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半途而廢?試試美軍海豹部隊的心態調整,讓你成為堅定硬漢!

每天做一件令人討厭的事。 ──大衛.果金斯

「每天做一件令人討厭的事。」

    這聽起來很奇怪。

    大衛.果金斯對於掌控自己的心靈有著簡單的想法:每天在身心上做出突破舒適圈的事。心理和身體上的毅力需要訓練,這類特質很容易生鏽。我們的舒適圈被可移除的障礙包圍著,當我們採取果斷行動去克服這些障礙,我們的舒適圈會開始充斥挑戰、任務和恐懼,那些我們過去認為難以克服的事物,它們會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無論是工作中的障礙,不去管他、難以解決的人際關係,未完成的目標,還是不願面對的恐懼,你愈靠近它們就愈能成功。接著,改變目標,再次執行。

    大衛.果金斯和我於2000年秋天認識。我倆都被分配到235班。他是一個很少面帶笑容、像隻嚇人野獸的傢伙,應該說我從來沒見他笑過。他因為受傷,經歷過兩次地獄週,難怪他笑不出來。我聽過大衛說過無數次:「人生他媽的爛透了,所以要克服它。」他的人生經歷都收錄在他的暢銷書《刀槍不入》。

總是半途而廢?試試美軍海豹部隊的心態調整,讓你成為堅定硬漢!

    後來,受到奉獻自己成就更偉大的事業的靈感啟發,大衛申請加入美國空軍空降救援隊。在成功並進到空降救援隊培訓之前,他兩度不通過ASVAB(軍隊職業傾向測驗)。過後,他成為美空戰術空中管制組的一員,該單位簡稱TACP,我們很喜歡縮寫。他在TACP服役,之後退出美國空軍重返平民生活。他從事滅蟲工作、復胖、陷入重度憂鬱。過去的惡魔再度找上他,將他拉入深淵。

    有一天,大衛看著鏡子,對自己說,他拒絕過這種生活。他不會成為自己不堪的過去的奴隸。他仍然對從軍充滿熱情,因此他決定加快腳步,前往當地的海軍招募處。他告訴招募人員他計畫要試試海豹部隊訓練營。當時的大衛身高185公分,體重135公斤。招募人員勸阻他不要嘗試,說他至少需要減掉18公斤,於是,大衛回家了。兩個月後他又回到招募處,體重減了相當多。他仍需要減重,但他認為加入BUD/S會解決這個問題。

總是半途而廢?試試美軍海豹部隊的心態調整,讓你成為堅定硬漢!

    大衛於2001年成功地從班級畢業(經過三次地獄週培訓),我倆都被分配到海豹部隊第五隊。但這還不夠,犧牲不夠,有目的的痛苦還不夠。在他的第二段軍旅歲月,他進入了優秀的陸軍遊騎兵學校,並以最高榮譽畢業。遊騎兵學校有著獨創的挑戰,而大衛並不是被命令去的,而是他自己要求的。

    2005年,許多弟兄在「紅翼行動」期間在阿富汗作出了最後的犧牲,大衛開始了為「特種作戰戰士基金會」募集資金而長跑。該基金會為榮譽犧牲的特種部隊士兵子女提供大學獎學金和助學金。長跑是多長呢?160公里以上。

    大衛有一天坐了下來,在Google搜尋:世界上最難的超級馬拉松。是的,這就是他的思維運作。他找到惡水超級馬拉松(Badwater 135),人類已知最具挑戰性的比賽之一。他試圖以募款人的身分參加比賽,但組織人員告訴他,他需要先參加另一場超級馬拉松比賽並在合格時間內完成,因為惡水是邀請賽。

總是半途而廢?試試美軍海豹部隊的心態調整,讓你成為堅定硬漢!

    兩天後,在沒有接受過任何培訓下,他報名參加了聖地牙哥一日馬拉松,這是在聖地牙哥的待客角(Hospitality Point)舉行的24小時超級馬拉松比賽。大衛根本沒參加過42公里的馬拉松比賽,但他能用19小時又6分鐘跑完162公里。不久之後,大衛完成了他的第一次馬拉松比賽(拉斯維加斯),這使他有資格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比賽。

    在這兩場比賽之後,他尚未受邀惡水超級馬拉松,他參加夏威夷的越野超級馬拉松(HURT100),這是被公認為世界最難的超級馬拉松之一。他是第9位跑過終點線的人,只有23名選手完成了比賽。他因為沒有贏感到很氣餒。隨後,他獲得2006年惡水超級馬拉松的參賽資格。他跑第五名,這對於超級馬拉松新手來說是史無前例的。當然,我們在海豹部隊跑了很多,但沒有跑到160公里。這個距離是給直升機和悍馬跑的!

    在他靈魂深處熊熊燃燒的火焰驅動著大衛。大多數時候,是逆境助長了大火。我們都有火焰。並非每個人的火焰都來自極端的苦難或虐待,但我們可以選擇利用它來發揮自己的優勢,或者忽略它。

節錄自《意志鍛鍊:10個磨練鋼鐵心智、邁向巔峰的海豹部隊戰勝心法

總是半途而廢?試試美軍海豹部隊的心態調整,讓你成為堅定硬漢!

     ●作者:布蘭特.格里森(Brent Gleeson)

     ●出版社:墨刻

     ●出版日期:2021-05-20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