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 r18

本網頁中的內容依照法律規定,需年滿18歲才可瀏覽,如果您尚未年滿18歲,請點選離開。

我已年滿18歲!進入

我未滿18歲!離開

吉澤明步出道作《天使的花蕾》大戰加藤鷹!招牌「金手指」摳出人生首次潮吹

出道作第二天的拍攝。那天是在東京都內、位在高田馬場的工作室。在事前磋商時被問到角色扮演的要求,因為我的學校制服不是水手服,所以我提出了「我想穿穿看水手服」的要求。超迷你的裙子加上泡泡襪,以當時的女高中生風格拍攝的印象場景,雖然很難為情,卻也令我非常開心。而比起這些更重要的,就是我在事前聽說那天參與拍攝的男優是加藤鷹先生,我非常興奮緊張,不知道他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鷹先生當時已經是超越男優框架的名人,也經常在電視節目等場合登場。他也許是第一位從業界嶄露頭角的男明星。從我走進工作室開始,氣場就已經不一樣了。那是排山倒海而來的的強烈人物形象。超乎常人的感覺也不容分說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穿著打扮也像是時髦的藝人,一看就知道是「加藤鷹」。

「哎呀~是你的出道作啊。這樣連我都會緊張呢。」我們一碰面,他就冒出這句話,我也忍不住笑出來了。這大概是鷹先生獨有的關懷方式,應該是為了讓我放鬆心情吧?前一天合作的平本先生是在別的房間和我獨處時,藉由療癒系的話題來讓我平靜下來,不過鷹先生在進行日常的問候之後,就開始對著現場的眾人說話:「那個啊,我想試試最近流行的○○......」他似乎是個喜歡談論自己的人。口若懸河,滔滔不絕。那簡直可稱作是名叫「加藤鷹時間」的個人談話秀,看著看著,現場的氣氛已經逐漸升溫。整個空間染成了鷹先生的顏色。包含這方面在內,我對他十分欽佩,真是個魅力十足的男優。接著,我們就在這個氣氛下進入纏綿。

我穿著水手服被他親吻。延續前一天的情況,我當然也只能把身體交給男優鷹先生。和前一天相同,我只是一邊在意攝影機的位置、一邊將心思放在表現出色色的反應,讓拍攝得以順利進行。不過比起前一天,或許我現在稍微能冷靜下來了。所以我注意到,鷹先生在纏綿時也一直說話。

「這裡?這裡很舒服嗎?」他又舔又掐,一邊愛撫一邊不間斷地低語:「這樣也會有感覺呢。」這可以稱之為輕柔的「言語羞辱」嗎?在我的印象中,男性做愛時都很沉默,所以對此也感到非常驚訝:竟然有這種男人啊?「這樣很棒喔。喏,再色一點。」話雖如此,但是那些果然是鷹先生身為專業男優的獨特演出,是在作品中催生出原創世界的技巧。而且,當時男優的定位大多還是襯托我們女優的無名英雄,不過現在的男優富有個性,有不少人都以自己的個性為賣點。我想他們都曾受到「加藤鷹」不小的影響。這麼一想,鷹先生在業界留下的資產,果真是非常豐厚的吧。

此外還讓我覺得驚訝的,就是「有感覺吧。」、「很舒服吧?」在鷹先生持續以黏膩的聲音搭話時,這些詞語便在我的腦海中不停地打轉,我也開始覺得好像真的就是這種感覺。就像催眠術一樣......對做愛沒自信的男人,可以把這些想成是能讓女孩變舒服的「咒語」,請不妨挑戰看看吧。但如果是一般男性模仿鷹先生的低語戰術,女性或許會笑場呢。

言歸正傳,不管怎麼說,拍攝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已經變成鷹先生代名詞的「金手指」。不管是什麼樣的女優,只要遇上鷹先生的手都躲不了潮吹,這種情況似乎就是稱號的由來。因為我沒看過、也沒聽過「潮吹」,所以當鷹先生把手指插入我的體內,又繼續低語著:「出來了嗎?要出來了嗎?該出來了吧?」當下我完全不曉得他想要做些什麼。

「喏~出來了。還會出來喔。全部出來吧。」討厭,真的出來了。為什麼?沒想到自己的身體會發生這種事,後來我才知道那就是潮吹的現象,但仍然是無法理解。不過,的確陰道內部在受到刺激時會有前兆。很接近想尿尿的感覺。因此,如果不是在拍片,我可能會拚命地忍耐。在我腦中肯定有自己正在拍攝的意識,我覺得發生某些事會比較好,於是便放棄忍耐。

之後不只是鷹先生,我也在多名男優的手指下經歷過潮吹的體驗,不過就我的感覺來說,那果然很接近尿尿。至少,我不覺得是性愛方面的快感。因為沒有尿液中應有的成分,所以泌尿科醫師也說那是不同的東西,但潮吹後的感覺和小便後那種舒暢感很類似。那是在下腹部施加的壓力,讓累積的東西噴出後所得到的輕鬆感受。現在回想起來,初次見面時經由鷹先生的金手指體驗到的潮吹,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非常具有衝擊性,我甚至還為此覺得感動。

