多數時間都隱藏起來,其實,一直都在。

 

(本文轉載自Stylemaster

 

 

跟著大哥黃立成從美國到台灣,其實完全是個插曲;當年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李玖哲,搭上飛機來到陌生的城市,有了相當好的第一印象。「這邊讓我覺得很舒服,每個人都很親切,雖然這裡真的很熱!」雖然無法用中文溝通,但很多人一聽到他是L.A.來的,紛紛自告奮勇帶他去品嘗滷肉飯、燒餅油條等道地台灣美味,更覺得這是個溫暖的地方。

 

但在宣傳期間,也不全然是愉快的;一開始公司並不希望李玖哲跟著上鏡,「因為我那時候也不是Machi的團員,只是整群人裡的一個朋友,或許是覺得我長得不夠好看,或者是多一個人妝髮開支不划算,所以很多節目我都沒去。」

但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當年最紅的食字路口,可能因為跟吃有關,所以讓他登場;而Nicky流露出的自然綜藝感讓大家都印象深刻,「後來其他節目的製作人發現我不在,都會打到公司問說,那個不會講中文的小胖子呢?他一定要來啊!」

 

他的好歌聲,則是到了麻吉弟弟發片,幫忙配唱《甜蜜蜜》的Vocal,才被眾人發現這個麻吉小胖子很會唱R&B;卻也不是像電影情節般的一帆風順。當李玖哲自己跟黃立成說想發個人專輯,大哥帶著他的Demo跑遍各家唱片,雖然大家都認識他,但沒有一間公司有興趣幫Nicky發片,都覺得會失敗。

「後來我跟大哥坐在計程車上,他告訴我沒有唱片公司有興趣,問我要不要轉幕後做製作人,寫寫歌之類的,但我就是想要站上舞台,唱歌給大家聽;最後大哥為了我,去銀行貸款幫我出唱片,這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恩情。」

 

不過黃立成也給了一些條件,要李玖哲證明自己想出專輯的意志力;首先是得學好中文,再來是得把體態調整好。他一開始很難接受,覺得自己是歌手,應該是用聲音征服歌迷,跟自己的體型有什麼關係呢?但大哥告訴他,在音樂產業裡這是business,聲音好只是其中一部份,還是得將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現出來。

「我那幾年沒有跟麻吉大哥好好吃一頓飯,因為他們都不准我吃東西,大家吃得開心時,我只能喝水喝茶;當時是真的不太諒解大哥,覺得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但現在回頭看這段過程,Nicky覺得自己變得更加堅強,也能體會黃立成想看到自己為了發唱片多努力的苦心。

 

真的能夠發片,李玖哲的擔心和緊張卻沒有稍微減緩過。「我在韓國也曾經出過團體唱片,到了Machi,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一輩子不會有太多次,也很可能就是我最後一次出片;要是失敗,我又能做什麼呢?」

當時他心裡只想著,能夠有第二張專輯的機會,這次就算是成功了;不過Nicky頂住巨大的壓力,每天練唱錄音,只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他的音樂,讓他有更多站上舞台的機會。

 

在第二張專輯就拿下金曲歌王,對李玖哲來說是肯定,但也是某種程度的壓力。「第一次看金曲獎是因為麻吉弟弟在典禮中表演,那時候我問大哥這個Golden Melody是什麼,他說就是華語音樂的葛萊美獎,我記得很清楚,那天在他家客廳,我告訴他,我要拿這個獎。」當下黃立成大笑然後說不可能,但這個念頭一直在李玖哲的腦中。

 

當年金曲歌王的競爭對手強敵環伺,林俊傑、曹格、陶喆還有吳克群,每一個都是超級唱將,拿下金曲獎的那瞬間,其實心裡百感交集,對他來說是個再大不過的肯定。

「當下真的很激動,不論是對我或是對大哥都是,在20秒裡面,以前那些過程全都像跑馬燈一樣湧現出來;在計程車上大哥跟我說沒有人要幫我發片、在韓國發片失敗、很多人罵我不要再做歌手夢,直到握住獎座,才意識到這是真的。」但拿了金曲獎,Nicky卻一點都沒有已然成功的感受,而是知道還能走出下一步的稍稍踏實。

