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單體女優】

在AV產業蓬勃發展的日本,從事AV影片拍攝的女優人數更是超乎大家想像的驚人。在眾多樣貌、特色各異的AV女優之中,只有極為少數的人,能夠在位階排行上佔據一席之地。她們不僅外貌、體態、演技各有千秋,更重要的,就是擁有難以被取代的魅力及氣場,聚合這些宛如天選之人般的特質,獲得片商長期合約、知名度、以及廣大人氣的迴響。這些可謂是AV業界中的菁英人士,就是所謂的「單體女優」(專屬女優),也是在這個圈子邁向傳奇的必經之路。

ADVERTISEMENT

 

第一次去拍AV的心境,我在那本筆記本裡是這樣記述的:

「一想到終於要正式拍片了,我的內心就非常不安,那會是什麼感覺呢?我能扮演吉澤明步直到最後嗎?晚上完全沒睡,雖然眼睛底下冒出黑眼圈,不過能在車上小睡一下真的是太好了。我在很久之前就下定決心。即便是赤身裸體的工作,我也會全力以赴。所以我絕對不會說出『我沒辦法』或『我辦不到』這種話,落淚什麼的也是不可能的。能否專注於演技、能否發自內心喜愛男優,我的不安來自於此。」

結果,抵達工作室時已經接近十一點。我遲到了兩個小時。那是一間住宅型的工作室,感覺就是豪華的獨棟房屋。「真的非常抱歉,我遲到了。」我們滿懷歉意地走進去,所有工作人員都和藹可親地來迎接。現場的人比想像中的還要多,而且也沒有我所預想那種AV拍攝時的苦悶氣氛,大家都迅速地行動,感覺很像是要拍攝偶像形象影片的現場,所以我還記得當時自己至此才放下心中的大石。

「總之我們先來梳化吧。」化妝師是現場唯一的女性工作人員,因為她迅速地向我搭話,也讓我覺得心裡輕鬆多了。我和那位化妝師之後也合作了好幾次,後來我才聽說,其實就在大遲到的那天,在我們到達前現場仍是一片嘩然。出道作就遲到,到底是多厲害的女優啊……類似這樣的話語。然而,大家一點兒都沒有對我們表現出那種態度,反而是因為我是第一次拍攝,所以受到眾人許多的關照。

ADVERTISEMENT

因為時間被壓縮,上午只能拍穿著衣服的形象場景片段,過了中午,終於要進行「初脫」的攝影了。為了盡可能讓我放鬆,攝影現場房間內只留下最低限度的工作人員。記得是導演村山恭助先生親自掌鏡,再來就只有音響師。我在短褲上面穿了粉紅色襯衫。操作攝影機的村山導演以十分溫柔的語調問了各式各樣的問題。

因為是出道作,所以為了介紹我還安排了一段很長的訪談。依照訪談的流程,當他告訴我:「那麼,請對著鏡頭脫掉衣服。」時,我卻沒辦法褪去衣服。我的心並不在這裡。雖然在拍攝宣傳照的階段就已經在照相機前大解放過了,不過拿平面照片和影片相比,被拍攝的感覺果然還是有很大的差異。再加上,那些影像是給觀眾觀賞的作品,所以一想到這裡,我的身體就更加僵硬,根本沒辦法脫去衣服。

因為沒有穿胸罩,所以只要解開襯衫的鈕扣就行了,但我卻無法解開鈕扣。我的手動不了。被人脫去的話還比較好。要自己脫掉給人看,這實在是……「妳照自己的步調來就好,如果覺得可以脫就說一聲。」導演這麼說。他決定等我自己脫衣服。明明意識很清醒,我卻像是身體被束縛住了那樣。在我的腦海中,「滴滴答答」地響起時鐘刻劃時間的聲音。

導演和我之間宛如進行忍耐比賽般的時間,大約經過了三十分鐘。

我得脫掉、我得脫掉,我發過誓絕對不說「沒辦法」。手指,動啊!「能拍到出道作純真無邪的樣子,真是太好了。」導演對著總算能褪下衣物的我如此說道。直到最後他都很費心。然後,終於要進行「第一次纏綿」。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必須在坐成一排的工作人員面前做愛,並且被拍攝下來。

和我合作的男優是平本一穗先生。現在他已經從男優業界引退,改當AV導演和製作人。我在筆記本上如此寫道:「和平本先生第一次見面,是在結束淋浴、披上浴袍走出去的時候。『對方是資深的男優,放心地把自己交給他就行了。』就像化妝師所說的,該說是溫柔的大哥哥嗎?是個讓人感覺像是爸爸的人。我們笑著握手,在拍攝前先打過照面。如果不靠演技就不可能產生愛情,對此我不由得感到困惑。可是,說起來這是以演員為目標的第一場表演,所以就從這裡開始吧。我不想輸給自己。絕對要演到最後,我產生幹勁了。

