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自由選擇的意志

勇敢的舉動,必定包含有意識且深思熟慮的決定。巴瑞上尉自願到空軍服役,並選擇當戰鬥機飛行員,他是在有意識地選擇下,將自己置於險境,這同樣也適用於道德勇氣。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捍衛自己的價值,冒著個人遭受傷害與身敗名裂的風險,就是為了改善他人的處境;當然,他不僅展現出非凡的生理勇氣,其道德勇氣更是啟發同世代與後代子孫的緣由。

ADVERTISEMENT

歷史上,充滿了一些家喻戶曉的代表性人物。例如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或者比較近期的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或者,較鮮為人知的,例如索菲.蕭爾(Sophie Scholl)。蕭爾的故事既有啟發意義,又能說明道德勇氣的力量。

 

蕭爾是慕尼黑的大學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連同兄長與朋友發起地下反抗運動。她在一九四三年被納粹逮捕,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送上斷頭台處決。就像那個時期的所有年輕人,蕭爾也是受納粹那一套的宣導,但她卻是認同父親與兄長漢斯的反納粹看法。

在得知東部戰線大規模處決俄羅斯戰俘,並大規模殺害猶太人之後,蕭爾義憤填膺,開始和一小群異議分子,撰寫呼籲消極抵抗納粹政權的小冊子,並到處散布。蕭爾因流傳這些小冊子被捕,並被判叛國罪,連同她的哥哥漢斯與另一個學生克里斯多夫.普羅布斯特(Christoph Probst)被處決。蕭爾的話反映了她全心全意,獻身於對抗邪惡的納粹政權,至今依然振聾發聵:「如果透過我們的死,能讓成千上萬的人覺醒並起而行動,那我死了又有何妨。」

ADVERTISEMENT

 

道德勇氣,每天都對我們的生活品質,造成莫大的影響。即使學生在學校挺身對抗霸凌的行動,不會上新聞頭條或是登上史冊,但卻是構成公民社會不可或缺的基礎要素。

 

二、追求崇高或有價值的目標

做出勇敢無畏的舉動,必定是為了追求社會重視的目標,就如同巴瑞上尉的生理與道德勇氣,是由他對同袍戰俘與國家的愛所激發,而不是基於個人的利益。反之,有些人做出愚蠢荒謬又危險的行為,為的卻是並不高尚的目的。從《歡笑一籮筐》(America’s Funniest Home Videos),或者YouTube影片裡可以看到,在青少年之間流行一時的熱潮——蒙眼挑戰(Bird Box Challenge),即蒙上眼睛開車,同時進行直播,或是放到社群媒體上,便是如此。蒙眼開車並非勇敢,純粹是愚蠢荒謬!

 

三、重大個人風險

真正的勇氣,必須是和你有切身利益的關係,可能是物質、道德,或兩者皆有。巴瑞上尉當時有兩種選擇,他可以放棄支持與捍衛美國憲法的誓言,和敵人合作;或者拒絕洩露軍事機密消息、做出會玷汙國家聲譽的聲明,而被送進刑訊室。然而,他最終選擇的是嚴刑拷打,甚至是有死亡的可能,而不是犧牲自己的價值。

 

另一個勇氣的典範是杉原千畝(Chiune Sugihara),一九三九年被日本派駐到立陶宛領事館的外交官。許多猶太人在認清納粹統治下,所要面對的危險後,都逃到立陶宛,希望在當地尋求庇護,或是從當地轉往其他目的地。但沒有簽證的話,幾乎不可能合法出境,特別是猶太人。看到猶太人遭受迫害,又預期還會有嚴酷殘忍的行動,杉原千畝一再請求上級,同意發給猶太人個人和家庭過境簽證,讓他們可以逃離。但每次的請求,都被拒絕。

因此,杉原千畝出於崇高的動機,選擇冒著極大的風險,公然違抗上級,以他最快的書寫速度,核發過境簽證給猶太人(當時這個工作是由手工進行)。只要一有空閒,他日夜不停地填寫簽證。從一九四○年七月三十一日開始,他就這樣做,一直到九月四日領事館關閉,被迫離開為止。在他離開時,他將簽證章交給一位流亡者,以便核發更多簽證。杉原千畝的行為,據估計讓六千名猶太人得以逃離納粹。而因為他無私的舉動,這些猶太家庭將有四萬名後裔得以來到人世。

杉原千畝為什麼做這些?他違抗命令的下場,可能會被政府監禁,甚至是處決,而他的家人也可能會遭難。在被問到原因時,他只回答,「我們的住處窗外,盤桓著幾千人,沒有其他辦法。」在他過世前九年的一九八六年,他說,「我告訴外交部,那是人道問題。我不在乎自己是否丟了工作,任何人在我這個位置都會做同樣的事。」這也讓其他人從不同角度,看待他的勇氣。

一九八四年,以色列為正式紀念猶太大屠殺,而成立了猶太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並表彰杉原千畝為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這個榮譽是頒授給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冒著個人性命危險,解救猶太人免於納粹滅絕的非猶太人。直至今日,他依然是唯一獲頒這項榮譽的日本公民。

 

本文節錄自《致勝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