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絲飄/吵架時有句話,比說「分手」殺傷力更大

吵架的時候,有一句看起來似乎沒什麼殺傷力、但卻比破口大罵更嚴重的話,叫做:「哪個正常人會像你這樣?」比如說,「哪個正常人會像你這樣出門都不說一聲?」比如說,「哪個正常人會像你一樣不肯承認自己有另一半?」

(本文轉自姊妹淘)

當我們用「正常」來要求另一半,其實,表達出的是一種無能、無力、也無意願去了解和傾聽另一半的態度,我們真的那麼希望另一半符合「正常」的標準嗎?其實在很多事情上,我們根本不在乎、甚至心裡還希望對方能特別一點吧?

舉個例子來說,大多數的男人都對情緒表達很不擅長,有什麼不爽的總是悶在心裡不說,恐怕大多數女生都不只一次在心裡希望自己的另一半能坦率一點、能主動承認自己的脆弱,但如果,你們在電影院時,男方被劇情感動而痛哭流涕,引來旁邊的人側目時,你會不會脫口說出「哪個男生像你這麼愛哭?」

 

不過大部分女人都沒機會對另一半說出這句話。因為男人小的時候,一旦哭泣,周遭的人就會對他這樣說,然後,他就逐漸長成那個讓我們不斷抱怨情緒低能的男人了。*

會對這件事有這樣的體會,主因是結婚後,我和另一半最常發生的爭執點:吃飯。

 

我是喜歡自己吃飯的人,快餐店、小麵攤,自己一個人去,找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來,邊吃邊划手機,即使和陌生人併桌也無所謂,那是我覺得非常放鬆的時刻,有時候我先生說會晚回來,我其實根本沒那麼餓,卻忙不迭趕緊出門自己吃飯,免得他一回來我們就得一起去,活像偷腥的太太逮著先生不在家的大好機會就要找小王──當然他不至於以為我有小王,但我想,有一度他是很受傷的,因為,太太不願意跟自己同桌吃飯這種事,怎麼說都不是很正常,對吧?

所以我們為這事情起過很多次爭執,他生氣的時候也曾對我大吼「哪個正常的太太會像妳這樣」,然後,通常這句話說出來以後,接下來的討論就毫無意義了,因為我也會指出他哪個部份不像個「正常的先生」以作為回擊,可是難道我們在一起的目的,是立志做世界上最「正常」、最「主流」的一對嗎?當然不是,但那就是一種很自然的反應,當有個人指出你不正常時,你必得指出他身上也有不正常的部分。

 

直到有一次,他跟我說,他真的很希望可以一起吃飯,因為他從小就是鑰匙兒童,每天回家拿著父母留在電視櫃上的鈔票自己去吃飯。我驚訝極了,不是驚訝他是個鑰匙兒童的部分,而是驚訝怎麼會有小孩子會希望能和父母一起吃晚餐?可以自己去吃晚餐多好啊,吃速食也不會有人管吧?和父母吃晚餐,對小時候的我來說,可是一件痛苦不堪的差事。

我母親是職業婦女,可是堅持要為孩子做晚餐,這當然是她的母愛,但稍有推理能力的人肯定可以想像,一個女人在公司忙了一天後,還要匆匆忙忙趕回家繼續忙碌,等到飯菜上桌後,她的情緒會有多糟──一邊吃飯一邊被罵幾乎是天天發生的事,尤其是當我挑食或者沒胃口的時候,一大套「我這麼辛苦趕回來做飯妳還要挑剔真是不知感恩」之類的叨念絕對是逃不過的。

 

我先生說,他覺得現代人工作忙碌,一起吃飯是一家人每天連絡感情的時刻,但我只要將「飯桌」和「聯絡感情」這兩件事連在一起,幾乎是條件反射的豎起全身刺,我們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千萬不要在吃飯時找我討論事情,那個時候的我超級容易爆炸,而很有趣的是,我從來不是那種一言不合甩頭就走或者很沒禮貌掛對方電話的人,但我唯一一次在吵架時任性離場,就是我們一起在外頭吃飯的時候,事後他百思不得其解,覺得那次爭執的東西也很尋常,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有那麼大的反應,後來想想,也許從我很小的時候,我就想做這件事了,只是以前的我無法這麼做,而現在我再也不想忍耐了。

這是我們溝通、爭執好多次之後,才找出來的原因。原來每個人身上不「正常」的部分,都是某一部分的過去留下的印痕。那些部分組成了我們,使我們區別於其他人,而那些部分,也是我們最期望被了解的。

 

我有很多朋友在婚後或同居後,和另一半為了這些生活小事吵的不可開交堅持晚上客廳的燈絕對不能關的、出門一定要拔掉電器插頭的、睡覺絕對不可以穿襪子的……當我們對另一半的生活習慣感到難以忍受,脫口說出「這樣做是常識」「正常人絕對不會這樣」的時候、拿絕大多數人的標準要求對方更正的時候,其實,都是在扼殺你了解另一半的機會。

我的意思不是說你要把對方的童年往事倒被如流,而是,某些在我們心裡成為一個死結的堅持,都隱藏著解不開的情緒,就像是一道還沒好全的舊傷口。

你不會拍打一個膝蓋有傷的人的膝蓋,然後對他說「正常人這樣是不會痛的」。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立即關注姊妹淘粉絲團 ,讓你全方位了解女人!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使用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