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溫德斯在第一次欣賞碧娜鮑許演出後,就大為驚艶而主動提出合作,碧娜鮑許欣然同意,讓文溫德斯開始苦惱該如何呈現她既澎湃又極具生命力的舞作,說道:「當我開始思考要如何拍攝她的舞蹈劇場,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她的東西很特別,必須用很特別的方式拍攝,我覺得以我的電影技術還無法企及,後來我告訴她,3D就是我的解答,解決了攝影機如何掌握舞者的空間。」當他找到以3D拍攝這個解法,電影準備開拍之際,碧娜鮑許卻不幸因病逝世,原本瀕臨放棄邊緣的文溫德斯改變方向,請德國烏帕塔芭蕾舞團成員演出碧娜鮑許最著名的4齣舞作《春之祭》、《穆勒咖啡館》、《交際場》、《滿月》,片中穿插碧娜鮑許本人的珍貴畫面,片商也特別引進2D、3D版本同步上映,讓影迷依照喜好選擇。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為拍出世界首部3D藝術電影 文溫德斯想求救詹姆斯卡麥隆

德國名導文溫德斯對紀錄電影極富熱情,擅長紀錄各領域的大師級人物,曾拍出《尋找小津》、《樂士浮生錄》、《城市時裝速記》等名作,但即使經驗豐富,這還是他首次挑戰以3D技術拍攝紀錄片,自發想到籌備近20年,文溫德斯坦言:「這是非常巨大的挑戰,因為沒有人熟悉這種技術,我們在2009年開始拍攝,當時《阿凡達》還沒上映,所以就算我有詹姆斯卡麥隆的電話號碼,也沒辦法打電話給他求救。那時候《阿凡達》還是一個傳聞,大部分上映的3D電影都是動畫,沒有真人電影。但我確信3D是舞蹈的理想語言,如果沒有它的到來,我們就不會開拍這部電影。」文溫德斯在多年後透露,當初若非卡麥隆率先帶起3D電影風潮,他的《PINA》很可能沒辦法成功進戲院放映。最後《PINA》成果令全球影壇震撼,更橫掃各大影展,不但是世界首部的3D藝術電影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項,更獲得歐洲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德國金像獎最佳紀錄片肯定,成為影迷與舞迷心中難以取代的經典。

文溫德斯稱隔行如隔山 在現代舞大師碧娜鮑許面前宛如“文盲”

現代舞蹈家碧娜鮑許自擔任德國烏帕塔芭蕾舞團的藝術總監後,在舞作中屢屢打破所有既定框架與刻板印象,被稱為「舞蹈界的革命家」、「現代舞蹈皇后」,舞團中的舞者不限年齡身材,高矮胖瘦、男女老少齊聚一堂,在表演中舞者能夠說話、唱歌,並且展現屬於自己的個性,讓每齣舞作更加有血有肉。這也讓文溫德斯謙虛地說:「作為電影導演,我們自認在表演上已經是個專家。然後當了解碧娜鮑許之後,你意識到有一位真正的專家,她以我們從未開始理解的方式超譯肢體語言,她能夠看到我們從未理解過的層次,為我們上了一堂謙虛的課,意識到自己在一個你認為自己是專家的領域是個文盲。對我來說,這是我從碧娜那裡學到很好的教訓,這也是我想拍的原因之一,這部電影的誕生,是因為我看到她比我們懂的還多得多了。」受到碧娜鮑許啟發,文溫德斯將舞者帶出劇場,將開放環境化為劇場舞台,貫徹碧娜注重自然元素的想法,完整傳承其精神。《PINA》10周年數位紀念版2D、3D版本於6月3日同步上映。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電影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