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加大(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有個為期一年的領導能力訓練課程,五十個名額是從全校兩萬七千名學生中挑選出來的,都是每一個學系特別挑選的菁英。在每個學期末了,為該課程打分數的人被要求給三分之一的學生A,三分之一的學生Β,三分之一的C,雖然這個課堂上的學生,其用功程度應該遠超過其他班的學生。想像那些充滿期待而努力用功的學生,當他們拿到C的時候,士氣將受到何等打擊。

不是只有這個案例,在許多情況下,分數都無法與真正的表現畫上等號。當你讓學生知道,他的觀念不對,或是在數學問題上走了錯誤的一步,你是在針對他的表現,做出確實的表示,但是當你給他一個B+,你根本沒讓他明瞭他對教材的掌握程度如何,只是拿他和其他學生相比。打分數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在學生之間做比較,這是人人心知肚明的。大多數人也都明白,競爭會讓友誼變得緊張,而且往往會讓學生走上孤獨的旅程。

ADVERTISEMENT

米開朗基羅的話經常被人引用,他說,在每一塊石頭或大理石裡,都住著一座美麗的雕像;你只要除去多餘的材質,就可以顯露它內在的藝術。如果我們要將這個充滿智慧的觀念應用在教育上,就不應該在孩子之間做比較。其實,所有的精力都應該用在切割石塊上,去除孩子的障礙,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培養技能,熟練精通,有能力表達自己。

我們稱這個法門為給一個A。這是一種令人充滿朝氣的接近人的方法,保證可以轉化你和他人。這是一種態度上的轉變,讓你可以自由自在地談論自己的想法與感覺,同時支持別人成為他們夢想中的自己。給一個A的法門可以將你與人的關係,從測量的世界轉移到潛境之中。

無論面對生命中的哪一種人,你都可以給一個A──給一位女侍,給你的岳母,給你的老闆,給敵隊的成員,給車陣中的其他駕駛。當你在給一個A,你會發現自己不是從測量的角度出發,不是依你的標準在量度他們的表現如何,而是站在一個尊重他們的位置,讓他們有實現自我的空間。你的眼光是放在那粗糙未經琢磨的石塊內部的雕像上。給一個A並不是要人們來滿足你的期望,它是一種可以讓人安居其中的潛境。

ADVERTISEMENT

 

給一個A的法門讓老師可以和她的學生比肩齊步,努力創造成果,而不是和標準站在同一線上,一起對付這些學生。在前面的狀況裡,老師和學生,或是經理人與員工,都成為一個團隊,以便成就一切可能;在第二種狀況裡,他們之間權力的不均衡可能會造成分心與禁制,帶走生產與成長的能量。

 根據標準來運作的副作用是,那些當權者──無論是老師、學校體制、總裁或管理團隊──往往落入一個陷阱:將他們自己的目標視為標準。在商場上,你經常會看到,一個經理人發覺其他人針對一件工作的做法和他自己的做法不同時,會覺得智窮。最尋常的反應就是發出最後通牒,明白或隱晦的表示:「用正確的做法──我的做法。」

這項訊息不僅會扼殺了革新與創意,還會訓練學生和員工,只要盡一切所能取悅老師或上司,以及了解如何自我開脫就夠了。當老師發覺學生的風格與興趣和自己不同時,往往會將這種狀況反應在她所給的分數上。在當權者眼中,這就是在告訴學生,他有多少不足,而不是給他真正的,可以讓他了解自己學習狀況的資訊。

 

 自由賦予的A傳達出一種夥伴、團隊與關係的願景。那是為了整體與分工,明白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還有一些多餘的石塊,掩蓋了內在的優雅。

沒有願景,我們都會被自己的意念牽著鼻子走,只會找符合自己利益的人,對那些看起來和我們不投機的人則是不屑一顧。我們會根據自己的標準,自動評判我們的演奏者、員工與所愛的人,不自覺地轉移他們的航向。但是如果我們在所有的關係之中,都能夠用上這個新的法門,給一個A,我們就可以讓自己和別人站在一條線上,因為A可以表明一種使生命更堅強的夥伴關係,並加以維持。

 

 

本文節錄自《 自我轉變之書:轉個念,走出困境,發揮自己力量的12堂人生課  》

 

・作者: 羅莎姆.史東.山德爾(Rosamund Stone Zander)班傑明.山德爾(Benjamin Zander)

・譯者:江麗美

・出版社: 經濟新潮社

・出版日期:2019/12/24

・更多書籍資訊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