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縮」一詞由法文”Diorama”翻譯而來,在軍事模型的領域中,泛指那些著重「外部場景」與「情境塑造」的模型,常見比例為1/18、1/24、1/32、1/35等。換句話說,就是將實物等比例縮小為迷你尺寸的一種模型,一個12公分高的咖啡杯,在微縮模型的世界中僅有1公分不到,而這樣細小的事物,是鄭鴻展多年以來持續創作的對象。

ADVERTISEMENT

 

受到大師荒木智啟發,開啟微縮模型之路

採訪當日,我們一踏入鄭老師的工作室兼住家,立刻被玄關擺放的巨大鋼彈模型給深深吸引,一轉頭,又看到櫃子裡琳瑯滿目的公仔模型,猶如一個規劃完善的展覽空間,令人不自覺看到出神。鄭老師在平日「辦公」的位置上坐下,啜飲一口沁涼的麥茶,向我們娓娓道來他的微縮模型之旅。

自2015年投入微縮模型領域的鄭鴻展,迄今不過6年的時間,卻已多次舉辦作品展,更榮獲第五屆日本「濱松微縮大賽」的雙料冠軍,堪稱是微縮界奇才,當初開始動手玩微縮的契機,其實是受大師荒木智的作品影響:「那時朋友丟了一張電器行的照片,我乍看以為是真實景象,後來發覺是微縮模型時感到很驚訝」帶著這份震撼的心情,鄭鴻展開始蒐集有關微縮藝術的資料,並嘗試自己做做看,沒想到一做便做出興趣來,並持續發展到今日。

 

ADVERTISEMENT

鄭鴻展的藝術底子來自美工科系的淬鍊,本業為室內設計公司負責人的他,將畢生所學的專業知識與技藝融會貫通,運用在微縮模型的創作上,作品風格不同於人們所熟知的幾位微縮大師,反而另闢蹊徑,展現出專屬於個人的浪漫與情懷。

「山田卓司老師擅長使用人物或科幻題材,細膩地投射出情感;荒木智先生則以擬真為主,各個角度面面俱到;松葉俊一先生的作品運用1:150的鐵道模型概念,其表現技術細緻到一個水龍頭僅有0.2公分」鄭鴻展一一點出每位大師的特點,並表示透過觀摩其作品,於腦海中整合成自己的創作,再藉由個人的手法來表現。

事實上,對於製作微縮模型這一塊,鄭鴻展可以說是無師自通,曾想過閱讀該領域書籍的他,遺憾地表示華人圈並沒有相關著作可參考,為了抓到意境,只能用自己所熟知的方式土法煉鋼,加上室內設計的結構專業,重新拾回年幼時做模型的樂趣,至於塗裝的本領,則來自學生時代繪畫的概念,「髒要髒的舒服、舊要舊得懷念」鄭鴻展說道。

 

自生活中取材,為作品注入創意彩蛋

製作微縮模型困難的點在於,場景內的每一個物件都是極微小的尺寸,除非到日本的專門店購買,否則很難找到完全符合心目中理想的組件,也因此鄭鴻展的作品中,絕大多數的物品都是親手製作,加上長期養成的「環保觀念」,蒐集可再利用的小東西,讓他擁有源源不絕的材料,他說:「開始做模型後,看到某樣小物件的第一眼,我能在3秒內將其轉化為真實世界的某個東西」

之前的作品中,鄭鴻展就曾利用圖釘來製作台灣的古早椅凳,甚至連去日本旅遊時,因為腳酸敷的足部舒緩貼片,撕開後的那一層薄膜,也被他拿來噴漆改造成鋪在地上的鐵板紋路,一般人眼中的廢物,經由他的巧手重獲新生,仔細觀察其作品,你會不自覺驚呼:「竟然想得到用這種東西來做!」

 

因為許多物件需要重新繪製,鄭鴻展乾脆以自己的風格來詮釋,並埋入令人會心一笑的彩蛋,乍看以為是外送公司的商標,定睛一看才發現其實是「Foolpanda」,連原本和藹的熊貓都換上邪惡的表情,十分有趣。此外,也不乏許多「時事梗」,例如每到選舉就漫天飛舞的競選旗幟,搭配牆上的塗鴉及滿地垃圾,完美還原台灣街道混亂的日常景象。

問到印象最深刻的挑戰是什麼?鄭鴻展回答:「微縮模型只有耗時的長短,而這點取決於物件的複雜程度」也就是說再困難的物件,只要有心其實都做得出來。好比作品《漢克家的鋼彈》,取材自鄭鴻展自宅的客廳,從玄關的鋼彈、室內拖鞋、手提箱到除濕機皆一五一十地呈現,其實他大可不必把每樣物品都做出來,但秉持著「忠實」的理念,他乖乖地量椅子的大小、細心凹出箱子上的鐵,目的無非是讓觀眾看到最真實的樣貌,而不是簡化後的版本。

 

