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的不對焦,色彩更飽和真實

Mark borthwick

出生於倫敦,後來搬到紐約生活,Mark borthwick追尋自由、自然的攝影風格,除了問世於時尚圈,更在攝影產業佔有一席之地。年輕時期沉迷於地下俱樂部,熱愛龐克音樂,當時的年輕人嚮往著亮眼、妖嬌的裝扮與妝容樣貌,喜愛成群尋歡作樂。

ADVERTISEMENT

當時Mark borthwick在某機緣下,開始替樂團表演者化妝,更當起了攝影師,也因為這份工作,讓他結交許多音樂圈的朋友。後來,他開始在指標性雜誌當攝影師,一腳踏進時尚圈,爾後和時裝設計師結婚,在紐約開啟新的生活。 

他的攝影風格重視自然光,喜愛使用粉色、紫色的背景,善於捕捉一些片段但美好的瞬間,像是孩子打鬧的瞬間、特殊的動物表情動作,水窪反射、大樹林蔭的畫面等等。

ADVERTISEMENT

他喜歡簡單自在的工作模式,不特別需要造型與化妝師,一且講求自然。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他有時候會採取「特意不讓鏡頭對焦」的方式,產生一種朦朧又具備濃厚色彩的風格,完美呈現最自然且獨具個人特色的作品。對他來說,自然光就是最美麗的光線來源,也能呈現景物最真實的樣貌。

 

#人像攝影是最捉摸不定的

Hideaki Hamada

來自日本的Hideaki Hamada,由於自身對於攝影的興趣,從高中開始摸索,現在已是一位專業的底片攝影師。對他來說,底片機的魅力在於當你按下快門後,沒辦法立刻知道這張照片拍得如何,同樣的,攝影者會擔心這個作品是否有拍成功、看起來無技巧?因此,你會全心全意的掛念著那捲底片,也就凸顯了拍攝底片的樂趣。

他也坦言,是從兒子出生後,才對於拍攝的作品有著更深切的觀察。「小孩的行為總是令人難以掌控與捉摸」,因此捕捉他們動作的瞬間就更顯有趣且多變,還能凸顯他們的生活樣貌。他在拍攝時會保持旁觀者的客觀態度,不站離太遠或太近,僅是靜靜在一旁紀錄。

因為拍攝人像總是有趣、充滿驚奇,透過觀景窗看的世界,才是最真實的反映。

下一頁,台灣的攝影新秀,你不能不認識!

#攝影反映社會,呈現最真實樣貌 

Jerry

這位來自台灣的Jerry洪立愷,在IG上擁有2.8萬多的追蹤人數。以「小人物大城市」為創作標籤,更邀請大家一同分享日常生活的真實樣貌,這個hashtage至今已累積一千多張相片,為數不小。

他的作品大多記錄著社會上的樣貌,喜歡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並記錄這個世界,不單是捕捉對生命的感動,更保存了一些不曾被注意的角落。身上的底片機是他阿公留下來的,對他來說,底片機也好、數位相機也罷,它們僅是傳遞的媒介,捕捉美好瞬間才是攝影的重點。

不單是攝影,他也從事一些平面的設計。「攝影牽涉的層面很廣,能做為社會的借鏡,也能從中看到許多未曾注意卻著實在發生著的片段」是他一直依循的信念。

 

#詭譎風格更富故事性

Ulia

崇尚詭譎、科幻風格的Uila,善用底片講述故事,帶有著平實卻又令人流連的作品,充滿濃厚情感。她喜愛藉由照片來闡述一個一個劇情與故事,更留有想像空間,讓讀者能編想一個一個的故事。

她的作品場景常常在漫畫和現實中交錯,再透過音樂營造緊張且緊湊的氛圍,讓一系列的影像成為一篇篇故事。「起初是想快點看到拍攝成果,但又因為不想浪費任何一張底片,才開始使用連續性的畫面,連著播放後便成為一篇一篇故事。」 

她尤其喜歡取景於廢墟,因為這些和科幻電影場景有異曲同工之妙,似乎與世隔絕,感覺時間停留在前一個人離開的瞬間。再說,無論是生鏽的器具、斑駁的斷垣殘壁,都是歷經歲月的痕跡,似乎有著說不完的故事。

為什麼一定要符合大眾美感,有著價值才值得被保存,無論是廢墟也好、古蹟也罷,這些都是文化的保存,也都有留下來好好愛護的權利。

最實用的穿搭、健身、髮型教學,看《MF變型男》LINE@ 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