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們以為會探尋自我的多是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但最近的社會似乎不是如此。

兵庫縣的官網有「團塊世代的探尋自我專區」,甚至還細心製作了「如何支持團塊世代等在各地區發展的指導手冊」(兵庫縣團塊世代等支援網頁),指導民眾如果想要參加地區活動、如果想要開始生涯學習該怎麼做。現在其名稱已經改為「第二人生支援專區」,針對「想開始從事地區活動」、「想開始從事學習等活動」、「想開始體驗農業、鄉下生活」、「想從事有價值的工作」、「還想要繼續工作」的人提供各種情報。

ADVERTISEMENT

總覺得在日本從小孩到老人,似乎只要沒有教學指南就很難展開行動。被年輕人輕蔑為「老人災害」的世代反過來批判「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會自己思考」,但這也是因為孩子們都是看著大人的一舉一動長大的。如果大人們不以身作則自己思考,孩子們自然也不會如此成長。要是最後成為這樣的大人就太可惜了。

從幼稚園開始和大家穿一樣的制服、戴一樣的帽子、接受相同的考試就讀差不多的大學、在同一個圈子玩耍、進入相同的公司,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對於這種現況沒有任何疑問的世代,所以我們也莫可奈何。如果連上年紀之後的樂趣都不能由自己尋找,那人生還有什麼有趣的呢。

過了四十歲之後開始偶爾會在腦中浮現退休後的生活,「當自己不再是上班族之

後,其他人會怎麼看待自己?」抱持這種不安的人似乎也不少。

孔子說「四十而不惑」,實際上則是到了這個年紀之後才會開始認真煩惱。我敢說的是,至今尚未找到真正「自我」的人,在這之後也不會找到。想要尋找自我的人,其實只是因為不喜歡也不想接受現在的自己而已吧,這種心態和吹噓「我只是還沒拿出真本事而已」的年輕人沒什麼兩樣。

ADVERTISEMENT

年收入無法讓自己翻身、不斷對著上司低頭哈腰,但下屬卻根本不把自己當回事,這才是真實的你,即使現在想要尋找自我也只是浪費時間。如同人氣漫畫主角島耕作那樣有強烈正義感、聰明伶俐,而且還很受女性歡迎的上班族或許存在世界上某個角落,但絕對不會是在自己的公司。

我們只能肯定現在的自己,並且思考接下來這個自己該如何生存下去。大部分的

上班族,直到上班人生結束前都只是組織內的一枚齒輪。但這又有什麼不好,要成為齒輪也必須要擁有才能。我認為一邊抱怨上司交辦的事務一邊領取薪水的人真是愚昧至極,他們正是扮演不了齒輪這個角色的人。

如果自始至終都忠實地依循組織做事,就能給這樣的自己褒獎,接下來都以自己

的時間為最優先作為給自己的獎勵,我相信任何人都沒有生氣的權利。如果力抗組織只是浪費精力,不如從現在開始就只專心尋找能使自己快樂的興趣還比較有意義。

【中年的武器①沒有未來】

中年人總有「反正沒有未來」、「因為沒有未來」的想法,中年是人生轉折點的說法,一點也不新穎。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就呼籲四十歲前後是「人生的正中午」。後人往往解讀為過了中午就只能等待太陽西下,一切事物都將走下坡,然而這有所違背榮格真正的意思。 

「中午前的太陽猛烈地升起,在其猛烈後追趕的、被藏於影子之下的事物過多,整理這些事物成了四十歲之後的課題。」榮格在此想表達的是,當過了人生的中午,就能看到前所未有的不同景色。

榮格在三十九歲時辭去國際精神分析協會和蘇黎世大學講師的工作,進入人生的後半段,並在六年後發表了代表作《心理類型學》。

有句話說「少年易老學難成」,從這點來看,對中年人來說,過了人生的中午有其利益。既不會像年輕時追在女性後面跑,也已經經歷過各種頑皮的惡作劇了,相較於年輕人,中年人更能將能量專注於「學習」。

在現今醫療技術進步的日本,要不長壽反而比較難,結果成了「老人易學死難成」。學習只是一種表現方式,無論生意、興趣或志向,你可以替換到自己喜歡的領域。

邁入中年後的人生可能長至四十年,也可能更短。而中年人的工作有一半以上都是熟悉的例行公事,對於出人頭地的可能性、生涯收入的預期等,大致都心裡有底。

覺得事到如今,對於未來不抱有希望的人似乎也不少。

孩子都長大成人、妻子也成為堅強的歐巴桑了,需要操心的事相對減少許多。剩下的事只有照顧年邁的雙親,光是為此就得堅持住自己保持身體健康。

在二十、三十歲時所做的努力,將影響是否出人頭地及未來的人生,這時候反而不能「不瞻前顧後地勇往直前」。但正因為中年人沒有未來,任何事都能隨意嘗試。

現在不是思考「失敗了怎麼辦」、「之後可能會後悔」的時候,甚至也沒有之後可言了。

要是不久的將來,例如,半年之後你的人生將結束,你會怎麼做?

你大概會在這半年間把想做的事一口氣做完吧。一旦想到無論有什麼結果都會在半年後結束,也就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中年人因為沒有未來才能成為不知恐懼為何物的人。無論是自暴自棄還是如何,試著往前衝之後,說不定會意外地發現更寬廣的道路。

節錄自《社畜中年:無處可逃的四十、五十歲,被工作豢養、被生活綁架的你,將弱點變成武器,找回自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