從寫實到科幻,用微縮模型說故事

2017年,鄭鴻展以作品《寂滅之都》參賽「鋼彈模型製作家全球盃」(GBWC),這是一場由日本萬代公司所舉辦的國際性賽事,參賽選手來自美、澳、韓、中等17個國家,競爭可謂相當激烈,製作模型邁入第三年的鄭鴻展,便以顛覆世人想像的方式,讓印象中威風凜凜又帥氣的鋼彈被「打趴」在高圓寺的北口商店街,雖最終未能獲獎,但一系列照片在Facebook上瘋狂被轉發,甚至打破鋼彈模型於網路上被分享次數的最高紀錄,寫下一頁輝煌的歷史。

鄭鴻展不僅打破人們對於鋼彈的幻想,更結合科幻與真實,以高圓寺作為主要場景:「高圓寺是我在日本長期居住的地方,也時常到商店街北口去買菜,便以自己非常喜歡的地點為主軸,讓鋼彈模型戰敗於此,許多日本人發現這是自家附近,都十分驚訝」至於為何戰敗?鄭鴻展並沒有把故事說滿,而是留給觀眾自行想像。

 

每件作品背後所蘊含的意義皆不相同,有的滿載學生時代的回憶、有的象徵男人的浪漫、有的則是回味青澀的童年。在諸多微縮模型的創作中,《謝謝你的照顧》對鄭鴻展來說意義非凡,這件耗時4個月才完成的作品,不僅使他榮獲「濱松微縮大賽」雙料冠軍,更紀念了其與芝原先生因玩具而結緣的友誼。

家中開饅魚店的芝原先生,是日本數一數二的鐵皮玩具職人,兩人透過網路認識,鄭鴻展時常收到芝原先生手作的玩具,為表達感謝,便著手製作饅魚屋的微縮模型。其實作品完成前,他從未實際到訪過芝原先生家,而是參照Google實景地圖一點一滴地描繪,並透過對方寄來的數十張照片,完成內部的構造及細節。

觀賞這件作品時,你很難不被場景中豐富的物件吸引,細緻到連流理台內的鍋碗瓢盆、牆上的備忘錄及廚房焦黑的牆面都清晰呈現,想把每個角落都看仔細,少說也要個十幾分鐘,而這正是鄭鴻展功力所在,他總是能在作品中塞進許多小東西,令人目不暇給。

 

微縮人生,透過模型紀錄360度的回憶

年初於華山舉辦的《微縮人生》特展,由鄭鴻展與「情景王」山田卓司聯手展出超過60件的微縮模型作品,談到當初是如何促成此次的合作,鄭鴻展回答:「原本是要和某位照片風格類似微縮場景的日本攝影師合作,後來因時程上來不及,我就提議若找日本微縮大師來展覽不是更有趣嗎?」之後他便與山田老師聯繫,起初對方因從未在海外展出過,加上作品數量多達30件,而有些猶豫,考慮了一個星期後,才點頭答應:「好吧,一切就拜託你了!」

「山田老師的作品著重於情感的描述,表達場景與人物的關係,不必要的物品就拿掉;而我不光是要一模一樣,人必須合理置入的東西,無論再細小都不能省略」談到與山田卓司作品風格的差異時,鄭鴻展這樣回答,他坦言自己是「細節控」,就連《漢克家的鋼彈》中的兩雙室內拖鞋,都比照真實物件做成相異的材質。

除了忙著籌備展覽,鄭鴻展去年也收到牛乳品牌及北美館的合作邀請,甚至連夯劇《天橋上的魔術師》的製作公司都曾找上門,因為其中一段故事的主角正是一名微縮模型藝術家,「得標的楊雅喆導演也透過電影公司和我討論,看如何還原一部分的場景」惜後來經費輾轉投入至3D產業,而沒有談成,但鄭鴻展卻覺得鬆了一口氣,因為得標的話就要忙一整年,模型迷也無緣見到此次展覽了。

微縮模型是定格回憶的一種方式,不同於攝影師用照片記錄當下,僅限於2D影像,「相較之下,微縮模型不占空間,呈現360度的面向,無論從哪個角度欣賞,都能讓你窺探那個年代的樣貌,我認為這是比攝影或文字敘述更直接的方式」鄭鴻展接著以《漫畫少年的日常》為例,該作品是仿照他國中曾居住過的房間,屁孩時期偷喝啤酒、看流行雜誌或閱讀外星人有關的書,是許多人共通的回憶,場景中的細小物件引發無數共鳴,讓人驚呼:「我也做過這種事!」

微縮模型對鄭鴻展來說已然成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儘管兩眼視力逐年弱化,但他並不認為這是一種阻礙。關於微縮藝術的傳承與推廣,他希望藉由出版過的兩本書來執行,除了能夠了解他的背景及個性,亦將作品細節鉅細靡遺地呈現,加上中英對照的註解,讓外國朋友也能閱讀,探索微縮世界的奧秘。

 

【MF TALK】微縮藝術家鄭鴻展

 

 

 

Editor-In-Chief:Dandy

Editor:Kai

Video:John、Seven

Special Thanks:周于殷 總編輯

 

【更多MF封面人物】

【MF STAR】晏人物「男神製造機」攝影師專訪:我希望拍出男性任何尺度下的美

【MF STAR】專訪Z咖女神貴貴&晏人物男神林家佑:透過寫真,你想傳達什麼故事?

【MF STAR】專訪台南「全美戲院」國寶畫師顏振發:「一直畫下去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