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飲食

面對崇尙原始人飮食的人,我們會向他們提出這個問題:「有什麼食物會比這些與我們一起演化,能開啟我們古老乙酰化酶基因的植物性食物還要原始?」前面我們說過,植物和動物為了應付環境中常見的壓力(例如缺水、日曬、養分不足,以及侵略者的襲擊), 都發展出一套應對壓力的機制。不過由於植物只能站在原地,所以它們發展出的壓力反應系統格外複雜,能靠著生成多種多酚類物質,來對抗環境中的威脅。幾千年來,人類靠著攝取這些植物為了對抗壓力生成的多酚,獲得了龐大的好處,因為它們可以活化我們的乙酰化酶基因。 

ADVERTISEMENT

你說,還有什麼比攝取這些滋養我們祖先千百年的營養素更符合原始人飮食的原則? 激瘦食物絕對是原始人飮食忘了強調的重點。 

 

低碳水化合物飲食

自從低碳水化合物飮食之父阿特金斯提出了頗具爭議的「阿特金斯飮食」,低碳水化合物飮食就成了減重界的一大里程碑。爾後又陸續出現了「杜肯飮食」之類的同類型飮食,讓低碳水化合物飮食在飮食界的熱度始終不減。光是在飮食書這方面,它們就創造了高達數千萬美元的商機。雖然這類低碳水化合物飮食可能相當極端,早期曾有人還把所有的碳水化合物視為敵人,不過這個現象也反映出大家對糖,甚至是碳水化合物的反感漸增。慢慢的,越來越多人棄守「反油脂」陣營,轉移到了「反碳水化合物」陣營。 

激瘦食物飮食法最令人著迷的一點就是,它不會造成這種選邊站的對立局面;它是一種囊括法飮食,所以你完全不需要為了達到理想的體態,去將某一類食物徹底排除在外。話雖如此,但我們明白有很多人對低碳水化合物的飮食方式情有獨鍾,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激瘦食物能怎樣融入其中呢?

ADVERTISEMENT

 

如果低碳水化合物就是你的飮食信念,那麼我們會力勸你千萬不要排擠激瘦食物,而是要敞開雙臂歡迎它們。就我們在臨床上看到的情況,我們發現很多低碳水化合物飮食者, 在飮食上都會有一個大的弊病,那就是他們不太吃植物性食物。他們的主食是肉類(而且 常常是加工肉品)、魚類、蛋品、乳酪和其他的乳製品,而植物性食物則成了他們飮食中最卑微的小角色。不過在他們的觀念裡,只要整份餐點的碳水化合物含量很低,它就是一份很棒的餐點,所以這一點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但從飮食和健康的角度來看,植物性食物在飮食中的地位怎麼可以如此卑微。已有大量研究指出,植物性食物藴含大量有益健康的化合物,能幫助人體抵禦各種慢性疾病的侵襲,例如失智症、心臟疾病和癌症。可想而知,缺乏這些食物的飮食,自然會令人難以招架各種慢性疾病。坦白說,嚴格限制碳水化合物的飮食,與大量攝取激瘦食物這件事並不牴觸。就拿最棒的二十種激瘦食物來說吧,你會發現它們的碳水化合物含量本來就很低。它們包辦了綠葉或低碳水化合物蔬菜(芝麻葉、芹菜、菊苣、羽衣甘藍和洋蔥)、料理用 香草植物(大蒜、巴西里)、辛香料(辣椒、薑黃)、酸豆、核桃、可可、特級初榨橄欖油, 還有飮品(咖啡和綠茶)。在低碳水化合物飮食的框架下,水果也常是眾人攻擊的目標,但草莓的碳水化合物含量也很低;每份重達三又二分之一盎司(一百公克)的草莓,才僅含有一茶匙的碳水化合物。 

總而言之,我們認為:任何一份低碳水化合物飮食都應該含有豐富的激瘦食物。搭配激瘦食物不只能強化低碳水化合物飮食的減重功效,還能大幅提升它對健康的益處。 

 

間歇性斷食「輕斷食」

過去這幾年來,間歇性斷食已成為飮食界的一大風潮,這當中又以「輕斷食」的表現最為突出。「輕斷食」通常會要執行者在一週任選兩天,只能攝取五百到六百大卡的熱量,其他的五天則可以隨意進食。 

 

雖然能證實間歇性斷食好處的可靠研究還相當有限,但它似乎確實對減重和改善某些疾病的風險因素有所幫助。話雖如此,可是也誠如我們前面所說的,有很多族群都不適合執行這類飮食。再者,這類飮食會導致肌肉量下降,而且只要你沒辦法貫徹這項飮食的原則,它就無法發揮應有的效果,這項顯而易見,卻常被忽略的事實,也是我們為什麼不太推薦間歇性斷食的原因。我們在臨床上看到,大部分的人都無法長時間執行間歇性斷食。飢餓感是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很折磨人,這也難怪大家對餓肚子多半沒什麼好感。 

雖然還沒研究成果證明間歇性斷食是治百病的萬靈丹,但基於某些原因,還是有不少人對它很死忠,深信它對健康非常有益。當然我們完全尊重這個想法,只不過你何不把你的斷食「激瘦化」,讓它提升到一個更好的境界? 

