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 r18

本網頁中的內容依照法律規定,需年滿18歲才可瀏覽,如果您尚未年滿18歲,請點選離開。

我已年滿18歲!進入

我未滿18歲!離開

妓生=妓女?令古朝鮮男人欲罷不能的「解語花」,究竟是什麼角色?

在吵雜紛亂的各種風流韻事中,妓生就像老相好般頻繁登場,兩班們有些會娶其為妾,或在飲酒時獨占了男人的關注與疼愛。除了那些豪情大丈夫之外,沒有人不接近妓生,連王族也不例外,實際上出身為妓生的後宮佳麗也不在少數。

萬人的戀人與風流的伴侶

要討論朝鮮時代的情色,第一個不得不提到的就是「妓生」。以所有的緋聞來說,在豔本(肉談)、春宮圖(春畫)、詩、小說和散文中,妓生便位於官能的正中央。朝鮮中宗時文人宋世琳的笑話集《禦眠楯》中記錄的逸聞,完整呈現了男性們對妓生的渴望與執著。

 

全羅道古阜郡有一位妓生,已忘其名。高靈府院君申叔舟在此為官時,非常寵愛她。因為申叔舟與她情深義重,在地方生涯結束後,還把她帶去京城共度了四年之久。申叔舟看到這位妓生思鄉的樣子,於是同意她歸寧。不過沒過多久,便傳出妓生在故鄉淫亂享樂的傳聞。

不久之後,某位權勢的庶子,姓韓,帶著幾匹貢布經過古阜郡,投宿在這位妓生家中。陷入妓生美貌的韓生因此流連忘返,妓生也愛上了韓生標緻的外貌與風采,又見他財物相當豐厚。於是二人相愛甚篤,誓死不分。

 

數月之後,韓生盤纏用罄,他對妓生說:「妳應該有許多恩客,想必胸中自有涇渭,妳為其列出等級,我以筆記之。」妓生立刻允諾,依著枕頭說道:「長城**鄉吏李清,其甲也。光州甲士林萬孫,其乙也。」韓生接著問丙為何許人,妓生如此說道:「申高靈大人有功,不可不書。儒生朴命春,可丁,嶺南行客吳弼,可戊也。」韓生再問接下來的排序,妓生毫不猶豫地說:「君既秉筆,則亦不可漏書。」韓生聞此言,頓時無語。最後他落得行乞還鄉的地步。

 

*譯註:府院君是高麗、朝鮮君王授予外戚、宗室與有功者之爵位,屬正一品。

**譯註:長城,是今日全羅南道長城郡。

獲得妓生心中第一的男性,不是達官顯貴,也不是有錢人,不過是長城出身的鄉吏罷了。同居四年的申叔舟只排在三位,至於豪氣萬千發問的韓生,則連前三名都沒進。考慮到這個故事的出處是一本豔本,妓生排序的順位大概是床上功夫了得,被體驗過眾多男性的妓生推選為第一,就等於身為男性的魅力與精力得到了肯定。

 

朝鮮男性對於妓生的渴望無比熱烈,當時妓生受歡迎的程度就好比今日的有名巨星,十分神氣。拿黃眞伊來說,她跟王族、學者,甚至連遠離俗世的高僧都過從甚密。據說還有位名為「笑春風」的名妓,曾高傲地拒絕成宗讓她入宮的要求。再來看另一篇《禦眠楯》中,描繪朝鮮時代男人與妓生關係的故事。

京城一位書生下嶺南遊玩,愛上了一位妓生。到了該回家的時間,他用悵然的表情對妓生說:「我要妳的切身之物,做為信物以表餘情。」妓生將頭髮剪下,他不接受,說:「非也,此非妳切身之物。」於是妓生剪下陰毛予之,這次他也不接受,說了:「此皆為外物,想取得只有妳能給的,異於尋常之物做為信物。」於是妓女蹲下解便後,將排遺給了書生,書生包了許多層後珍重地放入皮囊,拭淚離去。

 

之後書生把妓生的大便交給下人,交代每次熬羹湯時加一點進去。下人依主人之命每次熬湯時都加一點,書生每次喝羹湯時都會含淚望向南方。不知不覺快到京師,在渡漢江時,書生問下人:「那調羹物還剩幾許?」下人應答:「昨朝用盡,今夕起以小奴屎而繼之。」語畢,原本安坐馬上的書生立刻皺眉吐涎,嘔吐不已。

這自然是一篇引人發笑的豔文。不過男人們對妓生的愛,狂熱到連大便都不排斥的地步,則是事實。

 

妓生,她們究竟是誰?

