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安順飾演的「昌哥」和苗可麗飾演的「昌嫂」,是工地工人裡不可或缺的支柱,每個工地都有「工地大嫂」,最給力的工地大嫂非苗可麗莫屬,她善於照顧工地裡的每個人,排解糾紛也難不倒她,在家管老公的技術也屬一流,游安順劇中的「妻管嚴」形象設定也相當可愛,兩人對戲就像我們生活中會遇見的平凡夫妻,樸實中又散發出一股溫暖,演技獲獎無數的游安順是可以掌握這類角色的最佳人選,就像苗可麗說的:「昌哥的演技就像呼吸般自然。」游安順則說:「最感謝導演給我們很大的演出空間。」

ADVERTISEMENT

金鐘視帝李銘順首度嘗試以台語演出,除了苦練台語發音,他也刻意不維持身材,不計形象增肥10公斤,演活凸肚腩的工人大叔,他與游安順、薛仕凌在工地裡被戲稱為「噗嚨共」,為了讓家人過上更美好的生活,在做工之餘,不斷計劃著「穩賺的投資」,還把弟弟柯叔元當作「行走的ATM」在許願,劇中寵哥無極限的柯叔元,默默幫助哥哥的一切,令人相當好奇這對「鐵工兄弟」的後續發展。

噗嚨共之一的游安順表示:「我們噗嚨共像三部合音,彼此互相影響,連講話都越來越像。」在劇中形象寡言的柯叔元則認為,這四個人在劇中各司其職,「我的腳本很多三角形(動作戲),很少說話,每次看到他們在一旁玩得很開心,我都很想加入,但必須克制自己,不可以。」回想起一場他與噗嚨共四個人一起擠在車上的戲,薛仕凌一邊開車一邊唱歌,柯叔元夾坐在中間,得跟著他們一起隨著音樂舞動,四個身材壯碩的大男人坐得超擁擠,一旁薛仕凌補充:「大家塞在裡頭,我們都坐得很彆扭,姿勢也很怪異,拍到後面大家都手麻腳麻、快抽筋了。」

曾珮瑜飾演李銘順老婆,以愛碎唸的「地方媽媽」自居,罵老公就是她的日常,她的連珠砲罵功也深獲以罵人角色深植人心的前輩苗可麗讚聲,「沒想到他這個美女也這麼會罵人!」曾珮瑜印象深刻有場戲,她要邊罵邊打李銘順,坦言拍攝前很怕打傷他,但沒想到拍完後發現,「我整隻手打到瘀青、手超級痛!」,李銘順則是完全沒感覺,讓她直說:「他真的很粗勇!」

ADVERTISEMENT

飾演兩人獨子的曾敬驊,是個表面愛頂嘴、內在卻充滿孝心的工人囝仔,明知爸爸跟他借的錢有去無回,但仍會背著媽媽偷偷贊助爸爸的發財夢,這對母子倆在首映記者會上異口同聲表示,「這位一家之主的發財夢實在太瘋狂,但你就是拿他沒辦法,戲裡戲外有李銘順在的地方都很歡樂。」曾敬驊最感謝導演和對戲前輩們給他的肯定與照顧。劇中媽媽曾珮瑜經常連珠炮罵爸爸李銘順,讓身為兒子的他感到無奈,劇中父母的互動也讓他想起自己的爸媽,「我媽媽也很喜歡跟爸爸鬥嘴,所以在拍攝時特別感覺有共鳴。」

除了做工日常,劇中也有令人臉紅心跳的粉紅泡泡情節,怪手司機薛仕凌苦追檳榔西施女神孟耿如,三度合作的兩人,對戲默契十足,薛仕凌接地氣的演技大突破,令觀眾與影評人眼睛為之一亮,孟耿如為戲學會快速包檳榔,被問「那生意好嗎?」她笑答:「我在的時候生意都很好。」方宥心則首次挑戰演出性工作者角色,與柯叔元有不少精彩對手戲,兩人恰巧也是第三度合作,柯叔元大讚她演技越發成熟、已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女演員。方宥心也相當感念導演,「讓我知道原來自己可以當一個這麼婀娜多姿的女人。」

《做工的人》在導演鄭芬芬的鏡頭下所看見的這群小人物,都是台灣社會的縮影,無論是面對生活或工作的各種困境,他們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鄭芬芬表示,《做工的人》是一部喜劇基調的劇,「因為我所認識的工人朋友,更多時候是在照顧別人,並用一種樂天的方式去面對生活逆境。」她將這部戲聚焦在小人物的共通情感,呈現「台灣最美的風景就是人情味!」「我希望有人看了這部劇之後,能多去關心不同族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