 

在激瘦食物的幫助下,許多斷食的負面影響都可獲得改善,因為激瘦食物可緩解飢餓感和保存肌肉量。但是囊括激瘦食物還可以帶來另一個很大的好處。如果你還有印象的話,就會知道斷食的好處就是靠活化我們的乙酰化酶基因而來,這一點恰好也是激瘦食物發揮功能的方式。這意味著,激瘦食物可以分擔斷食的「工作量」,讓你在比較不難熬的熱量 攝取量下,獲得相同的斷食好處。 

這項假設正好與我們在臨床上發現的結果不謀而合。我們發現,單單是在一般的間歇性斷食菜單裡加入一杯富含激瘦食物的蔬果汁(與本書的配方相同),就能讓執行者在斷食日的熱量攝取量,限制從嚴格的五百六百大卡,拉升到執行上輕鬆許多的八百 一千大卡。 

 

因此如果你熱愛間歇性斷食,卻沒將激瘦食物納為飮食的一部分,你就會錯失一個好幫手,讓自己在斷食日過得非常辛苦。其實,我們還可以從另一個截然不同的角度看待激瘦食物對間歇性斷食的好處。原則上,所有的間歇性斷食飮食都不太在乎食物的「品質」, 它們在乎的只有斷食日能讓你少攝取多少熱量。所以間歇性斷食的支持者都會大力鼓吹這個概念,主張在非斷食日的時候,你可以隨心所欲地吃任何你想吃的東西。也就是說,不論你吃的東西是好是壞,或者是根本超級糟糕,似乎通通無關緊要。

但是我們都知道,身體需要持續補給必需的營養素,好讓身體的一切保持在最佳的狀態。試想,即便我們一週斷食了兩天,躱過了阿茲海默症或心臟疾病之類的慢性疾病,但平常只吃一大堆毫無營養可言的加工食品,眞的能讓我們健健康康的活著嗎? 另一方面,假如在非斷食日也攝取營養豐富的激瘦食物會怎樣?你會不再只有斷食的那兩天能燃脂和增進健康。毫無疑問,這必定會讓間歇性斷食的成果大躍進,這種感覺就像一次把黑白電視升級到彩色高畫質電視。 

 

無麩質飲食

任何一個需要避免麩質的人,都很適合激瘦食物飮食法,因為最棒的二十種激瘦食物本來就完全不含麩質。麩質是小麥、黑麥和大麥中的一種蛋白質。有些麩質不耐症的人也會對燕麥過敏(燕麥本身無麩質,但它的產線通常會與大、小麥共用,所以可能會混到它們的麩質)。至於有乳糜瀉這種自體免疫疾病的人,就對麩質非常敏感,任何形式的麩質都不能吃,但撇開這種對麩質極度不耐的人,許多人都發現自己可以透過無麩質飮食慢慢改善它們對麩質過敏的狀況。 

執行無麩質飮食的人,會將麵包、義大利麵和其他含有麩質的穀類從飮食剔除;這背後的一大隱憂是,此舉會讓飮食變得不完整,無法再提供維持人體健康狀態所需的各種營養素和纖維素。激瘦食物飮食法很棒的地方就在於,它有蕎麥這個超棒的激瘦食物。就如我們在前幾章看到的,身為偽穀物的蕎麥不但無麩質、營養價値高,還可以取代各種含有麩質的穀物,製成麵粉、義大利麵、麥穀片和麵條等(選購時,請務必詳閱包裝上的說明, 確定它眞的是百分之百的蕎麥)。 

 

當然,最好的飮食應該涵蓋多樣化的食材,不該只有重複、單一的選項。除了蕎麥, 你還可以選擇藜麥。藜麥也是一種偽穀物,不但沒有麩質,還擁有大量的可活化乙酰化酶基因營養素。跟蕎麥一樣,現在健康食品店和網路商店也越來越常販售藜麥製成的麵粉、麥穀片和義大利麵,讓你的飮食有更多的變化。有了藜麥和蕎麥當作主食,執行無麩質飮食的人就可以快活不少:不但有了可以取代其他穀物的方便選項,還可以因為把它們當成主食,得到一些只有激瘦食物才能提供的好處。 

說到無麩質飮食,我們一定也要提到那些標榜無麩質的垃圾食物,因為現在各大超市的貨架上都充斥著這類商品。這些用來取代蛋糕、餐包、餅乾、早餐麥穀片等常見穀類食品的無麩質商品,都經過高度的加工、精製,且含有大量的糖分。儘管無麩質飮食已經在食品界創造了一個龐大的產業,但請你千萬不要以為標榜無麩質的產品就一定健康;就營養層面來看,這些無麩質食品就跟它們原本含有麩質的版本一樣沒營養。如果你要採取無麩質飮食,我們會鼓勵你用天然無麩質的激瘦食物塡滿你的飮食,不要去吃那些用無麩質當噱頭的垃圾食物,這樣你肯定會擁有一個全新的健康狀態。 

 

節錄自《激瘦食物燃脂飲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