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世界盃十大經典鏡頭,貝克漢上演足球金童的復仇

84年的世界盃歷史,是由無數偉大的時刻匯聚而成。細數涓滴,咀嚼經典,逝去的每一刻,都是寶藏。作者:陳致嘉

1958瑞典世界盃

冠軍賽 瑞典 vs. 巴西

球王的17

對許多人而言,17歲還是個對於未來懵懂無知的年紀,對於「斯德哥爾摩」這個北歐城市的認識,可能也僅止於地理課本上的皮毛。不過1958年的世界盃決賽,巴西在這座城市對上地主對瑞典時,年僅17歲的巴西前鋒 Ed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 表現得完全不像個孩子──他先是將球挑過對方中衛,在球未落地前隨即舉起右腳勁射入網,幫助球隊以3:1領先。之後,他再以一記突如其來的頭槌破網,來不及反應的門將只能抱柱浩歎。最終,巴西如願拿下首座世界盃冠軍,而 Ed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 、或者另個後來我們更熟悉的名字「Pele」,他的球王之路,也從斯德哥爾摩,奔向全世界。

 

1966英格蘭世界盃

冠軍賽 英格蘭 vs. 西德

絕殺的帽子戲法

英格蘭總教練 Alf Ramsey 獨創的4-4-2陣型,幫助當年的英格蘭殺入冠軍決賽。地主隊在主場面對來勢洶洶的西德,並首次在該屆比賽單場被攻進2球,雙方2:2進入延長賽。101分鐘時,英格蘭前鋒 Geoff Hurst 在禁區接獲隊友傳球、起腳勁射,一氣呵成。球正中門楣下緣後,彈向球門線,就在西德球員大呼抗議球未過球門線之際,邊審已認定進球有效。不過Hurst似乎並不願以頗富爭議的「第三球」結束比賽,在哨音即將吹響前,他再度破門。BBC播報員 Kenneth Wolstenholme 的經典播報為此下了最佳註解:「一些人衝入了球場……他們覺得這場比賽已經結束了……是的!現在真的結束!」Hurst以「帽子戲法」絕殺了西德的一線生機,寫下英格蘭足球史上最光榮的一頁。

1986墨西哥世界盃

八強賽 阿根廷 vs. 英格蘭

上帝之手,魔鬼之足

1986年6月22日, Diego Maradona 領軍的阿根廷在八強賽對上死敵英格蘭,第51分鐘時, Maradona 抓住英格蘭後衛清球失誤的機會,在禁區一躍將誤闖禁區的小皮球「槌」進球門,英格蘭人雖然隨即向裁判抗議 Maradona 是用手將球撞進的,但裁判仍舊判定進球有效。「上帝之手」的震撼還未平息,3分鐘後 Maradona 在中場悄悄響起「世紀進球」的前奏:他彷彿魔鬼一般邁開雙足,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與盤帶技巧,接連過了包括門將在內的六位英格蘭球員,最後再將球輕鬆送入無人看管的球門。一場比賽,造就兩段經典。

1994美國世界盃

冠軍賽 巴西 vs. 義大利

Baggio……No!

「那是我生涯之中最糟的時刻,我到現在還會夢見。如果我能消除過去的時間,我想除去那一刻。」回憶起當年的那道疤痕,曾經奔馳在綠茵場上的義大利憂鬱王子 Roberto Baggio ,依舊無法忘懷。義大利在該屆進入16強淘汰賽後,三場比賽共進6球,而 Baggio 包辦了其中5球,他幾乎以一己之力將球隊帶到冠軍賽,全義大利都把希望放在他身上。但在準決賽時所受的傷似乎對他有所影響, Baggio 未能幫助義大利破網,雙方最後也以0:0進入PK賽。義大利的 Franco Baresi 與 Daniele Massaro 先後射失,球隊的命運將交由第五位上場的 Baggio 決定。他緩緩地走上球場,凝視著眼前的皮球、助跑、起腳,遺憾的是,球卻朝著門楣的上方遠遠飛去……「Baggio…… No!」球賽主播崩潰吶喊,義大利球迷的心碎了一地,而Baggio就此烙下生涯最大遺憾。

1998法國世界盃

小組賽 美國 vs. 伊朗

綠茵之上最美的一束花

自從1979年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人質事件之後,雙方關係益加緊張。在世界盃的賽場上,雙方也於1998年被分配到同個小組──但誰都想不到,這彷彿足球之神的旨意,竟帶來一個意外的和平畫面。雙方開賽前,伊朗球員突如其來地集體捧上一束束鮮花,而他們的對手也驚訝地收下這份意義深重的禮物。雙方肩搭肩,拍下這張前所未見的歷史性賽前合影。政治解讀無孔不入,「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在足球賽場上顯得尤其困難。但在這場美伊雙方純以球技交流、互相尊重的賽事上,我們似能看見人性的光輝與和平的曙光。那一束束鮮花,也成為世界盃史上最美的鏡頭。

 

下一頁看更多精采的世界盃精采鏡頭回顧!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