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組織、團隊中有歸屬感,認為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身為主管卻缺乏歸屬感時,就會感到孤獨。當主管因為部屬不願意接受自己的想法,或不接受建議而感到孤獨時,如果主管只覺得「就算會被部屬討厭,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當個主管就是需要有被討厭的勇氣」便說服自己釋懷,那麼周遭的人可就要傷腦筋了。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要是部屬還能向主管提出異議,那麼即使主管是上述這樣的人,組織運作功能尚稱健全。想法得不到肯定,所以才會覺得孤獨。或許有些主管嘴上說自己孤獨,但實際與部屬的相處卻沒有那麼糟而那些看起來很堅強的主管,反而心裡很想得到部屬的認同。要是主管沒察覺到自己有錯,也沒有被人指出錯誤,那麼對組織、團隊而言,這可就是個不容小覷的問題了。

 

會感到孤獨的,其實不只有強勢的主管。不管做出什麼決策,反對的人就是會反對。十分在意部屬如何看待自己的主管,更要盡力做出正確的判斷,不能老是擔心部屬對自己的看法而讓步。軟弱的主管固然不能為了迎合部屬而得過且過,但他們還是會認為「既然會被抨擊,那我不要做決策好了」。這時「孤獨感」就派上用場了。只要感到孤獨,主管就不會想積極地扮演好主管的角色

一出手就要精準明快地決策,或許的確有難度,但只要不怕失敗,學會明快地指揮若定,就能贏得部屬的信任。即使是主管,犯錯仍在所難免。不懂得徵詢部屬意見,一意孤行的結果,判斷就可能會失準。因此,主管不能是只顧獨善其身的人除了主管心中感到孤獨,當主管被孤立時,組織團隊的運作就會停擺。要避免被孤立,就要從部屬下手,換言之,要用心傾聽部屬的意見

廣告 - 內文未完請往下捲動

 

不得不接任時,該怎麼辦?

當你覺得當個企業接班人很痛苦,卻又不得不承擔時,該怎麼辦? 

這要從兩個觀點來思考:

從企業的部分思考

企業接班之後,身為一個企業領袖,要解決工作上遇到的煩惱,就像是在考慮對目前住的房子有哪些不滿意,該怎麼裝修一樣,住處本身並不會變;覺得當個企業接班人很痛苦,卻又不得不承擔的人,就像是在考慮要從現在的住處搬到其他地方一樣。倘若這時斷然選擇不接班,那麼人生當然就會變得和以往的規劃很不一樣。

要不要接班,很多時候恐怕不是當事人自己可以決定的。但既然要考慮,就要從「把不接班當成一個可能選項」開始起步才行。奧理略其實想當個哲學家,但他生在帝王之家,便選擇接受了自己的命運,全心投入皇帝的工作。對於生在現代的人而言,當個企業接班人絕不是「命中註定」。

 

天底下沒有什麼事「非我不可」。優秀員工屆齡退休,對公司固然是一大損失,但絕對有人可以補位。企業領袖也一樣,接班人絕不是「非我不可」。前文提過,主管不需要是巨星,也不必強勢,畢竟公司需要的是「主管」這個角色,而不是強勢的人。

 

從自己的角度思考

每個人都要活出自我,否則人生就沒有意義。即使是很早就確定為接班人,各界也都期待準接班人上任,但接班人的壓力也不用太大,沒有必要為了別人的期待而犧牲自己的人生。我認為,相較於滿心盼望著盡早接班的人,那些會煩惱自己為什麼非得接班不可的人,實際上任後,較能成為傑出的領導者

我的朋友從小就被寄予厚望,要他接下祖父創辦的家族醫院,可是一開始他並沒有進醫學院就讀。不過,後來他又重新考進醫學院,並決定繼承家族醫院。我不清楚當年他經歷過什麼樣的心境轉折,但我知道他後來成了熱心的社區醫師,只要病人有需要,不論假日或深夜,他都願意出診。要是他一開始就平步青雲地當上醫生,或許就不會這麼熱心投入工作了。

 

話說回來,企業真的是「非得接班不可」嗎?如果抱著自願接班的心態面對,就不會覺得痛苦。那麼究竟要怎麼培養這樣的心態呢?接下來就讓我們再來想一想主管該有的樣貌吧。

 

本文節錄自《岸見一郎談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