 

然而從2010年到2017年,李玖哲消失在華語樂壇,這段時間都在做些什麼?「這七年我大多在韓國跟洛杉磯,其實做了很多事;那個時候跟兩個團員到了美國,想要做華人的R&B,因為沒有人在做。」做到第二張EP,在美國iTunes R&B排行榜上拿到冠軍,也引起唱片公司的注意。

「後來跟Cash Money,他們旗下有Drake、Nicki Minaj、Birdman等等大牌歌手,簽了一張五張專輯1100萬美金的合約,當下覺得太棒了,這是一個完美的機會。」去了西班牙跟Lady Gaga的製作人合作、到邁阿密跟Eminem、50 Cents的製作人合作,還到了洛杉磯參加真正的葛萊美獎派對,甚至拍了廣告,李玖哲說,就像是美夢成真。

可是問題慢慢浮現,他做了這些事,卻一毛錢都沒有收到;他打電話跟大哥訴苦,黃立成勸他趕快解約回來,「他說他們一毛錢都不會付給我。」

 

這個事件之後,Nicky開始對音樂感到反感,碰都不想碰,「那陣子很低潮、很累,什麼事情都不想做,每天喝酒睡覺,還暴肥了很多,甚至曾經想過放棄音樂。」而在此時,是太太給他救贖。「她知道音樂是我的最愛,勸我不能這樣就放棄,我才有點驚覺,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生命中的貴人黃立成也要他回來準備第六張專輯,李玖哲開始振作,重新回到音樂路上。李玖哲笑說,又開始做音樂,太太一定開心,「因為我在家賴了七年什麼事都不做,她應該很想我快點出去。」但對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太太,Nicky只有感謝,「她看過我最低潮的時候,卻沒有離開一直在我身邊,我也會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好好愛她。」

 

10月將要踏上小巨蛋,對李玖哲而言,就像是歌手生涯的list裡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項。「每次經過小巨蛋,或是看到誰在那邊開演唱會,我心裡都很希望有一天能夠是自己站上那個舞台,表演給我的歌迷們看。」歌迷的殷殷期盼,終於在這次能夠得到滿足,成就了他人生中的重要時刻。

 

將要邁入40歲,李玖哲開始學會享受當下,「以前我都會很焦慮的想著下一步、接下來要做什麼;但現在我能夠enjoy這種壓力,任何過程都是一種體驗,我要感受它,把握這種感覺。」

情感豐富的李玖哲,被問到演唱會當天可以撐多久不哭?他說光是現在想像當天的情景就已經快要落淚,「尤其是開場倒數,出場的那一瞬間,spotlight打下來,我可能就開始大哭,連第一首要唱什麼歌都忘了!」

這回家人跟太太也會一起來到小巨蛋為他加油,以往爸媽希望李玖哲唱歌給他們聽的心願,也終於能實現。「我從來沒有在他們面前唱過歌,每次他們要求我唱首歌來聽,我總是拒絕;但這次每一首歌也都要獻給他們,給我最親愛的家人。」

 

隱形動物 蓄勢待發|StyleMaster 2019 September Cover Story – 李玖哲

 

text_Carlos Yuan 

photo_Han Cheng-Yeh

styling_Daisy Hsiao

make-up_Lu Lu@愛芮兒魔法屋

hair_Hanji(0+ Studio)

場地提供_Cheng&Mach歐式.花藝

 

【更多名人專訪】

專訪|從0到1,《聲林之王》李友廷&鄭可強從平凡到不平凡的歌唱旅途

專訪|「夜貓組」Leo王&春艷: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很快樂,你就是個英雄

專訪|温貞菱:「每個當下,都是不一樣的自己。」Living In The Moment

專訪|三十而立不甘於平凡!韋禮安:「確立目標,我有自己想達成的樣貌。」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