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 STAR】好運其實藏在嘗試中。蔡凡熙、朱軒洋:不管怎樣,就努力吧!

「囍」這個字演變出很多種讀法,其中一種叫「雙喜」,同時具有慶祝的意思。想想,當喜歡加上熱情,得到結果的感受應該會比兩倍再多更多吧?對,我們都是這麼想的,於是開始了這段旅程。「走在夢想的路上,路好像很長,尤其當夢想照進現實時。」這心路歷程相信很多人都曾經歷過,亦或你是現在進行式。如果現在的你,有一點點的倦怠,有一點點迷惘眼前的狀態,也可能正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請先不要餵養放棄的念頭,你可以透過這篇專訪與我們一同重整那名為「夢想」的箱子。本月MF STAR邀請了兩位90後的大男孩 蔡凡熙 與 朱軒洋,我們要聊聊關於「演員」這件事。

 

 

 

「其實沒想過會是演員!」這是他們對於小時候夢想的默契回答。朱軒洋是想成立基金會,而蔡凡熙則是「從小就喜歡看電影,對於演員,一開始是好奇的成分多一點。」

 

 

朱軒洋:「直到某天因緣際會之下參與了一個試鏡,然後在試鏡結束之後,我開始認真思考作為一名『演員』的可能性。」蔡凡熙接著說:「因為從小喜歡看電影,算是好奇心使然,很想了解在導演喊卡之後的大家是什麼樣子,所以後來選擇就讀表演藝術科,雖然不是專攻戲劇,但在環境之下有一些試鏡的機會,就覺得我應該要去嘗試。」但過程顯然是與「一帆風順」這四個字完全沾不上邊,因為從高一到高三所參與的試鏡都沒有中選,直到高三畢業之際,這條路才開始有了變化。

 

「在畢業那一年,剛好看到九把刀導演在徵演員試鏡,很幸運走到最後一關,並演出《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在這之後,大家眼中的蔡凡熙就像是有個小福神關照般,作品一部接著一部,而且都擔綱男主角,不管是《通靈少女》的阿樂學長、《癡情男子漢》的陳二坎,還是《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的李狂龍。

 

 

正值宣傳期而通告滿檔的兩人,在拍攝的過程中沒有任何倦容或是不耐煩,反倒像《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裡的李狂龍與王雲逸一樣,從訪問到拍攝的過程都是滿臉笑容並充滿活力,轉場時間打鬧之餘,當鏡頭一開機,又能立刻進入狀況,當下會想「他們真的才20歲左右嗎?」既沒有生卻害羞更沒有所謂新人的無所適從,儘管你肯定他們就是那麼年輕。但我覺得這感覺並不是俗稱的社會化或是世故,反倒是一種面對工作的率真態度,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好像可以理解所謂的「好運一定是在先努力了之後」。

 

#透過演戲,讓我更了解自己。

 

「李狂龍這個角色跟我滿像的,感性之外也很重感情,還有『直接做就對了!』這點跟我私底下性格很像,加上我現實生活中也有兩個姊姊,所以生活模式上有種熟悉感!」蔡凡熙跟我們分享,雖說整部戲就像是在「做自己」,但演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因為需要把部分的自己放大,反倒有種在檢視個人特質的感覺,「那感覺很奇妙!」他這麼說著。

 

 

「不過我覺得演戲真的很好玩,而且演其他角色時,有種在體驗不同人生的感覺,因為劇本常是寫出那個時間點中,那個角色所發生的事。但為了想融入角色,我會去想像這角色在這『時間點』之前與之後的故事,也會在開拍前,嘗試用角色的個性、行為模式過生活。」

 

對於《五個姊姊》還是第一部電影的朱軒洋來說,蔡凡熙的說法他也表示認同,他分享著自己一開始會有些生硬的去思考這個角色在這個時間點要有什麼動作與表情,但發現這會給人一種制式感,才漸漸體會到「展現出你心裡認為這個角色應該要有的樣子,說服自己,儘管只是這個角色所穿的鞋子,都會去思考這角色為什麼要買這雙鞋?什麼時候買的?嘗試用這角色的個性與思考模式去過日子。」

 

 

「我會在角色中尋找某一部份的自己,然後再將這一點慢慢放大,讓這角色比較像是在做部分的自己,而且有的時候還能意外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一面。」

 

不嘗試永遠不會知道結果如何,我想這兩位大男孩就是最好的例子,儘管之前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演員,但「試試看吧!」卻成了那把鑰匙,漸漸描繪出未來的樣子。

 

 

但我們都知道,做任何事情一定會有遇到挫折來襲的時候...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