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早上超市裡沒有多少客人,絕大部分客人又都是住在附近、已經退休的爺爺奶奶,大家生活不忙,自然也不會申斥我的手忙腳亂。如今想來,當初服務過的絕大部分客人,我都已經記不清了,但我始終記得,在我就職的第一天遇到的一位老奶奶。

ADVERTISEMENT

那一天,她買了一份報紙和一瓶熱咖啡。然後,她似乎仔細看了看我的名牌,那上面寫著我的姓氏。我盡力讓自己不去回應她的目光,掃完商品的條碼,盡可能流暢地用日語說:「您好,一共兩百四十五日元。請問您想用現金還是刷卡支付?」

她微笑著看了看我,忽然說出一句很蹩腳的中文:「金周嗎?」她說第一遍的時候,我沒有聽清楚,而且也完全沒有想到她說的是什麼。於是,她又笑眯眯地重複了一遍那句中文:「緊張嗎?」

我趕緊點頭,僵硬的身體頓時放鬆:「緊張!緊張死了!」她也點點頭,笑著把那瓶結了帳的咖啡推給我,說:「沒關係的,不要緊張。這個送給妳,加油!」

現在想來,那位奶奶其實只是說了一句很普通的話,但是在當時,這句話卻給了身處異國的我極大的力量,讓我咬牙挺過了那段最艱難黑暗的時光。後來,我逐漸習慣了在日本的生活,日語也越來越好。每次去超市兼職時,我都盼望著能再見到那位奶奶一面,可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再見過她。直到我慢慢放棄了再見的想法,在那一年年末的時候,我才又在收銀時遇見了那位奶奶。

ADVERTISEMENT

她還是買了一份當天的報紙和一瓶熱咖啡,然後對我微笑, 用中文說:「今天的妳比之前好多了,妳慢慢在習慣。」這一次,我也對她還以微笑,真誠地回答:「謝謝您,真的謝謝您。」

我不禁想起,某一年去參加一個論文發表會的時候,我的朋友在上臺發表時也是忽然忘了詞,也是因為台下不知是誰,帶頭掀起了一陣熱烈掌聲,才讓他從滿臉尷尬和自卑中恢復過來,最終完成了發表。後來,朋友跟我說:「如果當時沒有那陣掌聲,他可能會選擇直接下臺,甚至可能會在臺上哭出來。」

他說:「忘詞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肯定完蛋了。可是那一天的掌聲卻告訴我,我還沒有失敗,我還有資格繼續努力下去。多虧了那陣掌聲,我才能重新振作起來、堅持下來。」

那位解放了黑人奴隸的美國總統林肯說:「為他人喝彩是一種美德。」在人生的舞臺上,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裡的主角,每個人也都是其他人生命裡的看客。沒有人不希望自己在遇到「演出事故」時,能夠得到別人善意的鼓勵和幫助。樂於為別人鼓掌,既是一種好習慣,也是一種人品。

然而,現在的人們似乎越來越沒有耐心,越來越浮躁刻薄。在現代社會,我們似乎能看到很多這樣的人:他們看電視劇要開一點五倍速;出門喝奶茶吃火鍋,只要排隊時間長一點就破口大罵;看別人在社群發了美食美照,就嘲諷對方P圖亂秀;跟網友聊天,一言不合就「問候」彼此祖孫三代⋯⋯

你說他們過得很辛苦嗎?或許並不比別人更辛苦,甚至可能比很多人都要輕鬆。但是在他們看來,別人的優秀彷彿就等同承認自己不如別人優秀,只有不分青紅皂白地見人就踩一腳、見井就扔塊石頭,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過得很幸福、不可悲。說白了,他們對待世界的所有刻薄,歸根到底不過是因為自己自卑而已。

我承認,「幸福感」的確是一個比較級。但我們實在沒必要通過諷刺和貶低別人,來安慰自己過得真好。在他人需要鼓勵的時候,送上一份真摯的掌聲,有時候反而比故意標新立異的「唱反調」,更能展現一個人的豁達、大氣和從容。在他人需要時,送上一份鼓勵的掌聲吧!在人生路上, 我們也可以成為別人的光。

本文節錄自《生活有點難,你笑得有點甜》

・作者:周檀

・出版社:方舟文化

・出版日期:2021/03/31

・更多書籍資訊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