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美人」胡因夢與李敖/前夫羞辱我40年,卻成就了最完整的我

看到一張照片,是年輕時的林青霞與胡因夢的合照。兩大美人,前者劍眉星目、不失淘氣,後者樸素靈氣、嫵媚暗藏。眾人對於林青霞一點都不陌生,筆者就來說說胡因夢吧。

(本文轉自姊妹淘)

胡因夢被譽為「70年代台灣第一大美人」,一生充滿傳奇色彩。她現年67歲,是知名的哲學、心理學與神秘學大師,更是翻譯許多國外著作的厲害譯者,其中由她翻譯的《尊重表演藝術》一書,被國際大導李安奉為表演初學者應該要看的第一本教科書。近年來,她深耕教育、參與各種講座,矢志將多年研究結晶傳遞給大眾,讓許多曾經受到創傷的人們獲得療癒。

哪怕在學術界名氣響叮噹,但更讓眾人震驚的,是胡因夢的美麗容貌,67歲的她完全沒有醫美痕跡,每個皺紋都寫著優雅,連笑容都能讓人感受到力量。

「我的人生際遇充滿著『偶然』,人要懂得以開放的心態順應各種關係與機會,不要害怕,也不要逃跑。」

胡因夢本名「胡因因」,名字源於佛經《大藏經》,有「了悟一切事物與煩惱的原因」的意思,恰好與她終生追求哲學、心理學與玄學的際遇不謀而合。但她在自傳《生命的不可思議: 胡因夢自傳》表示,自己從小性格叛逆,經常衝動行事,且跟母親的關係一路相愛相殺,糾結又深愛,「這就是我為什麼很喜歡探討原生家庭,因為你的童年遭遇,將會影響你對待感情的方式。」

胡因夢的母親對於金錢有很強烈的匱乏感,經常為錢與父親爭執,某天父親想將家裡的舊床送給鄰居,對方來取床的時候,母親卻反悔不送,「這讓父親很失望,心裡也沒有面子。」夫妻為錢吵架不止一次,讓年幼的胡因夢對母親心生反感。

15歲時,胡因夢父親外遇,向母親提出分居要求,通常子女都會勸合不勸離,但胡因夢沒有,她舉雙手贊成,還對母親說:「妳太沒有愛了,不會愛別人,也不會愛自己。」氣得母親回嘴:「是呀,就妳這個不孝女最特別!」

胡因夢監護權歸給母親,母女一路相依為命,母親對她的管束尤其嚴厲,只要放學晚了,回家必定會各種拷問、書包檢查,這讓胡因夢內心的反叛因子更強烈,不只促成了她在美國求學一年間的「性解放」,更間接導致了她與李敖的破碎婚姻。

她就是想要跟母親反著來,結果讓自己傷痕累累。直到晚年回憶母親,胡因夢理解了:「我長期以來的對母親的怨恨,全是因為自己拒絕成長的結果。」胡因夢的愛情,發生了什麼事呢?與母親又有什麼關係?

「我相信愛,不相信愛情。愛情總是帶有太多的幻覺,但『愛』卻是真實無比的。」

年輕時的胡因夢,不只長得美,還喜歡抱著吉他彈唱,喜歡寫文章,同學們都誇她是才女,當她從輔大離校之後,校園還流傳一段話:「從此輔大再也沒有春天。」

她承認自己有過多段戀愛,但一旦感覺到受傷、過不了關,她就會想逃走。她總是很快就投入一段戀情,但往往撐不到一年就結束,「當一個人無法徹底面對內心的真相時,上癮症便逐漸形成,我當時的男友不斷,其實是有心病的。」然而,感情就像寫作業,當你一再逃避不去修煉,它反而會慢慢積累,到最後一次吞噬你,讓你感受到最深刻的痛。

對胡因夢來說,李敖就是她最大的傷痕,讓她徹底明白婚姻的真相,決定終身再也不嫁。

胡因夢與李敖相差18歲,學生時代就久仰其大名,甚至還將李敖的成名作《傳統下的獨白》插在牛仔褲後,覺得自己很潮。走紅變成大明星後,她與李敖終於認識,雙方一見鐘情,男方甚至還帶她逛自家書房,炫耀滿坑滿谷的藏書,「那時候太幼稚了,沒有活出自己,沒有自己的價值,自己雖然也寫一些東西,但還沒有發展出自己對世界的看法,所以對他(李敖)那些鞭辟入裡的批判相當崇拜。」

小倆口雖然陷入熱戀,但李敖對於金錢的價值觀太自我,讓胡母感到憂心,並不贊同兩人婚事。只不過,胡因夢當時被愛情沖昏頭、外加對母親充滿敵意,她不但沒放在心上,甚至穿著睡衣就跑去李敖家裡,草草和他成婚。

兩人婚姻轟動一時,被當時的媒體寫為「此為絕配」、「最美的臉遇上最聰明的腦袋」,但這段婚姻僅維持115天就告終。

婚後胡因夢發現,李敖是個多疑、防衛心很強的人,且對女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就連在做愛時,她很希望對方能與自己靈肉合一,「但我總是發現,他(李敖)都會仰望天花板上那面鏡子,很認真地在欣賞他的『騎術』。」似乎把她當成戰利品,不像個愛人。

「當時我對李敖過度崇拜,把他看得太高了⋯人在充滿著期望與投射時,有些重要的小細節,就會用立可白粉飾掉了。」

李敖開始對胡因夢厭煩。婚前,他喜歡看著她的光腳丫,笑稱自己有「戀足僻」。婚後,他見她裸足在客廳走,竟然暴跳如雷,說她很髒。此外,從不下廚的她為了丈夫走進廚房,準備為他熬排骨湯,但步驟不小心錯了,遭到對方痛罵:「妳這個沒常識的蠢蛋!」

下一頁,繼續看胡因夢的故事。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