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包皮的男人較不會得病?

有學者認為人類會發展出割包皮的習俗最早可能是為了清潔。起源於中東的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以及非洲的埃及皆會替男人割包皮,這可能不是巧合,而是因為沙漠裡的黃沙滾滾。

圖片來源

ADVERTISEMENT

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駐紮於中東和北非的部隊便深受沙粒的威脅,蓄積在步槍內的沙粒會造成卡彈,蓄積在包皮內的沙粒則會造成包皮龜頭炎,反覆性的包皮龜頭炎很棘手,還可能產生疤痕組織影響勃起,最後讓許多士兵接受了包皮環切手術。或許在數千年前便是惱人的包皮龜頭炎,促使當地的文明發展出割包皮手術,畢竟用刀割下發炎、潰爛或攣縮的包皮才有辦法一勞永逸。

除了減少包皮龜頭炎之外,割包皮還可以降低嬰幼兒泌尿道感染的機會。多倫多大學的學者蒐集了六萬九千餘位男孩進行分析,結果發現因為泌尿道感染住院的機會,在割除包皮的男孩約為每千人中一.八八人╲年,在未割包皮的男孩則每千人中七.○二人╲年。

圖片來源

爾後有人進一步作「替新生兒割包皮」的成本效益分析,總計納入一萬四千餘位男嬰,其中有六成五接受了包皮環切手術。他們發現未割包皮的男孩發生泌尿道感染的機會較高,使治療費用、住院費用大幅上升,雖然未割包皮這一組的人數僅占全體的三成五,但是總醫療費用卻是割除包皮那一組的十倍之多。因此他們認為無論在健康或是經濟層面,替新生兒割包皮都是有價值的做法

圖片來源

ADVERTISEMENT

另一項割包皮的好處是在一九八○年代被發現的,那時候愛滋病正式躍上檯面成為令世人震驚且畏懼的可怕疾病。當研究人員嘗試探討愛滋病於地域上的差異時,艾西納醫師推測中非與海地的男人大多沒有割包皮,這可能與較高的愛滋感染率有關,陸陸續續提出的研究報告也認同這樣的論點。

因為非洲的愛滋感染率很高,每年會增加一、二百萬名新病患,所以研究人員於南非、肯亞與烏幹達進行隨機對照試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團隊招募了近五千位沒有感染愛滋病毒的男性,然後替一半的人割除包皮。追蹤兩年後發現,愛滋感染率在割除包皮這一組人為每一百人中○.六六人╲年,在未割包皮這一組為每一百人中一.三三人╲年。這些結果提供了很好的證據說明割除包皮的異性戀男人較不會受到愛滋病毒的感染

由於這一系列研究認同割包皮對於愛滋病具有一定程度的保護力,自然會有人希望實際運用到愛滋病的防治。世界衛生組織與聯合國愛滋防治計畫(UNAIDS)從二○○七年開始建議衛生單位可將割除包皮視為另一項防治策略,並於十餘個國家推行,鼓勵男人接受包皮環切術。根據估算,若替兩千萬名男性割除包皮,大約需要十五億美元的經費,但是後續的十多年間預計可以省下一百六十五億美元的愛滋治療費用。 

既然割包皮對愛滋病似乎有部分保護效果,大家當然會很好奇割包皮與其他性病之間的關係。

圖片來源

人類乳突病毒(Human Papilloma Virus)會讓生殖器長出密密麻麻的尖形溼疣,也就是「菜花」,更麻煩的是某些人類乳突病毒會導致子宮頸癌,而子宮頸癌是全世界女性因癌症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所進行的試驗發現,包皮環切手術可以降低男人與其女性伴侶感染人類乳突病毒的機會

圖片來源

另外,由肯亞的試驗中發現,割除包皮能夠降低男性生殖道的黴漿菌感染率,但是並不會改善女性伴侶的黴漿菌感染率。至於淋病、梅毒、披衣菌等性病也都有人著手進行研究。

不過,對於割除包皮能否對性病產生保護作用仍有人抱持反對意見,並質疑為了預防性病而割除包皮的政策,相信這場論戰還會持續很多很多年。

無論如何還是要提醒大家,割除包皮絕對無法讓男人完全免於愛滋病毒或性病的感染。安全性行為並使用保險套才能得到較完善的保護

圖片來源

 

本文節錄自:

《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 2:潮吹、春藥與按摩棒,專業醫師的性愛解析》

作者:劉育志,白映俞

出版社:貓頭鷹

出版日期:2015/07/02

語言:繁體中文

定價:360

優惠價:79折284

優惠期限:至2015/08/31止

 

【延伸閱讀】

【型男學分】25歲以上的男人,你應該開始注意這些「生理警訊」