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有兩名男性為了救從月臺上掉下去的人而死亡。其中一位是韓國青年,他在異國日本「有勇氣的行動」被視為美談,日韓兩國媒體大肆報導。兩位的遺族亦獲得總理大臣頒贈感謝狀。

幾年前,又有一位女性為幫助陷入軌道的老翁而被電車撞死,也獲得總理大臣頒發感謝狀與獎章。

ADVERTISEMENT

國家表揚為救人而喪失性命的人,是正確的嗎?這是我在研討會上提出的第一個問題。

在日本,應該沒多少人敢提出這種問題吧?

一般人大都會感動捨己救人的英勇行為,同情他們喪失性命,社會上稱讚的聲音也是一面倒,在這種氣氛影響之下,如果質疑國家表揚或表示不同意見,很可能會被指責:「把這種事視為問題才奇怪」或「你是在侮辱為了救人而犧牲自己的人嗎?」

當然,不顧自身安危救人很難能可貴,但「不要命的幫助他人」,與「國家、社會嘉許該行為」是不同的問題,應該分開考慮。

ADVERTISEMENT

意見一面倒,也要冷靜思考

為「有勇氣的行動」感動之餘,若無法冷靜議論,會形成非常危險的僵化氣氛。這個質疑並不是在問「助人行為的對錯」,而是在問「國家表揚這種行為的對錯」。也就是說,讚美捨命助人的社會健全嗎?重點在於社會應有的狀態。

我個人認為不應過度稱讚這種行為。如果你遇到同樣場面,最好冷靜思考。車站月臺上,有個人不小心掉下月臺,他旁邊只有你一個人,而電車即將進站,若進入軌道一定會有生命危險。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會為了救他而跳下去嗎?

讚美捨己救人、認為應該跳下去的是怎麼樣的社會?如果你不幫他,或許就會被攻擊為「假裝沒看見別人掉下去,無情、自私自利的人」。在現代,每個人的行動都會被監視器錄下來,逃不過社會的眼睛。任何人都可能用手機把你沒伸出援手的景象錄影、散布出來。你可能會在網路上被指責為殺人凶手。

議論,形成你的價值觀

小心媒體輿論的情感煽動。在前面<練習7:是誰的錯?>中,就有談到《猶太法典》記載的類似議論:

在廣大的沙漠中,一名帶了水壺的青年,究竟該不該把有限的水分給沒水的另一個人?如果分給別人,青年也許沒辦法活著到下一個城鎮,但不分給他,對方就有生命危險。

要對眼前求助的人見死不救,還是要不管自己的生命安全也要救人呢?

 

猶太人會先這麼想:「神為什麼讓我誕生在世界上?」是為了在沙漠中幫助別人嗎?不,並不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神賦予的任務,在執行任務的途中,每個人的生命都不該隨便被奪走。因此猶太人認為:稱頌捨己救人的社會,不是神期望的。

這裡沒有「見死不救的話,對方很可憐」這種感情用事的論調介入的餘地。猶太教中,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價值都寫在《希伯來聖經》,在《猶太法典》裡也都討論過。這些教誨對猶太人而言是絕對的,是人生的指引方針。

然而,許多人並沒有以宗教為依據的「絕對尺度」,所以才讓正義、價值標準受媒體報導、社會輿論影響。

為了不輕易受媒體影響而隨波逐流,我們必須自己從各種角度思考、有自己的尺度,冷靜掌握事物,不能受到感動等情感的影響就輕易停止思考。

要做到這點,第一步就是「勇敢議論所有事」,連可能與社會大眾意見對立的敏感問題也不例外。確保自己能冷靜議論容易情緒化的問題,比什麼都重要。猶太人認為,神制定的絕對倫理,與人類社會、媒體組織製造的感情論調,確實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節錄自《猶太人每天鍛鍊的WHY思考法:34個問題演練,讓你理性思考、勇敢議論所有事》

  • 作者: 石角完爾
  • 譯者: 林雯
  • 出版社:商業週刊 
  • 出版日期:2020/03/12
  • 購買資訊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