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際關係跟不安全感的故事有了快樂結局,但尋求別人認可的心態,遠遠不只是穿上適當的舞會禮服或一張史泰博的證書,就能得到滿足和肯定。你一直需要別人的喜歡、要別人認同你的決定,以致你把自己與生活都扭曲成死結,守著令你痛苦的事業、友誼或婚姻。

目前的限制性信念:大家會怎麼想?

翻轉:我的快樂比別人怎麼想更重要。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跟大家分享凱薩琳( Katherine)的故事。她從愛爾蘭找上我,她是一名成功的廣告公司主管,但她的婚姻並不美滿。她說:「我這輩子都在做我認為我該做的事。念愛爾蘭最好的大學,並拿到碩士學位。去了倫敦,交到男朋友,然後訂婚,但我們倆根本不適合,卻把 30 歲之前該做的事全都做完了。」

她的婚姻很快便走上歧路。儘管如此,她用盡一切辦法挽救婚姻,還做了半年的婚姻諮商。她描述他們的婚姻是「愛爾蘭式離婚 」,她解釋道:「我丈夫在英國,我回到愛爾蘭的家。」她表示,在愛爾蘭,她的朋友們沒人離婚。即使她很想離婚,但只要想到大家不會喜歡她的決定,就不敢動彈。她跟媽媽提起結束婚姻的念頭,她母親說:「那妳可憐的孩子們怎麼辦?」謝啦,凱薩琳媽媽,這句話狠狠刺傷了她,就這麼過了2年。所以這些年來凱薩琳的焦慮與不安全感交織在一起。

引起焦慮的原因有兩個:

  1. 你從來都不曉得如何是好,唯一的行為準則,就是確保不會惹任何人不高興。
  2. 焦慮來自你明確知曉你沒有對自己誠實,而活在謊言裡令你焦慮,因為你認為一旦真相浮上檯面,就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每天起床,就是扮演好角色,可能是好女兒、好妻子或勤奮的員工,但你怨恨你的生活,這不是擊掌的人生,這本身就是地獄。如同凱薩琳,她應該做什麼樣的人,每個人都有意見:她的母親、朋友、天主教教會、愛爾蘭這個國家。他們寧可她維持婚姻關係,也不要她離婚追求幸福快樂。因此有6年時間,她想要離婚,卻守著痛苦的婚姻。她活在謊言中,以換取別人的認同。

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凱薩琳說:「某一天夜裡,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這時我想通了,只有我一個人會在夜裡承受壓力給我的痛楚。我在乎別人怎麼看我,但誰都不會在晚上來幫我蓋被子、關心我的痛苦。他們沒有幫忙我熬過這些日子,我又何必在意他們怎麼想?」隔天他們一起去看心理醫生,醫生請凱薩琳和丈夫想像兩年後的生活。醫生讓兩人分開,沒讓他們站在一起,說道:「這代表你們離婚後的生活」凱薩琳開始落淚,想著她的母親和朋友會怎麼想。

然後,心理醫生請她站到丈夫旁邊。醫生說:「想像兩年後你們仍然是一對夫妻。」凱薩琳細細思索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如果繼續守著丈夫會怎樣?她開始歇斯底里地啜泣,當場請求離婚。當凱薩琳認同自己、喜歡自己的人生,可能會惹毛媽媽、孩子、朋友、教會、甚至是愛爾蘭這個國家,但至少她很快樂。 

做符合你需求的事一開始會很難,可能會引來別人的訝異或閒言閒語,但那又如何。你現在的生活很苦,別人早就在講你的八卦,你已經不快樂了。面對自己的內心,唯一會失去的是他人的意見、困住你的悲慘工作或感情,但隨著那些事物帶來的沉重壓力消失,你會得到自由、快樂,最重要的是,你會更加堅實自信,因為你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如果凱薩琳的故事,啟發了你,讓你開始認真檢視自己的生活,在此提供一個簡易的判斷標準,讓你知道是否有把自己擺第一:當你不想跟伴侶、朋友、生活形態、工作、情況擊掌,就代表該是改變的時候了。在任何時刻,只管問自己:「這是我想要擊掌的對象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你有一個選擇:努力改變它或終結它,為新的事物挪出空間。

調校心態

一個改變可以打開無限的可能性。

自從離婚後,凱薩琳的生活可以說是全方面的改變。她不只離開了失敗的婚姻、敲定了一個很棒的新事業機會,還買了房子。她告訴我:「 2 年前,我下床的唯一動機,是要讓孩子們吃飽、換衣服、送他們上學。現在該是照顧自己的時候了。我每天起床會去運動,跑一下跑步機。現在的我在學習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回想過去的生活,我很訝異以前怎麼沒這樣做?」

她以前沒有這樣做,是因為她不知道如何以自己優先。人們想要融入群體的需求、想要得到認同的渴望,已經深入內心,很難意識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受到多麼強大的控制。

改變永遠始於小事,例如:每天早上起床,就對著鏡子跟自己擊掌。當你改變對自己的看法,以及給自己的待遇,全新的可能性便會為未來的你敞開。這始於正視你的存在,將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位。小小的改變,會在生活中的每一個領域啟動雪球效應。就像凱薩琳說的:「我終於覺得我在駕馭自己的人生。」

本文節錄自《調校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