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如果傳訊者被大眾認知的社經地位(無論是靠名氣、財富、漆黑的車窗或昂貴的商標贏來的),能影響並放大訊息的影響力,且往往與訊息內容無關,那麼傳訊者被大眾認知是個精明幹練的人,也有同樣效果。再次強調,重點是「被大眾認知」,言之有物的人說的話顯然值得聽,但就如我們傾向聽從一個散發出社經地位高人一等的傳訊者,我們也會聽從那些暗示自己是專家的人。

知名社會心理學家席爾迪尼(Robert Cialdini)在經典著作《影響力》(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中一針見血指出:「在許多情況下,當公認的權威表示意見時,合理與否也變得無關痛癢。」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歷史上有許多例子,說明地位高者未能察覺自己對下屬的影響力,他們被認知的專業能力和受到的尊敬超乎想像,結果釀成災難。1977年荷蘭皇家航空與泛美航空在特內里費(Tenerife)島相撞,以及1982年佛羅里達航空在華盛頓特區的災難,說明地位高的人(兩個例子中的正駕駛)做出錯誤判斷,但沒有被地位較低者(副駕駛)糾正。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佛羅里達航空的墜機事件中,機長在暴風雪中準備起飛前,未啟動引擎的內部防冰系統,導致飛機的壓力表提供錯誤數據。儘管副機長多次提到儀表讀數似乎不正確,機長卻無視他的擔憂而執意起飛,但才升空不到30秒,就墜毀在華盛頓特區的第十四街橋。外在地位的差異可能足以蓋過判斷失誤。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傳訊者外在的社經身分,是訊息被接收的一條路徑,另一條則是他們被認知的能力。一般人認為幹練的傳訊者或專家擁有工具價值,他們憑著專業本領、經驗、技能及知識,不僅達到自己的目標,也幫助眾人達到目標,甚至透過「文化傳輸」程序,將這些特質傳授他人。因此他們在社會上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而且有助於提高效率。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每個人都可以努力獲取各方面的基本知識,來應付人生的複雜與挑戰,但更簡單的做法是尊重具備特殊才能或專業知識的人,我們需要農夫、水電工、機械師、醫師、會計師,來補足知識的不足,不光是省時而已。古羅馬詩人維吉爾(Virgil)早在兩千年前就說,我們應該「相信專家」。

穿著光鮮,往下看

我們在評估誰的社經地位較高時,會尋找現成的簡單提示,這次也是從現成的簡單提示中,推敲哪些人是主事的專家。衣服與地位依舊是很有力的信號,這些因素或多或少能解釋史丹利.米爾格蘭(Stanley Milgram)在有關服從的研究中那些驚人的行為。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米爾格蘭告訴大家,看似平凡的人竟然願意對另一位受試者執行高達450伏特的電擊,他們會聽到受試者痛苦的哭喊,敲打牆壁請他們停止,只因為一位耶魯大學的科學家叫他們這麼做。受害者其實並不痛苦甚至不危險,求助和痛苦的哭喊全都是預錄的,整個實驗是經過套招,但結果依然令米爾格蘭和科學界相當震驚。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米爾格蘭的實驗,想深入了解為何人會做出這類恐怖的決定,以及研究人員的白袍、在名校中的地位,對促成這些決定的影響。

不僅衣服能發揮如此影響力,配件也有相同作用。例如醫療從業人員掛著聽診器傳達養生保健的訊息,病人比較願意聽從,醫生用不用聽診器是另一回事,但病人是用它來決定這位醫療人員的專業水準。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聽從能力

當傳訊者透過外表、具說服力的介紹、潛力、充滿自信的儀態或響噹噹的頭銜來暗示他的能力時,都可能大幅改變大家的看法。1977年荷蘭皇家航空與泛美航空的空難、1982年佛羅里達航空在華盛頓特區的空難……每個案例的問題都出在傳訊者而不是訊息本身,原因都是地位較低者無條件遵守階層較高者的指示。

 

本文節錄自憑什麼相信你?:掌握8大影響力特質,增強自身可信度,洞悉他人話語背後的真相

為何沒人敢叫機長戴口罩?「階層權威」什麼時候讓我們失去了判斷力!?

・作者: 史帝芬.馬汀、約瑟夫.馬克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12/18

・更多書籍資訊請點此

 

最實用的穿搭、健身、髮型教學,看《MF變型男》LINE@ 就對了!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