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歷史長河之中,吉原曾經一度更改所在地址。 元和四年開業之時,遊廓起先的座落地點,其實位於現今的東京中央區日本橋人形町附近。一聽到中央區日本橋人形町,一般人可能直覺想到「咦,那遊廓不就在江戶的正中央?……」,然而那是以現代地理位置來感覺的結果。

當時,遊廓的所在地在海岸附近,是一塊蒹葭(即蘆葦)蒼蒼的溼地,可謂一片偏僻的荒原。有一說認為這就是吉原名稱的由來3。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當時的江戶仍是一個占地不大的城市,吉原開設之時,正坐落於城外的偏僻之處。然後約莫四十年後,幕府命令吉原搬遷,當時指定的搬遷地點是淺草寺後方,地點一樣相當偏僻的千束村,也就是現在的台東區千束四丁目。

至於搬遷的理由,表面上是因應江戶城擴張而產生的都市計畫,當時咸認在繁華地段設有遊廓,將不利於都市發展。

然而事實上,是因為這處溼地已被民間業者開發完成,發展為相當成熟的市區地段,所以活生生地被幕府奪走了。

雖說如此,吉原遊廓仍然乖乖遷移到偏僻的千束村,並於明曆三年(一六五七)重新開始營業。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也因為如此,一般會將開業當時的吉原稱為元吉原,而遷址之後的吉原被稱為新吉原。但是普遍來說,只要提到吉原,通常都是指涉新吉原。

本書也一樣,僅以元吉原和吉原來區分,除非特殊情況,否則不會使用新吉原這個名詞。在吉原三百四十年的歷史當中,元吉原的時代僅存續四十年左右,並且幾乎沒有留下元吉原相關的歷史資料。

其中最大的原因,應歸咎於明曆大火。發生於明曆三年的這場大火,不僅讓江戶城的本城慘遭祝融,也幾乎將整座城市化為灰燼,當然,元吉原亦因此付之一炬,當時的書冊資料,也大多被這場大火燒毀了。

不過,明曆大火並非吉原遷移的主因。早在明曆大火之前,幕府就已頒布了吉原遷徙的命令。

順帶一提,若日本政府在未來針對日本橋人形町一帶再次進行大規模開發,或許可以挖掘出元吉原的遺址及殘跡。

圖3是元吉原的市街樣貌圖。這是現存唯一一幅描繪元吉原樣貌的史料,收錄在《吾妻物語》當中。這本見聞錄出版於寬永十九年(一六四二,德川第三代將軍家光在位之時),當時正是元吉原的時代。

圖4和圖5也都是《吾妻物語》一書中收錄的插畫,是繪師根據元吉原的所見所聞描繪而成。這也證明這兩張插圖,並非來自於後世繪師的憑空想像。

看到這些插圖,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應該都是「遊女的生活看起來相當簡單樸素」吧。

在圖4當中,描繪了禿、太夫、遣手婆、看熱鬧的路人、地方鄉民和東男4等人的市井樣貌。

圖5則是宴席場合,除了描繪東男、禿和遣手婆的席上姿態,還能看到宴席後方的一大批遊女。

元吉原的時代背景是江戶時代初期,而遊廓是繁華的娛樂場所,因此生活在元吉原當中的遊女,以庶民的眼光來看,在食衣住各方面,應該都比一般人來得奢華鋪張。然而,實際的情況卻如圖4和圖5所示,似乎與想像相去甚遠。

由此可知當時人民生活水準低落的程度,社會整體處於貧困狀態。

圖6是風俗考證專書《骨董集》(山東京傳著)中收錄的插畫。《骨董集》雖完稿於文化十年(一八一三),此圖卻是臨摹自萬治二年《私可多咄》一書的插畫。而原圖繪師身處的時代,正是元吉原還在的時代。

同書中,〈舊吉原的雨中景況〉一文提到—

很久很久以前,江戶的遊女居於名為葭原之處。這裡的遊君在遇雨難行之時,讓腰纏轆轤繩的小廝背著來來去去的樣子,令人興味盎然……

根據上述描述,元吉原時代在遇雨之日,遊女若需由妓樓前往揚屋,會讓年輕男僕從背著前往。

此一風俗也顯示了當時樸實的遊女風情。

現代人眼中的吉原遊女形象,都來自於浮世繪或錦繪上所描繪的樣貌。由此可知,一般人對吉原風俗的理解,都來自江戶後期的史料。如果習慣了江戶後期那個繁華的吉原風情,應該會驚訝於元吉原時代的質樸樣貌吧。

為了方便參考,圖7列出了吉原三百年間的時間軸:

《吾妻物語》一書當中,詳列了元吉原當時的遊女人數。

太夫 七十五人

格子 三十一人

端 八百八十一人

合計總共九百八十七人。

另一方面,遷址再開業的吉原(新吉原),其遊女人數記載則可見於戲作《傾城色三味線》(元祿十四年)一書。

太夫 五人

太夫格子 九十九人

三茶 四百九十三人

梅茶 二百八十人

五寸局 四百二十六人

三寸局 四十四人

並局 超過四百人

合計超過一千七百五十人。

吉原遷到千束村之後,不僅遊女的人數增加,階級也開始愈來愈細分化。由此也可以看出吉原在遷移之後,發展得比過去更加繁榮。

最主要的理由在於新吉原開放客人過夜。因為吉原開始可以在夜晚營業,客人也得以一整晚流連於溫柔鄉中。

元吉原時期由於禁止過夜,客人僅能在白天尋歡。即使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如果一家風俗店只在白天開門,晚上不營業,客人光臨的狀況自然會有所侷限。畢竟,喜歡在夜晚造訪風俗店尋歡的客人壓倒性地多。

遷到千束村之後,吉原遊廓作為江戶唯一一個可以尋歡作樂的風月場所,也開始了前所未有的繁榮盛況。從早到晚都有許多男人聚集在此,特別是夜晚的吉原,更可謂是燈火通明的不夜城。

到了元祿時期(一六八八~一七○四,五代將軍綱吉在位之時),吉原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全盛時期。

然而,即使是全盛期的吉原,也和現代人在時代小說、時代劇或電影裡面看到的吉原有相當程度上的不同,這個部分將於後續章節詳述。

節錄自《吉原花街裏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