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寬朗就是其中一個這樣的年輕人,今年已經38歲的他,夢想是成為一名紀錄片導演,為了實現自己的電影夢,他在日本的《新新》紀錄片雜誌擔任免費編輯,工作是協助雜誌的採訪與撰稿,用實習的方式為自己的紀錄片夢打好基礎。因為實習完全沒有收入,佐藤必須再尋求一份兼職以求溫飽,於是他在電視台擔任兼職的助理導播。

/▲年輕時的佐藤,自小成績優異,對人生充滿了希望與夢想。

在媒體業兢兢業業、疲於奔命,但佐藤遲遲沒有等到屬於自己的逆轉契機,就已經先被現實所打垮。他認為的自己是「為了追求夢想而拚搏的青年人」,但是在旁人的眼裡,他就是一個靠年邁父母供養、無法自立,也完全沒有任何交女朋友、結婚等人生希望的、徹徹底底的LOSER!

/▲不只處境像魯蛇、連外表都魯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佐藤寬朗。

ADVERTISEMENT

這一天,72歲的父親無預警的被公司開除,連遣散費都無法拿到,年老的父親往後也只能利用微薄的老人年金生活,無法再繼續供養佐藤。

「媽媽覺得既丟臉又羞恥,好想上吊自殺!」佐藤的媽媽完全不能夠理解他想追逐夢想的決心,不斷用惡毒的話語試圖激勵佐藤,但1000日圓(約台幣268元)都沒有的他,往後要面對的不只是父母親先前提供的龐大生活費如何償還、還包含之前欠繳的稅金、健康保險,累積起來的債務超過100萬日圓(約台幣26萬)。

/圖片來源
▲年邁、失業的佐藤父親

/圖片來源
▲對佐藤徹底失望的母親

 

下一頁看佐藤寬朗如何反轉魯蛇命運!

由於父親失業,接著而來的就是龐大的經濟問題。佐藤的父親再也沒有辦法完全供應佐藤日常生活中的所有支出,因此之後必須逼迫佐藤搬離家中,另外尋覓住處,如此一來,除了距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遙遠之外,佐藤還必須面臨到自己有可能會流落街頭、淪為遊民的困境。

人生陷入愁雲慘霧中的佐藤,靈機一閃,改而將攝影鏡頭拉到自己身上,用紀錄片的方式拍攝自己不堪入目的悲慘生活,被家人唾棄、沒有錢、沒有自信,全部的魯蛇特徵都在鏡頭前展露無疑,也讓觀眾從真實案例中目睹到現今日本年輕一代,真正存在著的社會問題。

來看「魯蛇自拍秀」電影前導預告片

ADVERTISEMENT

現在日本人們面臨到大學生人數過多,由於高階管理者都由較年長者搶先卡位,因此造成了日本求職困難,目前找不到正職而淪為打工族、派遣工者約有1881萬人,這些人領著微薄的薪水,根本無法承受動輒百萬日圓的租屋,因此只能夠窩在家中足不出戶、更慘的還有被家人趕出門,選擇蝸居在一日1000日圓(約台幣268元)還有飲料可以喝的網咖,變成了「網咖難民」

佐藤寬朗憑著這部由他自己導演、自己成為主角的「魯蛇自拍秀」紀錄片,得到了今年度的芝加哥國際電視電影優異獎,同時,他在父親失業後,也決定要停止像「義工」一般的無酬實習生活,而選擇搬出來住,嘗試開始新的人生。

/▲佐藤寬朗搬出家裡,開始學習自立,但已經年屆40的他,人生最黃金的年代早就已經過去了。

常常有人說,今日日本、明日台灣。在社會結構與日本越來越相似的情況之下,雖然不確定日本年輕人所遭遇到的悲慘命運,會不會在台灣重演,但至少現在的台灣還尚未出現這樣的問題。看完了佐藤的故事以後,有沒有覺得自己其實存活的非常幸福呢?人生還是充滿希望的,我們也不會永遠當魯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