可是在那之後,我慢慢地理解自己是不易潮吹的體質,就連鷹先生的金手指也會讓我感受到痛楚。而且要是遇上手法笨拙的男優,越是不易潮吹、他們就會越想讓對方潮吹,因為會使出比一般的指頭動作還更激烈的抽插,所以感受到的就只有痛苦而已。我也放棄過好幾次。不過,也有女優真的就是容易潮吹的體質,像是潮吹始祖紅音螢小姐,聽說最近也出現了許多容易潮吹的女優。

容易潮吹的女性不是用手指摳就會咻咻地滿溢出來,而是在陰莖進入身體、經過一番抽插,然後將陰莖抽出後,就會嘩啦啦地像噴泉一樣噴出來。那簡直可稱之為獨有的女體奇觀,是充滿震撼魄力的精采光景,看到這一幕的導演肯定都會想拍攝這個場面。這種心情我也能理解。身為專業的女優,我也非常想演出潮吹,無奈的就是體質就是不同。

被要求潮吹時,在拍攝前我都會用水稀釋電解質運動飲料並大量飲用,或是喝刀豆茶,聽說這樣就會讓自己更容易潮吹,因此我努力攝取到肚子很撐,然後上場演出性愛場面。但是,還是無法像噴水雜技一樣咻咻地噴出來。然而就在某一天,這個煩惱一口氣解決了。雖然那已經是我出道數年後的事,不過重現潮吹的方法被人們給開發出來了。

AV的命脈,就是能夠滿足廣大觀眾、充滿魄力的影像。如果是射精的場景,精液量越多就越能顯出魄力。像顏射畫面就更是如此。這種時候就會使用蛋白等材料製作而成的模擬精液,然後用注射器發射。這是很有名的事例。大家可以想成是那個的潮吹版本。與其真的發生潮吹卻不夠精彩,在能夠拍攝到具有真實感的影像前提下,用模擬的方式來呈現充滿戲劇張力的演出,對所有的觀眾來說會更好。

我所知道的,也就是曾體驗過的潮吹重現方法有兩種。一種是電動式手持按摩棒,也就是將所謂的電動按摩棒改造成潮吹機器。在振動部分的開孔接上細細的軟管,然後在以電動按摩棒挑逗私處時噴射。另一種是把軟管以避開鏡頭的形式貼在男優手臂上,管子前端會通過手指之間,然後在指頭插入時演出噴出效果。兩者都是副導演利用打氣筒來手動製造人工潮吹,所以算是相當傳統的手法。

話題好像已經跳脫鷹先生的金手指了,不過總而言之,男優和女優都是活生生的人,所以AV的世界裡也需要這種「表演」。在潮吹之後與鷹先生性交時,我的腦袋並沒有一片空白,能夠好好地接受。或許我也比第一天拍攝時要冷靜多了。

那一天並未就此結束,還要再拍攝一場纏綿戲。那是只有在DVD裡才會附贈的特典影像。當時的AV影片還是以VHS錄影帶為主流,不過也正好是媒介轉移到DVD的時期,為了推波助瀾,所以才會幫DVD增添附加價值。於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挑戰由自己來主導的性愛。

合作對象的男優,是個年紀還輕的人。因為他在私生活方面也沒有經驗,所以不知該如何是好。「能做多少算多少,先試試看吧。」雖然導演這麼說,不過光是主動親吻對方就羞死人了。男優當然也收到導演這樣的指示,不過他實際上什麼也不做,只是仰躺著。「你躺著不動也沒關係的喔,我會讓你很舒服的。」明明自己忐忑不安,我卻這樣低語,挑逗著他的乳頭。我一邊舔舐乳頭一邊把手伸向胯下,握住陰莖開始滑動。雖然就連幫男性打手槍時我也笨手笨腳的,不過男優還是勃起了,於是我以騎乘位讓他的東西進入體內。

「那個......該怎麼做才好?」雖然進去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活動。在陰莖插入陰道的狀態下,導演指導我如何扭動腰部,我勉強嘗試了。我以女上位的姿勢,多次變換身體的位置,每當導演指示「上下活動」或「前後扭動」時,我就像具魁儡木偶一樣地做愛。儘管設法做到結束了,不過真的非常辛苦。接著,我的出道作《天使的花蕾》(天使の蕾)終於拍攝完成了。明明先前的性經驗對象只有兩個男人,卻在兩天之內和三個人做愛了。而且是在許多工作人員的面前讓攝影機拍攝......可是,是我自己選了這個工作。

回程車上,T先生對我說:「妳很努力呢。」我面向前方輕輕搖了搖頭。

 

本文節錄自《單體女優:獻給AV的16年》

 

・作者:吉澤明步

・出版社:瑞昇

・出版日期:2020/07/20

・更多書籍資訊請點此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