平本先生非常溫柔地照顧我。在正式開拍前,為了緩和我的情緒,他一直和我聊天,同時也會給我建議。這次的拍攝能讓導演說出「太棒了」這種讚美,我覺得都是多虧了他。正式上場前,我們互相擁抱,投入情感,手牽著手,一同走到床邊。」當時,平本先生大約是三十五歲左右。比起我的第二個男人──大我八歲的那個人又更加年長,雖然很失禮,但當時的我並不會把這種年紀的男性當成性愛對象。只不過,在我出道的那個階段,年輕男優還很少。

當然,隨著經常在AV中和年長許多的男性纏綿後,才讓我知道,關於性愛這檔事,中年人比較有包容力,這更容易讓女人有感覺。這或許也是如果不成為AV女優的話,就無從得知的事情。

在別的房間單獨聊天後,我和平本先生手牽手走到床邊。在那個房間裡,有導演、攝影師、燈光師、音響師、副導演等五名工作人員。即使心裡明白,但這種時刻果然還是無法保持平常心。因為無法想像做愛給人觀賞的感覺,所以一切只能交給平本先生引導。

我自己的白色針織毛衣因為很合適,所以正式上陣時還穿在身上。灰色的迷你裙是劇組準備的服裝。底下的白色短褲也是為了拍攝所準備的。平本先生穿著海灘褲般的男優短褲,再配上T恤。我站在床邊被他從後面緊緊地抱住,然後開始愛撫。我全身被來回撫摸,他的舌頭滑上我的耳朵、脖子以及後頸。然後慢慢地脫去我的衣服。

雖然我任由平本先生擺布,不過腦中只想著無論如何都不能停掉攝影機、不管怎樣都不能被喊卡。因為這是影片,我覺得也不能保持沉默,所以我一直想著要發出聲音、要發出喘息聲。不久後,全身上下一絲不掛的我,接受了AV衝擊性的洗禮。平本先生坐在床上,然後讓我坐在他的大腿上。眼前有工作人員和攝影機。我用兩手遮住胸部,膝頭閉緊,稍微坐在平本先生的大腿上。

於是平本先生從背後把我擁入懷中,讓我坐得很深,雙手抓住我的膝蓋。(咦……?)我就這樣被直接一口氣抱起來。然後,實在太大膽了,我的雙腿突然被敞開。(咦咦~!)我對著攝影機,大腿內側呈水平、張開雙腳,露出了恥部。這時耳邊響起聲音:「喏,被大家看見了。感覺如何?」剛才還很溫柔的平本先生,現在感覺就像是惡鬼一樣。在那之後,我才知道那個姿勢是AV的經典場面,不過當時的我還不得而知。

此外平本先生用自己的膝蓋固定我張開的雙腿,右手開始在陰道口愛撫。在一片鴉雀無聲的房間裡,響起了咕啾咕啾的聲音。「下面濕成這樣,妳很興奮呢。」聽到他這麼說,我簡直害羞得想去死。總而言之,現場的燈光很亮。感覺所有的光線都在照著我的胯下。即便如此,我還在內心某處想著,絕對不能讓攝影機停下來。

我關閉心門,不讓在耀眼光線另一側的工作人員身影進入自己的視野,一邊拚命地發出色色的聲音、一邊悄悄地確認攝影機的鏡頭在哪裡。那在第一次拍攝的過程中,或許就是我的極限了。從戴上保險套、挺進我的身體之後,後來的事情我都沒有記憶了。和渾然忘我、失去印象的感受又有點不同。雖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腦中卻是一片空白。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的狀況。也許是因為太過羞恥,所以為了抑制自己變得更奇怪,讓自我防衛本能起了作用。

就這樣,第一天的拍攝結束了,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比起成就感或充實感,我覺得現場能毫不拖延地進行工作、第一次的纏綿也沒有中斷,最後能夠聽到導演說OK,老實說真是太好了。與此同時,雖然羞恥到停止思考,不過我並沒有被粗魯地對待、也沒有被人做出意想不到的變態行徑,我覺得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就能繼續拍下去。

無論如何,畢竟簽的是十二部作品的契約,至少還得再拍十一部。「沒問題,我可以的。」因為心中浮現出這種感覺,我也覺得放心了。回程的車上,T先生對我說:「導演打包票,說這孩子沒問題喔。」我抱著有點幸福的感覺被送到家,之後的事我又記不清楚了。

果然是累了吧?只在車上小睡片刻就隨即面對第一次的拍攝,在緊張不斷的一天結束後,我酣睡如泥。隔天一早,我便神清氣爽地醒來。

 

本文節錄自《單體女優:獻給AV的16年》

・作者:吉澤明步

・出版社:瑞昇

・出版日期:2020/07/20

・更多書籍資訊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