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前所述,如果你剛剛經歷過,或正在經歷創傷性事件,那麼諮詢會是比較好的開始,讓自己待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處理情緒,會比較合適。雖然理性會有所幫助,但在處理創傷性事件的過程中,大吼和責駡這個世界也會有所幫助。雖然本書中列出的健康、理性信念能夠幫助你在面對創傷時,無論是情緒還是生理方面都更有韌性,但在直接面對創傷時,你可以使用「必須」、「絕對不可以」、「糟糕」,和「惡夢」。

ADVERTISEMENT

理性情緒行為療法是「之後」的方法,也就是如果你沒有處理創傷性事件,或沒有從創傷性事件中走出來,你感覺被困住了,幾個月,甚至幾年之後,依然感到生氣、憂鬱、焦慮,或內疚,這時就要使用理性情緒行為療法

 

如果你告訴一個剛剛失去所愛的人,這不是世界末日,他們很快就會遇到新的人,你可能會碰壁。我有幾位客戶是列車公司的員工,這個行業充滿了壓力和緊張,包括害怕自殺的壓力。說得清楚一些,是指有人會用火車作為結束生命的方式。這就是一個壓力很大的創傷性事件,不僅對當事人的家人,就連列車上的乘客、管理列車的工作人員、必須收拾善後的人,尤其是當時的列車駕駛員,都是很有壓力的事。

然而,對於需要充足時間來療癒和恢復,或是去找治療師幫助他們度過的列車司機來說,總有某幾個人會自己默默承受,在還沒確定身心狀態可以復職前,就重返工作崗位。他們不是沒有人性,也不是沒有同情心,只是設法以一種不打擾自己的方式,來看待所發生的事。

ADVERTISEMENT

 

他們說,這是工作的一部分,他們當然希望自己不會遇到這種事,但他們也接受這種事有可能會發生的事實。儘管這種事很不好,但並不是他們所能想到的最糟糕事情。有些人在面對創傷性事件時,確實可以透過保持理性來得到解脫。

關於創傷的討論到此為止,讓我們回到這些信念上。

要想知道自己是否在糟糕化某項要求,可以問自己:「在我最煩躁不安的時候,我會糟糕化事情嗎?我把事情搞得比實際上更糟嗎?」想像自己最煩躁的時刻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你不這樣做,你就會試著提出理性的答案(不,我不會)。我們想要的答案,是真正憤怒、真正憂鬱、真正驚慌失措時的你會做的事。因為,雖然每個人都可以很理性,但當我們心中有某個要求時理性就會悄然離去,自己放長假去了

 

同時,審視你的感覺,看看它們告訴你什麼。如果某件事感覺很糟糕、很可怕,或是大災難,那麼在這種感覺背後,就是很糟糕、很可怕,或是大災難的信念

同樣地,如果你找到了一個糟糕化的信念,就要自動假設它背後必定存在一個需求。舉個例子,如果你說:「我老闆跟我說話的方式非常糟糕。」而且你因此感到相當煩躁,你就能自動帶出背後的要求:「老闆不可以那樣跟我說話。」

 

當你找出了一個要求,就可以把它變成一個偏好。當你找出了一種糟糕化信念時,可以自動假設背後存在著一種要求,接著修改為一種偏好和一種反糟糕化信念,比如:「我希望老闆不要這樣跟我說話,但他們沒有理由絕不能這樣做。他們這樣對我說話很不好,但也不可糟糕。」

 

本文節錄自《終結毒性思考:瞬間扭轉負面想法的轉念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