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 說:現任的主管上任時間不是很長,有時會對工作碎碎念,或有時候突然發脾氣;一開始覺得很難相處。但是,Jen 想起課程中,練習要先看他人的優點及有不同意見時,要讓緩衝句放前頭。就想:「主管為何會有脾氣?如果我是一個單位的主管,在說明想法或意見的時候,有人直接點出法規上不行這樣或規定不能這樣做,我也會不高興,表明了在指我不懂事務,一點面子都沒有。」

ADVERTISEMENT

Jen 說:想到這個點,她改變了表達意見的方式,當主管的意見或作法,在法規或規則中有所不妥時,會先說:「主管剛剛說明內容中,那是很棒的方向或很有意思的做法」,然後再說出有幾個地方是否再研究或探討,漸漸地,主管的口氣緩和多了,或會主動找同仁針對不合宜的環節再討論,讓單位的工作氣氛與彼此的相處大大的改善。

大家都需要別人的肯定,維護對方在團隊中的面子,你就可以獲得對方支持的裡子。

Jen 還說:「這一陣子覺得管理者真的不容易做。」部門中有一位同事,承辦業務過程時常常遺漏某些部分,提出的報告鮮少一次就完成,而說話時,在音調與口氣上也讓人不是很舒坦,如說話聲音很大,也沒有禮貌地稱呼對方某先生或某小姐,很遠的地方就直接呼喊:「喂」,或者只喊對方的職務:「喂!會計,喂!工務」⋯⋯等。當發現她呈報的文件有錯誤,提醒她時,她常會無所謂的回答說:「你發現錯了,你幫我改就好了。」或提醒她:「這文件需要你的主管簽核。」她也像沒事似的說:「喔!那我再找主管簽核過。」可是這個作業程序她已經承辦過多次。Jen 說:這位同事有很多業務會跟我承辦的工作有關。為了不要彼此面對相關事務時有衝突,「我一直觀察這位同事的優點與她接收事物的模式。發現她人很直率,接收事物很簡單;如不要給她資料自行研究,就直接告訴她這事情需要哪幾個步驟程序,漸漸的,在採用對方的模式溝通後,發現兩人對很多的作業就趨於一致。」

過陣子,Jen 告訴我,她調回原單位了,這次,用正面的態度去面對。當主管表示:「很抱歉,目前安排的工作內容,都是片段片段的小事情。」Jen 帶著微笑回應:「沒問題,只要部門要處理的事情,我都認為是很重要的事,會好好處理。」

ADVERTISEMENT

當同事口氣不是很好的說:「這件事的處理條例在XXX,妳要依照這個方法作業。」該同事的口氣引起其他同事的側目的時候,Jen 都用感激的行動回應,心想對方在這方面研究了10 幾年,願意告訴我做事的方法是一件很棒的事,又可以學習新的事物了。Jen 試著跟以前有些疙瘩的同事,在早上初見面時,帶著微笑與熱忱打招呼。Jen 說:「何必讓疙瘩存在,微笑與熱忱應該是重建關係的開始。」

不一定要有職位才能帶領對方,找出對方可接受的模式,就可以發揮領導力。

我滿喜歡吃佛卡夏麵包(Focaccia),橄欖油的香味加上淡淡的香草,偶爾,還可以咬到黑橄欖,整個麵包介於半硬半軟;心血來潮弄成三明治,就是一個很棒的輕食。人際來往,彼此正面的互動,肯定別人,留心對方在團隊中的貢獻,就像佛卡夏中淡淡的香草味,能調節彼此的差異,讓來往更有韻味。

半硬半軟的麵包體,恰如Jen 一樣,在人際來往中,不要失掉自我的目標。有人喜歡歐式硬麵包,有人喜歡日式軟麵包,但你可以展現自信的自己,一半硬一半軟,找到自己的空間,也可以在人際網絡上有更多不同型態的人出現。很多麵包都可以拿來做三明治,而佛卡夏三明治在很多咖啡館都有供應。我想是因為供應麵包前的烘烤加熱,會飄出香草與橄欖油的香味,給店裡的空氣帶來一些變化。當你不否定他人的時候,你就開始影響整個氛圍,正向的人際關係就會像佛卡夏三明治的香氣充滿咖啡館。

一直以來,我吃的佛卡夏三明治,都是麵包做外層夾住各種食材的包裹式三明治。那天,經過一間麵包店,我被一個麵包「照燒燻肉佛卡夏」吸引住,忍不住走了進去,買了一個吃吃看,只因為它是「佛卡夏開口式三明治」,入口跟以往有不同的感覺,麵包與食材同時呈現在嘴巴裡,跟包裹式的先咬到到麵包,再嚐到食材,各有巧妙,但是,我還是喜歡微熱的佛卡夏包裹式三明治麵包。

你喜歡哪一種佛卡夏三明治呢?

節錄自《一起喝杯咖啡吧!——27道人際溝通與烘焙美食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