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點擊標題,就可以直接看到官網上的作品介紹喔!)

 

ADVERTISEMENT

Koichi Kurita(Japan),Soil Library / Niigata,2012,里山現代美術館

一進去你便會被這整面無數整齊擺放著的小罐子所吸引,罐子裡裝著不同顏色的粉末,照色漸層序排列,細看之後你會發現在罐子上貼著越後妻有各地的地名,這時你才會驚覺:這是越後妻有的泥土。

這件作品名稱中文可以譯《土壤博物館-新瀉縣》,首展於2012年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今年你可以在里山現代美術館裡面看見。Koichi Kurita跑遍新瀉縣各地收集了超過570種不同的土壤,分類貼標,並把它們裝進小玻璃罐裡。

ADVERTISEMENT

這就是土地,它孕育這裡所有的事物,但我們從來沒有發現它這麼多元、這麼美,我們似乎可以用一個更視覺的方式去重新感受它,並進一步思考人類與土地的關聯。

這件作品非常受到歡迎,看過的人都會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在很多不同的地方都被重新展示過,而且藝術家也會依據不同的空間設計出不同的展成形式,在瀨戶內海藝術祭也有展出過喔!

 

Eri Kurimura(Japen),2000,Tsunan Mountain Park

睡在柔軟的草地上,天空就是我的屋頂。這不是在詩裡面才會出現的情境嗎?這位Eri Kurimura竟然把這麼詩意的情境化為現實。

你會在一條小徑的末端與面對池塘的地方看見這件作品,Eri Kurimura用土堆砌了一個像床一般的平台,鋪上柔軟的草皮、安放一個以大理石製成的枕頭,躺在這張綠床上面你可欣賞湖水,享受微風輕拂,與被藍天覆蓋、綠意包圍的全新感受。

是不是也很想躺一下呢?

 

Jenny Holzer(USA),2003,Matsunoyama Kyororo

接下來要介紹小編最喜歡的作品啦!

當你漫步於靠近Kyororo自然科學館的森林裡,如果你夠仔細的話,你會發現在這條大約1800公尺之長的道路兩旁,尋常的風景有些不尋常之處,似乎有位早已認識你的人知道你會經過這裡,因此他在石頭上寫下想對你說的話,就像愛麗絲進入洞穴後被上面寫有「吃我」的小蛋糕所吸引。

Jenny Holzer的作品總是與閱讀、文字脫不了關係,讓我們在不同的空間裡閱讀,感受文字本身美感、文意、地景等等交融在一起的美感。小編強力推薦阿~!

 

 

下一頁  能想像一公分不到的小蟲,變成等人大小 ?

 

 

 Norihisa Hashimoto + scope(Japen),2006,Matsunoyama Kyororo

這是否也太嚇人了阿!是回到侏儸紀時代嗎?每一隻昆蟲被放大成跟人一樣大

Norihisa Hashimoto花了一年的時間蒐集越後妻有當地的昆蟲,並放大成跟人一樣的大小,原本我們裸視不能夠看到的部份,例如蝴蝶身上細小的鱗片或是蜻蜓翅膀上透明的紋路,如今在我們眼前一覽無疑。

這件作品無疑地又再次喚起我們對生活小事的感覺,我們能再次用一種欣賞的角度,好好觀看日日守護著越後妻有的昆蟲們。

 

Richard Wilson(England),2000,Nakasato Toriyama

 Richard Wilson是一位著迷於建築結構的藝術家,這次也想要玩弄建築。他將他在英國宅邸轉化為鋼骨結構,然後依照地球表面的弧度平行移動到越後妻有,因此房子幾乎是倒置的狀況,讓人感到從地裡突然冒出一龐然大物的錯愕感。

這件作品坐落於Nakasato 高中前,與紅色的牌方形成鮮明的對比。

 

Tobias Rehberger(German),2003,Matsudai Jyoyama

「整個森林都是我的圖書館」,感覺可以請桂綸鎂代言了!

這是一間被建置在深山裡的圖書館,極為隱密,只能穿越重重樹林步行到達,裡面安放的長凳、書櫃、椅子皆適用防水材做成的,樹上掛著燈,讓你二十四小時都可以造訪,書櫃中的書籍皆是翻譯成日文的德國文學作品。

這些艱澀的德國文學與思想通常被比喻為深林(deep forest),Tobias Rehberger的想法是打造一個通往困難事物的通道,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前往與探索這片森林。而Fichte是一個德國文學家的名字,但同時也是一種樹的名稱。

 

結語

這些作品其實都非常平易近人,就是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去旅遊與欣賞,但小編覺得這些作品最特別的地方在於,這6件作品的靈感都是來自越後妻有的文化與自然,在旅途中,我們可以帶著藝術家特別的視點去觀看這片土地,相信各位型男們一定會收穫滿滿。

 

【延伸閱讀】

說走就走!現在到日本賞楓還來得及

【暑假去哪玩】今夏盛典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錯過你要等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