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也懂體育?「最美主播」卓君澤付出加倍努力,打破運動行業刻板印象!

女生們也懂體育?當然。體育圈中的刻板印象,大概可以總結為這個質疑。

 

老頭,你醉了 

網路世代的發達,讓許多鍵盤評論家橫空出世,自由地闡述個人觀點,不論在哪項運動比比皆是。我從二○○二年開始看棒球,非科班出生,從二○一○年實習生開始,每天接觸大量運動新聞、訊息、數據,不敢說自己最頂尖,但基本的知識、常識還是有把握。

 

在NOWnews時期以棒球為主線,因此FOX體育台開始轉播棒球賽事時,相對應的專題節目《野球紅不讓》就此誕生。我記得為了宣傳節目特別拍了支廣告影片,在經費相當拮据的狀況下,團隊找了間沒人用的會議室,架好燈具、機器,趕在新聞直播前的半小時完成這支宣傳影片。

宣傳片曝光前,我們沒想過影片紅起來的元素竟然是一句:「一起來看嘛~」加上雙手的招呼手勢,這句台詞不在劇本裡,而是在等待機器調整過程中,面對鏡頭的自得其樂所做出,剪接師將這沒有喊卡的片段剪進去也無妨,因為體育節目本就可以嚴肅、認真、歡樂並存,甚至更多溫馨、感人花絮,都是團隊想透過這個節目傳達給觀眾的訊息。

 

節目播出一段時間後,某個平凡的下班日,原已經快到家的我接到一通電話,友人邀請一起吃個飯,肚子正餓著的我沒多想就答應。

抵達餐廳坐定位後才發現座上賓們似乎早有醉意,或許是酒酣耳熱之際膽子大了,也可能本來說話就是這麼直接、不修邊幅,幾位長輩聊著聊著就說到了《野球紅不讓》這節目,當下立刻就有人模仿起「一起來看嘛~」這句話,然後對著我說:「真的懂棒球嗎妳?女孩子懂什麼?」如果我的解讀沒有放大,顯而易見,這位長輩就是在嘲笑我,女人家懂什麼棒球,懂什麼體育。

當下的反應著實遲緩了○.八七秒,心想:「這真的是從一個應該令人尊敬的長輩口中說出來的話嗎?」好在運動員的反擊能力依舊,不過是微帶笑容地說:「我爸爸媽媽都是師大體育系出身,一個主攻籃球、一個踢足球,足球還是國腳,你說我這樣的家庭背景,怎麼會不懂體育、不愛體育?」

 

面對這樣的質疑,我選擇告訴他家世背景,而非激烈的對抗,當然,他不是唯一一位這樣想的人。部分人認為,女性從事這個職業、做運動性質的節目只是來玩的,甚至認為節目是在醜化球員。

對於運動新聞的理想就是希望可以讓體育媒體、體育環境更好,當這目標被質疑時,就好像有人朝你夢想吐口水,讓人忍不住地火大,再者,模仿嘲笑台詞就算了,幹嘛連動作都模仿呀?

 

從這故事可以稍微了解一部分,女性從事較傾向男性氛圍的運動媒體,得花比男性更多的時間精力去證明、展現自己的能力。比方說,跑棒球新聞時,我會交代記者一定要學會的事:「寫Score」。不管會不會寫棒球新聞、看不看得懂棒球新聞,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徹底,棒球紀錄就是個基本功。

這過程不僅是自己的學習功課,也會是其他同業評斷這位記者分數的依據之一,「這個人用不用心、懂不懂、認不認真,先決條件就是會不會寫棒球記錄。」而女生在跑新聞的過程,也不像男性來的「方便」,就拿運動媒體的現況來說,「交陪」手腕男生較女生擅長,或許是抽一根菸、吃個飯、喝杯酒的聊天過程中,一條新聞甚至獨家就這樣出現,與受訪者間的信任橋樑,女生就得另尋他法來建立。

 

回到開頭,女人們當然懂體育啊!就拿個最公平的數據好了:「奧運獎牌數」。從一九七六年計算起,其實我們的金牌、奪牌數比例是「陰盛陽衰」。台灣女性在運動場上的表現,其實是非常優秀的!

這樣說並非歧視男性,也不是要搖旗吶喊地高呼女生就是好棒棒,我想傳達的是在體育圈子中,男性本來就已經存在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早期運動場上也大多是男性的天下,但近幾年,越來越多女性投入這個領域。

 

然而,「量」增加了,「質」是否也有跟著增加呢?我們是否依然是運動場邊的啦啦隊?關於這點,其實跟大眾對於女性從業員,以及女性從業員對自己的態度,有很大的關係。身為女性,也身為這個行業的一員,我必須付出加倍的努力,不是為了說服別人,而是為了說服自己:我懂體育,我是專業的體育新聞人。

 

本文節錄自《做自己喜歡的事吧!卓君澤:力挺大膽追夢的你

・作者:卓君澤

・出版社:高寶書版

・出版日期:2020/01/22

・更多書籍資訊請點此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