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絲飄/和情人不爽時,先忍三天看看會不會沒事

「那種會建議人家有話不要憋著、要講出來溝通的兩性作家,隔天是都不用上班嗎?」這話是我一個朋友說的,聽到的當下我立刻就笑出來。某個層面上我贊同他,因為我自己也不是什麼話都能立刻說出口的人,倒不是怕對方生氣,而是掏心掏肺本身就是一件很累的事,有些人覺得「把感受說出來」很容易,但如果你說出來的是氣話,那只是發洩、而不是感受,想要別人真正了解你的感受,其實必須前後鋪陳、條理分明,就像寫一份自傳,寫的都是你切身相關的事,還不是要寫上個好幾天。

(本文轉自姊妹淘)

所以,心裡有話,真的得一五一十說出來嗎?熱戀的時候要說。因為戀愛要的是一種心靈上的水乳交融,為何在千千萬萬人中我選擇了你?因為你是千千萬萬人中最懂我的那一個,戀愛要的就是這點浪漫。戀愛中的爭吵往往曠日廢時,像剝洋蔥似的,你剝掉了你的好強、他剝掉了他的不安,兩人輪流扯去對方好幾層皮,最後終於看見對方內心深處的那一點秘密,兩人因此覺得更加緊密,代價是一地流淌的血腥。

但是進入穩定期後,你真的會慢慢開始覺得沒有必要。當然不是說,什麼都不必交流了,而是彼此不再纖細。我結婚後學到的第一課,不是「心裡有事就要說出來」,而是「先忍三天看看會不會沒事」。最一開始忍,是因為我不是那種情緒說來就來、說過去就過去的人,起了爭執情緒激動,晚上會睡不好覺,隔天會起不來工作,一日薪水和老公耍小白兩件事,孰輕孰重?當然是前者。但是我的職業又不是演員,嘴巴可以忍住不說,白眼不能忍住不翻,於是他老是說:「妳有什麼話就講啊!講啊!講啊!」

可是要從何處講起?從早上睡醒他講的第一句白爛笑話說起?從晚上那個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的飲料杯說起?有時候,我們對另一半許多細微的冒犯,之所以那麼難以忍耐,是因為有個預設立場是:「你要是真的愛我,你怎麼會這樣對我?」你怎麼能那麼粗心、怎麼能那麼不體貼、怎麼能講出那樣的話?可是,如果你們之間的感情基礎尚稱穩定,你會有很多很多機會去証實,在你真正需要他的時候,他其實是幫你的,在你真正需要他的時候,他是不留餘地的,你心理知道,他如果真的不在乎你,他不會做那麼多。

頭先開始忍耐時,我心裡是有很多委屈的,那種委屈是覺得「啊,我們好像也要變成那種傳統的夫妻了」,傳統的夫妻是啥?就是對彼此有超多不滿、根本無法溝通,只是湊合在一起過日子的夫妻每次忍下心中的怨氣,就宛如生吞了一坨屎,一個消化不良,打起嗝來,覺得自己滿身屎味。但後來居然慢慢習慣了,或者說,對另一半那些白目到死的語句,開始慢慢無感,當然聽到的當下會很生氣,可是只要忍個一下子,居然自己也覺得沒什麼了。

我有個朋友近年幾乎都穿淺色衣服,上衣是白色毛衣,下身是淺粉色裙子,這些通通不是她喜歡的顏色,但沒辦法,誰叫她養了一隻白色的貓。養貓的頭一年,她努力打掃、買了號稱強力的吸塵器,一天到晚用滾筒在清裡她的黑色衣服,因為怎麼清都清不完,每次買衣服時她都會想到這個問題,自然而然挑選淺色,兩、三年後,衣櫃裡的深色衣服汰換的差不多,而她已經成為那種可以對零星幾根毛視而不見的人。

原來不是不再溝通了,而是有些事,就像貓會掉毛一樣,習慣了就不再是問題,習慣了以後反而會覺得自己一開始時怎麼這麼天真,妄想能靠頻頻清潔而把自己黏的乾乾淨淨呢?形容一個人意見很多很難搞時,我們會說:「都是你的毛」。而在一起很久之後,嗯,毛就毛吧。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立即關注姊妹淘粉絲團 ,讓你全方位了解女人!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