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有「電車癡漢」?再平凡不過的人更可能擁有「癡漢人格」!?

日本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痴漢橫行呢?原因之一是方便下手的環境非常完善。其中莫過於客滿的電車。

容我重申一次,痴漢不只出現在滿載的電車,但越擠的電車,對痴漢來說越方便下手也是不爭的事實。從日本警視廳的網站的「時間與地點」調查東京都內性犯罪的時段與犯案情況,再將調查結果整理成【圖五】之後,可發現痴漢案件好發於上午七∼九點,上班上學的尖峰時段特別多。過了這個時段之後,案件數量銳減,到了傍晚至晚上這段時間,數量又開始增加

日本,尤其是都會地區電車的擁擠程度已超乎正常人所能想像。根據JR東日本發表的「各站乘車人員統計 二○一六年度」指出,被金氏紀錄認證為全世界乘客最多的新宿車站每天平均有七十七萬人搭乘。

據統計,靜岡市的人口差不多是七十萬人,換言之,超過一個靜岡市的人口全擠在這座車站。小池百合子東京都知事(二○一七年八月)於二○一六年競選東京都知事時,提出了「解決電車過於滿載」的政見,可見都會地區的滿載電車已是行政部門必須盡速解決的社會問題

 

一堆人擠得像沙丁魚的車廂是一種超乎現實的空間。不管男女老幼,所有人都「肌膚相親」隨著電車搖晃。我每天上班搭乘的電車也一樣,每一站都必須由站務員將乘客塞進車廂,我也有種乘客似乎是物品的錯覺。雖然這是壓力爆表的體驗,但每天還是得為了上班上學擠進電車裡。

在這樣的空間裡,人就像是「不具名的存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名字、人格,在家庭扮演自己的角色,在公司也有職銜,但一擠進如此混雜不堪的車廂裡,就與其他塞進滿載電車的人沒有兩樣。此時的我們分不清自己與他人的責任界線,但對痴漢而言,這無疑是極富魅力的空間,這也是超過一半的「痴漢案件」在電車車廂發生的理由。

我一定會請再犯防止療程的學員徹底回顧:「到底為了什麼才一再犯下痴漢罪行呢?」不過有些學員會回答:「都是滿載的電車帶壞我」,但不是每個人都會在如此擁擠的車廂裡犯案。滿載電車只是提供了一個痴漢犯案的溫床,所以將滿載電車視為犯罪動機的人,只是在推卸責任而已

 

痴漢與其他性犯罪者都是怎麼樣的人?

每當性犯罪事件躍上新聞版面,加害人的「特殊性」往往會被一再強調,例如性慾很強、平常就是怪人等。當觀眾看了這類人物側寫後,會誤以為性犯罪者是怪物,女性觀眾會因為自己身邊沒有類似的人而放鬆警覺,男性觀眾則會因為自己不是這樣的人而放心。

也常看到性犯罪者的成長過程都很扭曲的解說。換言之,成為加害人的男性曾在小時候被虐待,尤其是受到許多性虐待或暴露在充滿性暴力的環境下,他們也因為這些受害經驗而不自覺地犯案。不過不是每個性犯罪者都有如此悲慘的過去,尤其當我與許多性犯罪者接觸之後,發現「大部分的性犯罪者都是極為普通的男性」。

他們都是有正常家庭,為了家庭認真工作、適應社會生活的人,也都是一旦犯案,會讓身邊的人異口同聲地說「沒想到他會做這種事」的人。

 

真要說的話,性犯罪者,尤其是痴漢都是「再平凡不過」的人,很多都是在父母親的呵護下長大、讀完四年大學就業、結婚生子的男性。外表也極為平凡,也有不少是看起來弱不禁風,不太可能會對女性施暴的類型。所以老婆、父母親、小孩、公司同事與朋友作夢也不敢相信,這樣的人會在每天上班的時候對女性犯下痴漢這類行為──這就是真實的「痴漢人格」。

如果搭電車時,遇到很粗魯的男性站在背後,不論這位男性的本性如何,大部分的女性都會有所戒備才對,但如果是沒有任何特徵的平凡男性,女性還會戒備嗎? 這種能讓女性放鬆戒備的個性是他們最大的利器,也正因為他們「毫不起眼」,所以才能混進滿載電車這種隱匿性極高的空間,滿足他們那卑劣的慾望。 

 

本文節錄自《痴漢心理學》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