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自尊阻礙了你自己!唯一的錯就是你沒有行動

最近我發現自己身陷在一個輸家思維的陷阱裡。在這個陷阱中,我以為自己的表現反映了我這個人的價值。這個我想像出來的現實所造成的後果就是,我在使用自助洗車機的時候變得憂心忡忡,老是擔心會不會出糗,而這種擔心是非理性的。我的車子因此髒得要命,我又找不到一個可以同時滿足我的行程表以及我的自尊心的解決方法。

我不想告訴任何人我對於自助洗車系統的怪異恐懼,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傻瓜,但是我也不想要自己一個人去嘗試,然後讓自己成為加州三谷地區唯一一個無法按照指示洗車的白痴。在我自己所想像的未來裡,我會被卡在洗車機的某一側,最後他們得拆卸整座機械救我出去。新聞標題則會是這樣:「毀掉洗車系統的白痴漫畫家。」 

如果你認為自尊就代表了你是誰,而不把它當成一種你可以視需求放大、縮小的工具,那麼你可能正在經歷輸家思維。

自尊會透過恐懼掌控我們,而通常這些恐懼都只是錯覺。以公開演說為例好了,如果你跟大多數人一樣,就會害怕在公開場合說話會讓自己出醜;但這種恐懼是假的。假設我要求你列張清單,把所有在公開演說時,讓自己顯得像個傻瓜的人列上去,你這張清單大概會是空的吧。

有一部分的原因在於,大部分的人都不善於公開演說,而且如果有哪個人特別糟糕,你也並不一定會注意到;更重要的是,你聽完一場公開演講之後,過個五分鐘,你就忘了。對於自己不認識的人,大眾並不是那麼在乎。這邊有兩個練習,你終其一生都可以用它們來預防自己的自尊變成那些看守監獄的獄卒。

時常把自己放在一些可能會讓你感到難堪的情況中作為練習,如果跟預設中一樣,你感到很困窘難堪,那麼你就觀察看看,一年之後,你是如何依然活得好好的,甚至還有可能因此獲得了一個可以對人說的好笑故事。

以及……

留意這一點,當自己是個旁觀者的時候,別人的難堪對你而言是多麼地微不足道,你的難堪對他們而言也是如此:根本不值一提。

使用這兩個技巧後,我進化了,從覺得每件事都很尷尬難堪,到臉不紅、氣不喘,沒有一絲一毫的羞恥感。如同生命中大部分的事情一樣,練習很重要。如果你練習調控自己的自尊,隨著時間的累積,你就能學會有效地控制它,這並非一蹴可幾,可是如果你肯在上面下點功夫,一年後就會有很大的收穫,而且這些收穫會不斷累積。

 

知道從哪裡開始著手

如果你不知道做某件事情正確的方法,只要不危險的話,就試試用錯的方法去做做看。做事情出錯是個找出如何把事情做對的絕佳方法。我成為世界上最有名的漫畫家之一,靠的就是幾乎在每件事上都做錯過,一直到我找到該怎樣做才對為止。我成了在重大場合演講、報酬最高的演講者之一,就是從做得爛透了開始,直到我搞懂哪些是可行的,而哪些行不通。

當你以錯誤的方法去做某件事時,會有一些知道怎麼做才對的人出現,他們會很大方地跳進來告訴你哪些地方做得不對,你就好好利用這些免費的建議。

 

如果你不知道某件事該怎麼做才對,而 Google 搜尋也無濟於事,那麼唯一會出錯的選擇就是什麼也不做,這是一種輸家思維。在你知道如何做才是正確的方法之前,一直等待是個很糟糕的策略,你可能會永遠等下去。直接跳下去做比較好,去犯錯,看看會吸引到哪些免費的協助。

2016年時,我開始進行一項計畫,每天都在 Periscope 這款 App 上直播,主要是在談論遊說以及政治方面的主題。那時候我的音質很粗糙、光線不足、講的內容沒有重點,整體來說,就是你所見過最糟的製作品質。我那群為數不多的觀眾持續地給我建議,告訴我在各個方面可以如何改善我的影片,我也會實驗一些自己的想法。

 

時至今日,大多數主要的新聞媒體都在追蹤我在 Periscope的頻道「跟史考特.亞當斯喝杯咖啡」,並且為我帶來了出版合約以及源源不絕的媒體訪談邀約。現在,當我在公開場合露臉時,公眾比較會因為我的政治評論而認出我,反倒不是因為我是《呆伯特》的漫畫家。我之所以走到這樣的位置,是因為我幾乎在每件事情上都不在行,一直到我吸引了足夠多的免費建議來讓我取得進展。

在你知道要怎麼做才是完全正確的方法之前,什麼也不做並持續地等待,是輸家思維的一種。這種策略唯有在那種犯錯會導致你在生理或財務上發生危險的時候才有意義。對於人生中大多數的雄心壯志,我們都可以直接跳下去做,出點錯,然後從中研究出方法。如果過程中你感到既尷尬又丟臉,恭喜你!這代表你剛剛學會尷尬死不了人。朋友們,這項認知簡直就是種超能力。

如果你找不到進行某項任務的正確方法,那就用錯的方法去做做看,看看你能多快收到一些免費的建議。

 

本文節錄自《斜槓思考:開啟大腦的多職潛能,思考像個全才》

・作者: 史考特.亞當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12/11

・更多書籍資訊請點此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