妓生常又被稱為妓女或女妓。她們身為賤人身分,屬於官廳,被認為是國家的財產──官婢。

 

妓生的意思是以「妓」謀生的女人,雖然查字典的話會找到「娼妓,淫亂的女子」等敘述,但這跟原本的意思是有差距的。探討「妓」字的語源,是「操持竹製樂器『支』的『女』子」。所以妓生其實是「以音樂為職業的女子」,同樣地「女妓」這個稱呼也意味著「做音樂的女子」。這時的音樂,嚴格來說是「女樂」。女樂是指宮廷宴會中表演的傳統歌曲、舞蹈與樂器演奏。明朝時因輕視女樂,所以宮廷宴會時並不採用。朝鮮初期,整頓宮中音樂體制時雖然也曾出現過廢止女樂的主張,但在世宗強烈維護下得以延續命脈。

女樂大致分為歌曲、舞蹈以及樂器。妓生也分為唱歌的「聲妓」,跳舞的「舞妓」,演奏樂器的「樂妓」等等。然而到了朝鮮後期,這種區分逐漸消失,轉變為歌舞由妓生負責,而樂器則由樂工演奏。重視肺活量的笛或大笒等管樂器,主要由男性樂工演奏,妓生們則演奏玄鶴琴、伽倻琴等弦樂器。在女樂中,女性樂工被稱為「絃首」或「鼻頭」(코머리/Komeori)。像這樣作為藝人,妓生擔任的角色便是「操弄樂器的女子」,正符合語源之意。

 

妓生依活動區域,分為中央的「京妓」和各地地方的「官妓」。京妓屬於掌管音樂的官府──掌樂院,屬妓生中的最上級。另一方面,官妓則常被輕視,被戲稱為「酒湯」,意思是「為酒增添滋味的佐酒湯」。若京妓出現空缺,部分官妓會上京到首爾作為遞補,她們被稱為「選上妓」,即「被選中上京的妓生」之意。官妓若想成為選上妓,必須歌舞出眾,人品優雅高潔才行。

京妓最主要的任務,便是在宮廷宴會中展現舞蹈與歌唱能力,替宴會增添餘興。若有國外使臣來訪,也會讓京妓上場。不過這種國家級的活動並不常有,所以一般會被叫去高官貴族們的宴會,而這也是京妓主要的收入來源。京妓的人數一般在一百五十人到兩百人之間。

 

地方官妓表演歌舞的宴會,則主要由官衙或地方仕紳舉辦。有些則會去領有王命的欽差大臣或高官的枕邊伺候,她們被稱為「守廳妓生」。原本「守廳」意為官吏住在寓所時,留於廳舍聽命侍候,但這裡則又包含了同床共枕的部分。男女同寢之事,大致上都是發生在房內,因此她們又被稱為「守護房間的妓生」,也就是「房守妓」、「房直妓」或「房妓」等等。

隨著這樣在枕邊伺候的方式,妓生逐漸開始帶點賣春的味道,於是便有被稱為「賣身女」之意的「娼妓」出現。「娼妓」這個詞最初還有別於意為「女戲子」的「倡妓」,但之後也被逐漸混用了。

 

對地方官妓而言,「守廳」已經像是一種強制性的義務,如果拒絕會遭受懲罰。根據流傳下來的紀錄,拒絕守廳的妓生必須挨板子或鞭子,甚至因此喪命的都時有所聞。舉個例子,太宗時,羅州地區的判官崔植基(音譯),就曾命官妓名花守廳,但名花不願接受,最後慘遭鞭刑而死。

 

官妓中處境最慘烈的妓生是「房直妓」,為了部分被派駐邊疆的軍官,一些房直妓們還必須擔任二奶的角色,不僅照料他們日常生活,還得同床共枕。而且等到軍官們完成任務,返回故鄉後,她們又必須再跟其他軍官共同生活。因為房直妓的人數一直不足,有時官婢或私奴婢得遞補那些空缺,甚至出現婢女變成遊女的情況。遊女是情色酒家的賣春婦,一旦被記錄在遊女的名單中,就得一輩子作為遊女生存下去。遊女們收的是一種被稱為「王八債」的花酒銀,作為收入來源。其實房直妓和遊女並沒有太大差異,但妓生們主要接待的是兩班或中人階級,但遊女們則接待下層階級的人民。

根據郡縣大小不同,官妓的人數也有天壤之別。單位是「縣」的小縣城約在十人上下,「府」則是中間等級的城邑,官妓有二十人左右。據說《春香傳》一書裡,作為背景出現的南原都護府一共有十九位妓生,可作為參考依據。

 *譯註:監營是朝鮮各道監司(觀察使)的辦公衙門。

 

至於各道的觀察使所居住的監營*,妓生人數約在一百人上下,其中妓生最有名的地區在平壤。平壤自古以來便以美人眾多的城邑「色鄉」著稱,最盛時期妓生甚至多達一百八十人。

平壤的妓生之所以有名,是因為此處為中國使臣來訪的必經要道。迎接中國使臣隊伍時,需要動員許多妓生參與活動。其實,從地方被提拔至首爾的選上妓中,有許多妓生都出身平壤。所以官吏們也是有著既然要下鄉,就希望能被任命為平壤監司的想法,「平壤監司都不願意,也沒辦法*」這句諺語,便是由此而來。

*譯註:韓國諺語,指無論旁人看來多好的事,當事人不願意則不能勉強。

 

節錄自《情色朝鮮:那些被迫忍受、壓抑的韓國近代性慾實錄

  • 作者:朴永圭
  • 譯者:徐小為
  • 出版社: 創意市集
  • 出版日期:2020/06/24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