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姊妹淘)

鄧醫師坦率分享自己當時在看《俗女》時,雖然已經過了陳嘉玲的年紀,但還是不自覺被劇情牽引著,邊看邊回想自己以前的事情,還曾忍不住偷哭呢!

ADVERTISEMENT

嚴藝文透露在第一季完結後,自己的身上被貼了很多類似「不婚主義者」、「女權主義」等的標籤,甚至連媽媽都特地打電話來說「妳是一個公眾人物,妳不應該拍一齣戲鼓勵人家不婚不生⋯⋯」語重心長地給了她一連串的忠告。但在她眼裡,她認為這齣戲並沒有鼓勵大家要成為不婚或不生的人,只是若到40歲還是像劇中陳嘉玲一樣,也不要覺得自己「對不起」誰,跟某些觀眾對《俗女》的見解有很大的出路,因此她很想要去打破這個標籤,而開始繼續「書寫」陳嘉玲40歲之後的人生下半場。

在女孩轉變成大人的這段路程又會經歷些什麼,是許多觀眾關注的地方,預告釋出後大家也發現,小嘉玲進入了青春期的部分,片段中媽媽傳授對付色狼的方式、面對月經初來等等,似乎有更多耐人尋味的精彩內容等著大家。

嚴藝文分享,自己認為國中是很好探討女性生理、心理變化的一階段,在這時期,轉變通常是最大的時候,但在那個階段沒有人可以「教」你什麼事情,大部分得到的都是警告跟負面的「叫」你不要做什麼,例如:女生開始發育後,在穿著上被叮嚀不能露這露那,對於性徵,大人通常都是教你要「藏」起來。

ADVERTISEMENT

鄧醫師表示,青春期的女生身心劇烈轉變,其實跟家庭引起很多拉扯,而在第二季中小嘉玲跟家裡的關係,會不會出現什麼變化?

嚴藝文透露,自己在國中階段,每天都會跟媽媽有衝突,吵不完的架、甩不完的門,因此這部分在寫劇本時就有想到,小嘉玲在第一季跟家人關係是很緊密的,又是阿嬤的電視伴、又是阿公的小跑腿,幾乎都跟在他們身邊,但進入青春期的女孩,重心通常會開始轉向「同儕」,朋友怎麼樣就要跟著怎麼樣,跟家裡開始會出現「格格不入」的情況,這些部分是觀眾們可以在《俗女2》看到的轉變之一。

青春期的到來其實還會伴隨著「感情的萌芽」,第二季中,小嘉玲跟小永森這對青梅竹馬兩人之間的純友誼讓劇迷很期待,從預告中大家可以看到,小嘉玲試著「削蘋果皮,想見到未來老公」,劇本是否暗藏什麼驚喜還是又是一齣鬧劇呢?

嚴藝文笑說,兩人之後的劇情走向會出現一點點「小曖昧」,她加碼透露小嘉玲在面對朋友喜歡小永森的一場戲中,細膩詮釋自己好像對青梅竹馬有一絲絲的喜歡,卻又不敢表現出來的心路歷程,開始有一點「女生」的感覺浮現。鄧醫師笑著表示,「真的好像在形容我們小時候情竇初開的感覺」。

第一季的最後,陳嘉玲決定「做自己」回到台南重新開始。《俗女養成記》是改編江鵝的同名散文故事,其實江鵝本身就是「中年轉職」,才會誕下這本書,她把自己面對即將邁入40大關卻「一事無成」作為一個出發點,就如同劇中的陳嘉玲一般。

嚴藝文表示,對於陳嘉玲放棄在台北建立的一切、即將成形的婚姻,回到台南,其實是一件很勇敢又很任性的事,直言換作是自己,可能不見得有那種「放棄擁有一切」的勇氣語氣中透露出對陳嘉玲「做自己」的佩服。

她坦承自己也是當演員到大約40歲左右,感覺好像有某些地方沒有被滿足到、對演戲好像沒有熱忱了,開始有了做幕後的想法,很晚才開始有「做自己」的意識,她自承「因為小時候都是照著爸爸的期望走,好像所有的生活動力都在取悅爸爸」,在學習「做自己」的路途就是,從不斷取悅別人到要開始跟別人說「不」。

所以在做《俗女》這部戲時,嚴藝文也會反問自己「都已經做這樣的戲了,那還要繼續勉強自己嗎?」所以現在會鼓勵自己,如果別人請求做什麼事,內心的第一反應是「我不想」的話,就勇敢直接地婉拒對方。

最後在鄧醫師鍥而不捨為廣大劇迷勇於提問下,嚴藝文表示,自己真的不能先曝光陳嘉玲的人生,只能透露她即將會面臨的還有很多殘酷、黑暗的現實面」!至於到底是什麼?就由陳嘉玲親自告訴你們!

陳嘉玲的人生下半場即將展開,《俗女養成記2》在8月8日起,每週日晚間9點,於華視主頻與CATCHPLAY+影音平台正式推出。

 

立即關注姊妹淘粉絲團 ,讓你全方位了解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