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小新郎而言,成婚的同時會面臨一大難關,就是進行性關係。結婚初夜必須和新娘洞房,但絕大部分的小新郎,其實都不知道該怎麼發生性關係。接下來介紹一個與這有關的幽默故事。

ADVERTISEMENT

某家有一位新婚的女婿,他性情愚鈍,不太懂人情世故。一天,他悄悄向親近的友人詢問:「女子之玉門,究竟為何物?」

 

朋友告訴他,就像丘陵上長了黑色的毛髮,而兩側有著紅線的就是玉門。聽到答案的愚鈍小新郎,只知道不停點頭。之後春夜漸深,月光稀稀落落地映在紙糊門上,女婿偷偷進了內室。他看見像丘陵,烏黑且有紅色邊線的東西,就迅速將自己的陰莖插入,但那居然是丈人的嘴。

女婿大吃一驚,趕緊逃到廚房的天花板下偷偷躲起來,老丈人被這騷動驚醒,叫來婢女說:「妳們把魚收好一點吧!有貓來偷吃我的嘴了。」接著丈人拿著巨大的棍棒繼續翻找。走到天花板下,便將手探進夾層,摸到了女婿的陰莖,龜頭滲出的液體沾濕了丈人的手,老丈人大吃一驚道:「明天早上別吃粥了,碎米都餿掉了。」

ADVERTISEMENT

 

女婿最後回到寢室。隔天早上,他對朋友說:「你說錯了,我體驗了一次發現不是。」朋友也非常吃驚:「第一次見到你這種天真無邪的人。」

又到了晚上,愚鈍的女婿看見家中有著隱約發出紅光的東西,他又像上次一樣偷偷潛進去,將陰莖塞入。但其實這是婢女們用完擺著的炭熨斗,女婿的男根自然都燙熟了。他受不了如此劇痛,逃到庭院裡的油菜花叢間,發著抖來回踱步,花瓣都沾在他的男根上了。

 

隔天早上,女婿在花圃間小便,低頭看看自己的陰莖,接著就地坐下,兩腿張開,用手指捏下沾在上面的花瓣。這時正好丈母娘從外面進來,看見此景,連忙叫他:「喂,女婿、女婿。」然而女婿急急忙忙地逃走了。

 

丈母娘進到家裡,跟丈人說:「人家說就算再疼愛女婿也沒有用,看來此話不假啊!我早上看見我們女婿,他手裡不知怎麼抓著一隻黃鶯,我想可以送給愛哭的小孩,所以趕緊叫了他幾聲。但女婿他居然逃跑躲了起來。這太過分了吧?人家說愛婿乃妄言,果然是對的。」

雖然知道得跟妻子合宮,卻完全不知該怎麼做,這篇故事用詼諧的角度描繪了小新郎的煩惱。其實在朝鮮時代,為了避免這等慘事發生,都會對男女雙方進行性教育。首先,來看一下對男性的性教育。負責男性性教育的地方是書院(私塾),書院裡有一個科目叫「保精」,這是一種生理學教育,當然內容非常貧乏,充其量只是叫人遵守性事的分寸,要端正舉止的程度。假如男性成婚,或者快要行成年禮,長輩們也會進行稍微具體一點的性教育。這時會讓男子背誦一首純韓文題名為「상투탈막이」(Sangtu Talmagi)的七言詩,詩的前半部是這樣的:洞裡桃花何處尋?都來一寸二分沉。

 

*譯註:Sangtu為髮髻之意,Talmagi應為固有名詞,無義。

看第一句,就知道這首詩的內容是在講女性的身體。但光憑這點內容,還是很難成功達陣。畢竟光憑這樣蜻蜓點水的理論,在具體應用上還是有限度的。所以他們還準備了其他方案,就是所謂「入叔廂房」的習俗。即將成婚的小新郎會以跑腿等藉口,被送去伯父或叔父家中,傳授他們實際的性愛技巧。站在父親的立場,實在很難對孩子開口講述性事的細節,所以就讓自己的兄長或弟弟代為教導。

 

小新郎另外還必須接受一項性教育課程,就是了解有關女性身體的教育,所謂的「保精日辰」;教授「保精日辰」的人大部分是家裡的祖母。不管怎麼說,由母親直接教導的話,還是會有些羞於啟齒的部分。讓祖母教孫子「保精日辰」之後,據說還會有測驗,由此可知當時將這視為一等大事。

保精日辰中,最重要的部分莫過於適合合房的日期,也就是所謂的「歸宿日字」,是跟女性生理週期有關的教育。換句話說,「歸宿日」就是「播種日」的意思。朝鮮時代的男尊女卑思想極為強烈,因此好的種子,其實就等於兒子,至於「歸宿日」就是適合懷上優秀兒子的日期。

 

對朝鮮時代的夫妻而言,最重要的責任是生下能夠傳宗接代的兒子。這和夫妻間發生性行為的主要目的,是一脈相連的。因此女性們最需要熟知的性教育內容,就是如何懷上兒子。明確定出合宮日期的歸宿日,也是為了能生下優秀的兒子,一番苦惱後得出的結果。

 

下一頁,看「播種日」是怎麼訂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