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上雖無說明文字,但太夫可能為了教育禿,對客人提出這樣的請求: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那個禿叫做小綠,我想教她男女之間的性事。您能幫幫我嗎?」

當然,有憤而拒絕的男人,就一定有害羞但願意配合的男人。接下來的情景,就如圖41所示。對男人來說,實在是「又開心、又羞恥」,快感一口氣往上衝,舒服到全身後仰。

另一邊,禿卻撇開視線不好意思看。此時,太夫便會開口斥責—

「看進去,認真看!」

應該就是這樣的情況吧。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雖然圖41是較為誇張的春宮畫,但禿應該經常接受類似的性教育,也經常在相似的場合學習性技巧。

為了學習高超的床技,所有遊女都必須接受性技巧的訓練。所謂高超的床技,指的當然是出色的性技巧。但是對遊女來說,除了學習如何讓客人在性方面得到滿足以外,怎麼讓自己不容易累,也是學習的重點之一。

遊女一天要接待好幾位客人。特別是輪流接客的時候,就像車輪戰一樣,不得不連續接好幾位客人。如果自己容易疲累,面對男人時,就會開始敷衍了事。

京都島原遊廓的樓主,奧村三四郎在他的著作《祕傳書》(寬永末年左右)當中,曾提到當遊女困倦想提早就寢,卻又不得不接客時所使用的祕傳技巧。首先她會盡量勸酒,等到客人醉倒之後,就馬上把客人拉到床上—

此時務必持續強攻。所謂持續強攻,就是緊縮肛門,左右搖晃身體讓陰莖立刻插入。只要縮緊肛門,玉門亦會夾緊。藉此使精液盡早洩出。只要這麼做,客人很快就會射精,然後直接入睡。此時,自己就能輕鬆就寢了。

—根據書中內容,讓喝醉的男人馬上插入,然後一口氣縮緊肛門。肛門一縮緊,陰道也會跟著縮緊,毫無抵抗力的男人就會立刻射精,接著不省人事。這麼一來,自己就能睡個安穩的好覺了。

在這本書中,還記有「玉門乾燥之事情」這一項。內容提到陰道不夠溼潤時,就把紙放到嘴裡咀嚼,透過咀嚼,能讓紙吸飽唾液。之後,當男人即將插入陰莖之時—

應從口中拿出紙,用手指捏住,將水分擠入玉門當中。要保密、要保密。

—也就是說,用手指將吸附在紙上的唾液擠出來,用以溼潤陰道。不過,務必對男客「保密」。

雖然該書出自島原遊廓的祕傳,但相信吉原的狀況應當相去不遠。

另外,遊女也被教導不能太過敏感。如果每每和客人之間的房事都能高潮,身體很快就會疲憊,無法再接其他客人。

《難波鉦》(延寶八年)是以大阪的新町遊廓為背景舞台寫成的書籍,書中提到—

用以侍奉之身,若如尋常女子,每每力氣散盡,則非長久之道。

—這裡的侍奉指的是遊女這份工作。力氣散盡,就是相當敏感的意思。確實,遊女若在接客時太過敏感,身體是撐不下去的。

四國女郎屋主人的著作《江戶性愛術》(寶曆九年)一書也提到—

女形應記住,盡量不顧慮、不耗費太多力氣。

—「女形」是遊女的別稱,而這邊的「顧慮」指的是感覺。正是再三叮嚀遊女,若什麼都去感覺,一定會弄壞身體。

但是,如果遊女看起來毫無感覺、過於冷淡的話,客人也提不起勁來,一定會覺得相當掃興。

因此,遊女就必須配合演出。在戲作《傾城色三味線》(江島其磧著,元祿十四年)一書中,島原的遊女便嶄露了高超的演技—

她在床上發出虛假的呻吟,雙眼迷離,束髮散亂,連枕頭都歪至一旁,她蜷曲腳趾,雙手抱緊男人,喘息凌亂,……

—床上的男客以為自己靠著陰莖和性技,讓遊女達到「高潮」,應該相當驕傲又滿足吧。

在演技當中,又屬「哭泣」特別重要,也就是呻吟的技巧。

在戲作《娘太平記操早引》(曲山人.松亭金水著,天保十年)一書中,便有此敘述—

娼妓們都說哭得好,客人就多。

—遊女若能發出令人心癢難耐的甜美呻吟,就能迅速竄紅,使客人爭相成為她的入幕之賓。

在圖42當中,這位正與遊女共度春宵的男子一邊動作、一邊抒發胸中激動的情緒—

雖聽聞汝以叫床聲聞名,沒想到竟然比這兒的味道更加美妙,實是令人按捺不住。

—如此這般,遊女在床上的呻吟聲,似乎也是男客評價遊女的重點。男人說的這兒,指的就是女子的性器。

戲作《取組手鑑》(關東米著,寬政五年)一書中,有一位名為花粋的遊女在接客時的呻吟聲,傳到了隔壁房間的男客耳中—

「花粋小姐燃燈時,總會發出樹鶯般的嬌啼聲,真令人羨慕啊。」

—如此這般,書中描述了客人評論遊女叫床聲的情景。「燃燈」就是性交的意思。花粋的呻吟聲想必相當令人驚心動魄。

吉原妓樓雖然相當豪華壯觀,然而只要是木造的建築都有一樣的問題。走廊和房間之間僅一扇障子51相隔,房與房之間也只以一扇襖52相隔,因此床笫之歡時,只要音量稍大,隔壁房間和走廊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節錄自《吉原花街裏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